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20部新武侠剧蓄势待发,现在压力给到仙侠剧

20部新武侠剧蓄势待发,现在压力给到仙侠剧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7ylMUTOlfjOies0TWJrTzEwt

武侠剧被唱衰了这么多年,每年却总少不了几部作品露头,今年尤甚。

那边,金庸先生的《飞狐外传》来势汹汹。胡斐手起刀落,快意恩仇的那股江湖味儿就有了。这边,《莲花楼》《一念关山》先后开机,成毅、刘诗诗、刘宇宁的名头一出,粉丝们看偶像游历江湖的心也活跃起来了。

江湖与庙堂、成长与救赎、传承与守护,兜兜转转,武侠这股风似乎又吹了回来。就目前的公开消息统计,算上待播、已开机、筹备中的各类项目,市面上数得上名目的武侠剧已有近20部。

20部新武侠剧蓄势待发,现在压力给到仙侠剧

前些年,媒体唱衰武侠剧,“仙侠101”的口号喊得震天响。而如今,曾被挤在角落的武侠剧组团出击,这多少有点扬眉吐气的感觉了。

不过,经历了这么多次的反复,也愈发让人好奇:这一批新剧能打破曾经武侠剧的魔咒吗?新武侠剧又会做出怎样的创新?它们能满足观众的期待吗?

武侠IP变奏曲

《飞狐外传》是金庸先生的作品中极为特殊的一部。

它与《雪山飞狐》属于一个“宇宙”,但叙事和语言风格迥然不同。此前影视化,也多与《雪山飞狐》一同拍摄,单独成剧者寥寥。

上一部关于《飞狐外传》的改编,可以追溯到2007年,由王晶执导的《雪山飞狐》。但相比于1999年的TVB版,王晶版《雪山飞狐》显然热度和口碑都稍逊一筹,至今豆瓣评分人数仍未破万。

因此,从观众反馈来看,对于金庸先生的这部“冷门之作”,普遍期待值偏高。

20部新武侠剧蓄势待发,现在压力给到仙侠剧

但这样的作品终究是少数。金庸先生有十五部武侠小说,每部小说都曾被改编为影视剧。“射雕三部曲”、《天龙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记》等经典之作,更是武侠翻拍榜的大热门。

要说起能比肩的新武侠IP,寥寥。过去几年来,仙侠剧百花齐放,武侠剧渐渐凋零。归根结底,还是可供改编的IP实在太少。网络文学的盛行,为仙侠、玄幻提供了极为丰富的土壤。乘着大IP的东风,它们强力分走了古装市场的蛋糕。

相对而言,不论是在影视领域,还是在文学领域,武侠就显得寂寥了许多。即便有新作品出现,也独木不成林,难以改变武侠剧的颓势。比如豆瓣过了8分的《侠探简不知》《少年游之一寸相思》,对不少观众来说,还是冷门剧。可以说,武侠剧的内容困境,最难解决的就是IP之困。

不过,从今年热闹的武侠剧市场来看,创作者们不再局限于武侠小说,IP来源更加灵活。

比如电影改编。

《山河之影》是根据同名系列电影《绣春刀》改编的。这一系列电影由路阳执导,此次他也将担任《山河之影》的监制。剧集也延续了电影版的叙事风格,将破案与武侠相融合。

20部新武侠剧蓄势待发,现在压力给到仙侠剧

再如动漫改编。

《少年歌行》与《少年白马醉春风》都出自新武侠作家周木楠之手,但此前大多数观众了解到这一系列作品,是通过同名动漫。

《风灵玉秀》则来自追番人们的快乐老家,B站。它于2017年在B站上线,热度口碑皆不俗。作品以武侠世界为背景,讲述飞贼风铃儿与商贾之女白钰袖共同闯荡江湖的故事,是难得的双女主武侠剧。

20部新武侠剧蓄势待发,现在压力给到仙侠剧

事实上,尽管武侠剧式微,但武侠在国漫中的地位,却从未被取代。经典如《画江湖》《秦时明月》系列,不仅动漫口碑不俗,由其改编的剧集,更是掀起漫改剧的风潮。新潮如《枕刀歌》《凡人修仙传》《少年锦衣卫》等,皆是有口皆碑的国漫作品。

它们的盛行,或许能为未来的武侠剧提供丰富储备。

多元化与圈层化

不仅仅是数量上鼓舞人心,从类型元素、创作思路方面来看,新一批武侠剧相较以往也更为多元。

如果要在今年上半年选一部最出人意料的武侠作品,相信很多人的答案会是网络电影《目中无人》。

20部新武侠剧蓄势待发,现在压力给到仙侠剧

影片用70多分钟的时间,讲述了一个极简的故事。片中没有复杂的武学体系、江湖门派,也没有为父报仇、群雄夺宝的武侠标配,有的只是一个盲眼的捉刀人,为萍水相逢的酒家女讨回正义的侠气。

在新一批蓄势待发的武侠剧中,这样的故事依旧存在,比如《隐娘》《天行健》《大宗师》。它们的共同特点,是遵循传统武侠叙事,讲述一场“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侠义故事。

20部新武侠剧蓄势待发,现在压力给到仙侠剧

不过,更多的新武侠剧选择超脱观众习以为常的江湖叙事,以更新颖、更易与年轻观众接轨的方式,展现不同寻常的江湖。尤其是在叙事视角上,呈现得极为明显。这里可以将其简单分为大众向、男性向和女性向。

一直以来,武侠剧的涵盖面广泛,除却传统意义上的“打打杀杀”,悬疑、恐怖、权谋、喜剧等元素皆能与其融合。

《云襄传》定位为江湖奇谋剧,剧集融合了商战、悬疑、家国、奇案等多重元素,呈现出了一个不仅有刀光剑影,还有智谋角力的新武侠世界。

《莲花楼》除了武侠,最夺目的标签就是“无CP”。曾经我们习以为常的侠骨柔情不复存在,主角李莲花带着一座会移动的莲花楼浪迹天涯,与挚友携手共破江湖奇案。

《鹊门刀传奇》则将情景喜剧的元素,融入到武侠剧之中。重出江湖的赵本山,将带领赵家班弟子们,在这部剧中塑造一个与众不同的喜感江湖。

20部新武侠剧蓄势待发,现在压力给到仙侠剧

在这些作品中,剧中人物的成长轨迹,虽然不再与家国、夺宝、探险等传统武侠叙事相融合,但或能为观众营造出类似的豪迈氛围。正因如此,它们受众广,易出圈。

也有一些作品,虽融入了武侠元素,但并没有采用武侠叙事母题。

比如《一念永恒》《只此江湖梦》。前者讲述了山村少年白小纯,一步步成长为一个有热血、有担当的青年英雄的过程;后者则讲述戏精少女方怡误入武侠世界,化身风云刀客容疏狂,与霸道侠客艳少彼此守护的故事。

可以想象,以男性视角展开的《一念永恒》和专注甜宠叙事的《只此江湖梦》,受众画像肯定截然不同——而这也或许会是接下来武侠剧的一大趋势。与其在大众层面举步维艰,倒不如保住基础受众。毕竟,不爱看武侠的,起码可以看俊男靓女谈个恋爱。

20部新武侠剧蓄势待发,现在压力给到仙侠剧

值得一提的是,两者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喜剧化叙事。这也是过去新武侠剧曾尝试过的创新路径。

《侠探简不知》和《少年游之一寸相思》的高口碑已经证明,对如今的观众来说,仗剑天涯、快意恩仇自然颇具爽感,但倘若从头到尾都是严肃叙事,就未免有些赶客了。足够“沙雕”、足够清奇的大侠风范,与严肃正经的武侠剧,莫名契合。综合来看,这条清奇喜剧之路,武侠剧势必还将再走一段时间。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新武侠?

尽管武侠剧尚未脱离这段持续十多年的“受众危机”,尽管如今的武侠剧大有圈层化的趋势,但可以肯定的是,未来武侠剧在国产类型剧中的地位,依旧很难被取代。不过,随着时间的变化,观众对于武侠剧的需求不可与过往混为一谈。

传统武侠逐渐退场,新式武侠被寄予厚望,但对不同的人来说,新武侠的定义又有所不同。

上半年《说英雄谁是英雄》热播,剧中女性角色雷纯被强暴的情节,在社交媒体上掀起热议。这与作品对当下观众接受能力的挑战有关。

20部新武侠剧蓄势待发,现在压力给到仙侠剧

但若说《说英雄谁是英雄》走的是传统武侠的路子,似乎又不尽然。剧中并没有快意恩仇的江湖叙事,反而多了算计、背叛、摧毁、扼杀等惨烈惊悚的元素。

这也是温瑞安笔下暗黑江湖的特色。有观众这样形容,“古龙的人物是从山水、从画卷里面走出来的;金老的人物是从史书、传说里面走出来的;温瑞安的人物都是社会人,武功高不高不是判断一个人的第一维度,‘难惹’才是衡量一个角色的真正指标。估计张无忌只能在《说英雄》里活5集,郭靖3集,乔峰1集。”

有意思的是,对不少观众而言,比温瑞安塑造的暗黑江湖更加惊悚的事情是:温瑞安至今仍在世,并且还会使用社交软件。

20部新武侠剧蓄势待发,现在压力给到仙侠剧

虽然《说英雄谁是英雄》今年才被搬上荧屏,但温瑞安的确与金庸、古龙、梁羽生并称“新武侠四大宗师”。

不过,随着时代的变化,武侠作家中常被提起的名字,早已换了几茬。“金古梁温”成了历史,几年前被视为武侠剧新希望的小椴、沧月、平平凡凡、步非烟等,也逐渐淡出武侠剧改编榜。如今,更新的武侠作家开始占据观众的注意力,比如周木楠、容九。

换句话说,上一代人的快意恩仇已经很难刺激这一代人的肾上腺素。

过去,观众常问的一个问题是,我们到底什么时候能拍出曾经的那个江湖?而今,越来越多的作品证明,武侠剧当下最重要的任务不是复兴,而是创新。

相比于步步逆袭,新一代观众要的是身份一步到位,比如《雪中悍刀行》;相比于花心海王张无忌,观众想看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比如《有翡》;再不济,那也要有个知己彼此相扶,比如《陈情令》《山河令》。

尽管在舆论场中,这些作品或多或少都有争议,但它们的确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新一代观众对于武侠剧的某些诉求。

当然,做出市场满意、观众青睐、超越圈层的武侠剧,总归需要时间。不过好在,尝试从未停止,新武侠已经在路上。

【文/石榴】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