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这部轻喜剧,刺穿了时代的虚伪

这部轻喜剧,刺穿了时代的虚伪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IrUUZxFbt4hjzkCfw1wb1kbw

单纯做一部喜剧,我们的创作者需要从哪些方面考虑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多种多样,但有一点却不容忽视,那就是喜剧首先要做到让人高兴,在这个基础之上然后才有很多震撼心灵的感动或者说是无情的批判以及讽刺等等。如果一部喜剧并不能让人高兴,那么之后的这些就统统不成立,甚至于可以说这并不是一部喜剧。可见,基础性的问题才是需要我们关注的最基本的问题,但很可惜,这个最基本的问题并没有人愿意认真对待,而那些认真对待的创作者往往都会收获回报,而且不小。

这部轻喜剧,刺穿了时代的虚伪

《要上帝饶命》就是一个将最基本的喜剧细节做的非常好的一部作品,而且在根植于这个基本的细节背后,本片做到了很好的扩展延申。

这部轻喜剧,刺穿了时代的虚伪

《要上帝饶命》讲述的是一个精神病医院的医生带领着四个病人去看球赛的故事,期间,医生因为被人袭击而住进了医院,剩下的四个病人开始在纽约的街头寻找自己的医生,然而他们是病人,他们无法用正常人的逻辑来做一些事情,最终,这个寻找的过程展现出来了啼笑皆非的一面。

这部轻喜剧,刺穿了时代的虚伪

这四个病人都有各自鲜明特点,而且根植于这些特点之下,本片在剧情上的设定也是非常合情合理的。四个人当中病态的亨利是唯一一个正常人,而且有着非常缜密的心智,他从头到尾策划了寻找自己主治医生的方案,且最终在与警察斗智斗勇的过程中获得了胜利。有着极端洁癖的杰克虽然一度跟亨利有矛盾,但却能在关键时刻给予亨利帮助。

这部轻喜剧,刺穿了时代的虚伪

而另外两个病人,一个有着救世主情怀的基督徒自闭的电视观众都凭借着自身的性格特点,很好的完成了创作者的剧情设置,这就是本片最终让观众们认可的最关键一点,然而这个最关键的点在经历了几十年之后却逐渐的被埋没了。

这部轻喜剧,刺穿了时代的虚伪

当代我们所认为的喜剧之路已经逐渐的被越走越窄了,夸张的表演以及生硬的最后煽情逐渐的成为了喜剧表演者或者是创作者遵从的金科玉律,似乎只有以悲剧为核心的喜剧才是喜剧,别的喜剧已经不被认为是喜剧了。这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这个笑话的背后表现出来的是我们的戏剧从业人员对于喜剧的偏狭的认知,他们真的是在谈论喜剧吗?好像不是的。

这部轻喜剧,刺穿了时代的虚伪

喜剧从来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值得所有人严格的遵从,只能说喜剧根植于我们的生活,一切贴近生活的喜剧最终都会收获观众,于此同时也能衍生出来更多的喜剧形式,这样的喜剧形式最终都会丰富喜剧本身的内容,这些都是我们需要认识和了解的,因为只有这样,我们的创作库中才能真正的获得一定的储备,因而也能更好的创作作品。

这部轻喜剧,刺穿了时代的虚伪

然而当我们用一种偏狭的目光去审视喜剧这个创作载体的时候,我们收获的是什么?自然不是喜剧的全部创作基础了,因为我们自身的认知问题,喜剧的路就会被越走越窄,最终形成一个局面,那就是我们所认为的喜剧必须要以悲剧结尾,如果不这样去做,那么喜剧就是失败的,或者说喜剧必须要在结束的时候煽情,如果不这样做,那么喜剧就是失败的。但是看多了这样的作品之后,我们就不难发现,每一个试图这样去做的喜剧,最终都会距离观众越来越远,因此他们也就是越来越失败了。

这部轻喜剧,刺穿了时代的虚伪

没有办法吸引观众的喜剧,说的再天花乱坠都是无济于事的,因为一开始创作者就已经将目光集中在了悲剧以及感人之上了,当创作者将这样的核心点根植于剧本这个框架之上的时候,收获的就只有遗憾了,因为这样的两个核心点并不是戏剧的最基本的构成,因而,整部作品就会偏向一般故事片而不是喜剧。《要上帝饶命》是怎么做的呢?

这部轻喜剧,刺穿了时代的虚伪

它并没有用这样的创作理念来束缚自己,反倒是根据角色的不同设定来制造一个核心故事的笑点,这才是创作的基础,也是创作的核心。只有根据不同的角色进行适应剧情的不同的故事创作,到了最后,我们在进行抒情,在进行悲剧核心的时候,就只是对于之前的故事进行总结了,这样以来,整部影片就是非常顺畅的。

这部轻喜剧,刺穿了时代的虚伪

《要上帝饶命》最后的走向也是人文关怀,但这是跟之前的做了对比之后的出来的结果,而不是事先进行了预判。麻烦就在于我们的很多创作者都喜欢预判结局,然后从结局朝前推理,这样一来本来是喜剧作品,但却处处透着一股子悲凉,然而这却被很多人当作是标杆榜样,这就很尬了。将创作的眼界开阔一些,或许我们的喜剧的类型会更加丰富,观众们更加喜欢了,创作者也会进步。

你好,再见

这部轻喜剧,刺穿了时代的虚伪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