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潜伏》余则成,早被站长发现,却为何一直提拔、重用他

《潜伏》余则成,早被站长发现,却为何一直提拔、重用他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ih7HCPiMEnWnxcp6qjbXgPA6

站长知不知道余则成的身份,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知道了余则成的身份,对自己重不重要,

如果重要,就知道,

如果不重要,或者是损失自己的利益,那就装作不知道。

余则成潜伏的时候,不是没有犯过错误,有的错误,犯过一次,那就足够致命,而余则成犯的错,那是太多了,不是因为他有主角光环,是因为站长需要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呢?

余则成的女朋友以及未婚妻一直是左蓝,这是站长一直掌握的信息,而且余则成名义上的老婆,还是从最敏感的解放区来的。这样的关系履历,对一个干部来说,是致命的。

但余则成从来没有坦白、主动报告过这样的事,且在军调敏感时期,还和左蓝多次见面,这哪怕没有事情,也是极大地忌讳。

对这样的事敏感和高度注意的,可不仅仅有站长,还有马奎和陆桥山。

到事情不得不公开的时候,余则成装作惶恐不安地向站长坦白。

余则成:本来第一天就应该告诉您,但又发生了泄密的事,吓得我不敢说 站长吴敬中: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吗? 余则成:我知道,您会知道的,戴局长也一定会告诉您。 站长:你找了个好靠山呀,局长已经西去了,我是既不能相信,也不能怀疑。

从对话中可以看出,站长对余则成的身份,是一直有所怀疑的,甚至是了解的,哪怕是捕风捉影,按照国民党的风格,那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

哪怕站长再爱才,也不会再重用他,这样的事情如果顺藤摸瓜,查找起来对于专业的他们来说,是非常轻松的事情。

但站长没有,如果查清了,余则成必然会付出惨重的代价,可那又如何呢?余则成付出代价,他吴敬中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余则成忠心耿耿、会办事,更能给他带来很多的好处,穆连成的广州酒厂能乖乖送过来,余则成是出了大力气的,斯蒂庞克牌轿车,也是余则成为了他搞来的。

这样的干部是宝贝呀,尤其是能给自己带来源源不断的宝贝,关键既忠心、又贴心。而围绕在站长身边的,哪个不是虎视眈眈的恶狼,相较而言,余则成的忠心是经受住考验的。

当年,戴笠来天津视察,主要查办经济贪腐问题,而这一点上,站长的屁股太过不干净。

更关键,戴笠指明要和余则成谈话,余则成最早是戴笠安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这让站长有些焦虑,如果余则成为了讨好、献媚戴笠,那他的日子必然不好过。

所以站长当时找了余则成有过这样的谈话。

站长:则成呀,(注意称谓,很亲昵地称呼,当做自己人),后面戴老板要单独和你谈话,你知道怎么说吗?

余则成:知道!

站长:有两件事……

余则成:一是穆连成的事,二是晚秋的事。我知道的,您放心,效忠党国就是必须首先要效忠长官!(这话完全说到站长心坎里去了)

站长:说得对,好!

余则成:戴局长要是问对您不利的话,我会把话说圆了,我知道怎么说对您有利,我这边您尽管放心,马队长和陆处长那儿,您得多做些工作。我担心他们。

站长:拜托兄弟了!

余则成和戴笠谈完话出来,看到站长,自信会心一笑,站长心下更是大喜,宽慰很多。

果然,等到余则成谈完话,站长再去找戴笠的时候,戴笠笑容多了很多,这都是余则成的功劳。

戴笠:敬中呀,晚上咱们吃点什么?还有,龚处长……后面的谈话全部取消了吧!

站长那个时候对余则成感激的五体投地,心中也彻底认下了余则成这个兄弟,在关键的时候不但忠心耿耿,更在一场凶险异常的谈话后,帮他解决了心腹大患,且也杜绝了马奎和陆桥山两人进谗言的机会。

这样的干部是宝贝呀,最起码是站长的宝贝,从这时候开始,站长就认下了这个兄弟,从此以后,他的身份还重要吗?

要知道,当时余则成是戴笠的人,是戴笠提拔和亲自安插过来的,他的话在戴笠那边是非常有分量的,而余则成为了站长,竟然违反原则,也浪费了借机讨好戴笠的机会。

如果余则成向戴笠报告站长这些事,戴笠那边给他的好处自然不会少,这位站长既担风险,又经受利益的考验。

他站长自然知道这份人情很重!

他的身边都是像马奎、陆桥山这样忘恩负义、狡猾残忍的狼,稍有不慎就要咬他一口,站长太需要余则成这样忠心耿耿的人。

不但站长喜欢余则成,站长太太也喜欢翠平,除了都是农村出来有共同的感情经历,惺惺相惜以外,关键是余则成能给站长带来太多好处。

站长太太就直言不讳地说:余则成这人有有良心,提拔他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好处!

余则成不但在站长这儿独受恩宠,哪怕是在戴笠那儿也受到重视,不但受戴笠赏识和器重,更让戴笠对他感恩不少,原因是余则成暗中联络,帮助戴笠从日本人那儿赎回自己的一船财产。

党国的任务完成的好,这没有什么,干的再好,上司获取的利益微乎其微,

但是,如果帮上司获取巨大的利益,挽回巨大的损失,那就好得不能再好了。

这样的干部是个宝贝,关键,他能给站长带来很多宝贝。

那余则成身份的问题,在站长那就不是问题,无论他忠于哪边都不是大问题,只要余则成忠于他吴敬中,那就一点问题都没有。

所以,那些人挖空心思要把余则成审查清楚,关键审查清楚了,对他吴敬中能有什么好处。

吴敬中曾经和余则成有过这样一段掏心窝子的话。

吴敬中:则成啊,天津站的得失在什么啊?在几个偷偷摸摸的军官吗?在几个偷鸡摸狗的间谍吗?笑话!那么多重兵把守的大城市丢了,那么多战功卓著的整编军丢了,什么原因?我们还在这儿搜情报抓内奸查帮派,试图保住大天津堡垒,不滑稽吗? 余则成:站长,您怎么了? 吴敬中:我想犯错误,我想被革职!在这么骗下去,是在骗自己啊! 余则成:您说吧,我们该怎么办? 吴敬中:活着,过生活!和翠平找个安静的地方过生活,天津没希望了,江北没希望了

从这段话中,就可以看出,站长对余则成的态度,那是真诚地,贴心贴肺地,是看做自家兄弟,兄弟的身份,能有所怀疑吗?

更何况,把余则成送出去审查,站长不但不能得到好处,反而有很多的损失,这等于自断臂膀。

要知道,天津站不久可是刚把马奎押送总部,马奎背负的罪名还不小,是“峨眉峰”,现在再把余则成作为卧底和特务送过去。

那天津站治下不严的罪过就得担上了,上面怎么看他吴敬中。那峨眉峰没“疯”,站长就已经疯了。

站长周围可是狼群环伺,余则成去了,无异于自断手脚,余则成是不是卧底,站长不关心,关键他“是”或“不是”,站长得到还是失去什么。

那么,除了失去余则成这样忠心耿耿的得力助手,还有什么隐患呢?

那就是余则成懂得太多的秘密。

上次他在戴笠面前为自己极力开脱和掩护,上次结果让自己有多满意,这次结果就可能有多糟糕。

上次能在戴笠面前美言,帮他遮掩过了穆连成和晚秋的事,这次就可能什么都抖搂出来,余则成被弄到总部去,站长吴敬中也不会好过。

这事的利害关系,站长肯定在心里权衡利弊很多次,所以,在他心中,尽管清晰如明镜,但心中早有答案。

很多铁证如山的时候,就到了站长出来说话,站长说余则成不是就不是,就算是!也不是!

不但余则成不是,余则成的老婆翠平也不是。

李涯早就料到站长是这个态度,他这次搞了个铁证如山,看站长如何包庇,为了绝对的保险,李涯甚至录好了翠平和许宝凤的录音。

站长更是先给事情定个基调。他这样说:

翠平这个蠢的挂相的女人,她会是共党的探子。站长觉得这样帮助余则成洗地还不够有力度,于是再次强调,共党派这个傻娘们来能干什么?这里恐怕有误会,就算她妹妹是共产党又能说明什么?家里兄弟姐妹闹崩得很多?

李涯看到站长这样的态度,心冷到极点,但还是不甘心,非要拉着站长过来亲自审讯。

无奈事情赶鸭子上架,被逼宫到这个地步,只能看一步走一步。

站长对余则成说:所信者,听也,而听犹不可信,怎么解释? 则成啊,希望你能说得过去。

这话暗示的已经是极为明显了,潜台词就是,则成呀,这事情你得给我圆好了,只要你的解释说的过去,这事情也就过去了,听犹不可信,你懂了吧,则成,我已经把基调定好了,后面就看你的解释了。

如果帮你到这个程度,你都不能圆过去,那就是蠢材了,蠢材是没有价值的,牺牲也就牺牲了。

甚至站长私下和余则成会面,希望余则成跟他交个底,兄弟俩之间商量着来,事情还有很多回旋的余地,

但余则成胸有成竹,一定要和李涯当面对峙,把站长从这个事情摘出来,站长心里尽管欣慰和感动,但还是对余则成有了很多担忧。

直接当面对峙?“有些话你跟我一个人说,还有回旋的余地,非要他来不可,那可就是你死我活了”。(潜台词就是,则成,你私下和我说说,任何事情都好商量着来,但对峙,你就把自己放在火上烤了,真的有什么的时候,我也不好明目张胆包庇了。)

通过这些对话,站长对余则成是不是根本不在意,事实上,按站长这样的城府和心智,余则成究竟是不是,他心里早有明确的判断。

只要余则成忠于他站长,不管是什么,站长都会护他周全。

可惜李涯他不懂办公室政治,更没有研究人心,他只想追求真相,却不知自己辛苦追寻的真相,在站长心中早如明镜。

马奎是不是共产党,站长肯定知道他不是,但站长需要他是,需要他出来背锅,于是,马奎就成立共产党。

余则成身上的问题太多,根本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潜伏越久,暴露得越彻底。

无论是廖三民,还是钱教授,或者是袁培林,种种不可理喻的事情都在他身上发生了,很多反常的事情在他这儿都发生。但,这又有什么呢?重要吗?

能有余则成为站长搞到穆连成家里的酒厂和钱重要吗?

能有余则成为站长搞到了斯蒂庞克牌轿车重要吗?

能有余则成为站长搞到了东晋刘裕的玉座金佛重要吗?

这样的人才,这样的干将,这样的贴心,给自己带来丰厚的回报,站长真想对李涯和陆桥山大喊一声,我需要这样的潜伏人才,如果你们能像余则成这样对我,我也会成为你们的庇佑和靠山,你们是不是卧底,我根本不关心,关心的是,你们能不能给我带来好处!

那余则成帮助站长搞了多少财富呢?

余则成对翠平曾经说过,站长家的财产,多到足够买下整个县城。这样的财富不是几家店面、几条街道、几块地皮,而是整个县城。

这里面余则成居功至伟,和这天大的利益和好处来对比,余则成是不是卧底,有那么重要吗?

不但不重要,如果余则成有了危险,站长第一时间站出来提供保护,而且还亲自帮他跑官,搞来了副站长的职务。

余则成是站长的心腹,是他得力的干将,是他的人,他可能是共产党吗?站长和余则成绑的太紧,利益共同体太多。

要是在早期,余则成是,也就是了,他不关心!

后来,余则成帮他搞了很多财产,帮他在戴笠面前美言,站长就愿意他不是!

再到后来,两人绑缚得太紧,亲如兄弟,那不管余则成是不是,站长都可以让他不是!

站长这样的心态,在国民党内部,可不是唯一的,他也只是有样学样。

“凝聚意志,保卫领袖”,站长在官场经营很多年,看惯国民政府的腐朽和黑暗,所以他读懂了这句话背后的意思,那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余则成忠不忠诚于党国,对站长来说并不是问题,站长自己不就没有忠诚吗?嘴上喊的都是口号,手上干的可全是生意,只要他余则成忠于站长,那就足够了,他帮助自己聚敛了超过整个县城的财富,这还需要考验他的忠诚吗?

所以,天津丢了的时候,站长需要跟随政府撤退,他也愿意把余则成带在身边,站长看的很远,他知道余则成的身份,这个身份后面会水涨船高,越来越值钱。

天津丢了,站长也要考虑自己的位置和退路,留一个得力助手在身边,到时更具备竞争优势,更何况,以后不论是划江而治,还是国民政府全面败退,他都比别人更多了一道安全保障。

他这么多年,帮助余则成很多,到关键的时候,余则成肯定会善待他的,哪怕自己投诚,也有很好的门路,也好商量着来。

所以,在飞机上有这样的一段对话:

余则成:您只要信任我,我就跟着您,我喜欢潜伏,刺激。

站长:你心重,手不狠,不适合潜伏。

这些都说明,站长早就在心里如同明镜一般,他的漏洞太多,留下的证人太多。

无论是救活穆晚秋、还是放走许宝凤、或者是翠平村里地主沦落到卖大饼的,这任何一个人抓到了活的,都知道他的秘密,而这是致命的。

站长说他心重,就是心思细腻,这是好事。

但手不狠,这就说明余则成善良,做事不狠辣,不艰险,而这样的人,放在身边,他是最放心的,最起码不会像李涯和陆桥山这样狠辣的人,让站长时时提防、处处忌惮。

站长其实对余则成了解的太透彻了,还有潜台词就是,如果余则成不是跟着站长,不是站长帮着遮掩,不是站长护他周全,他有再多脑袋,也被砍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