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欲望6:有了投名状,展军投靠小宇

欲望6:有了投名状,展军投靠小宇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aj6SQz6ksrCNQ2JIsxJyJWox

欲望6:有了投名状,展军投靠小宇

来取钱的四个小子,广西的一个被展军销户了。其他三个小子吓傻了,“哎,军哥......”

“别动,别动!”大龙带着十来个小子,举着响子,把三个人围在了中间。展军说:“老弟,我不难为你们几个。可能你们事情做过了也知道,邢老二相当大。我不这么做肯定不行。所以你们也别挑我不是。”看向另外一个广西的,“兄弟,你们是一起的吧?”

“这个......”展军又一抬手,呯的一声,广西的另外一个上路了。黑龙江的两个吓懵了,展军说:“哥们,我老家也是东北的,我不难为你们。但是你俩必须告诉我那四个在哪里。你告诉我,我把你俩的钱结了,他们的钱我都不给了。如果你俩不跟我说,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说,军哥,我告诉你他在哪,我知道在哪。”

“好嘞。你们领着我们去。大龙,带走。”

来到那四个小子藏身的小宾馆楼下。展军说:“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下来领钱。”

“军哥,我没别的意思,我可以为你这么做。但是你务必得把他们......”

“放心吧。

“那行。”电话拨了过去,但是没人接,“军哥,他不接电话。”

展军一听,想了一下,一挥手,“上去。”

展军和这家宾馆的老板认识,来到前台,打了招呼,问到了四个小子的房间号。展军拿着房卡直接上楼了。

四个小子刚洗完澡,一人穿个裤衩子,躺在床上。嘀一声,门开了,广西领头的小子一看,“哎......”展军抬起五连发,哐的一声,打在了那小子的胸脯上。剩下三个还没反应过来,展军这边二十来人进来了,大砍,镐把,一顿砍瓜砌菜......

黑龙江的两小子吓懵B了,都没见过手这么黑的。四个小子全都倒在地上。展军一挥手,“拉走!”

大龙和几个兄弟把四个小子扔进了后备箱,把黑龙江的两个小子也带回了公司。两个小子以为没事,来到近前,“军哥,那个,我们那个钱。”
“啊啊,对对对对对,还有钱呢。要多少?”

“军哥,按你的意思,应该是......”没等话说完,大龙在后边拿个甩棍朝着这小子的后脑勺,当的一声......黑龙江的两个也被撂倒了,也扔进了后备厢。大龙问:“军哥,下面怎么办?”

展军说:“把那两个上路的处理好。那六个拉到你认识的那家医院,给他救活。救 活以后,拉到老宋的矿上去,让他给我盯住了。这六个人要是跑了,我唯他是问。”

办完这一切,已经是中午了。展军把电话打给了胡哥,“胡哥,我呀,展军。”

“啊,老弟,你好。电话里别说了,正好我在会馆,宇哥也在,想跟你见一面。本来准备联系你呢,你电话主动打过来了,你过来吧,来会馆,见面再聊。”

“宇哥也在啊?我马上过去。”展军往会馆去了。

邢老二没了,于海鹏呢也听说了。当时大同黑白两道来了好人,查这个事,但是一丁点线索没有,都无功而返。一是展军这事做得挺严密,把八个小子全部处理了。二是展军和邢老二无冤无仇,怎么也没怀疑到展军身上。三是有小宇从中作梗,没法深查。

于海鹏的办公室里,蓝刚说:“大哥,宇哥真他妈狠呐。”

海鹏叹了一口气,说:“二嫂刚才还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这边帮着问问。你说我怎么问呢?明知道是小宇这边干的,你说怎么问呢?我怎么帮她查呀?”

“大哥,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什么话?“

“要不我们还是挪地方吧。这些年干煤矿的买卖,干得也够大的。我们在广东也有买卖,代哥跟康哥维得多好啊,徐刚跟你关系也不错。我们就搬广东得了,离开这个地方,不跟他扯了。”

“你怕了,蓝刚?

“我不是怕了。哥,我无所谓。我蓝刚玩到今天,九死一生。我怕过什么?哥,我担心你呀。你家里有嫂子,有孩子。你今年也是年过半百的人了,不能再过刀口舔血的日子了。你要实在不愿意搬走,你先走,你把这边留给我,我替你打理这边生意,按月给你打钱吧。我担心你会出事。通过这一件事能看出来,小宇挺不择手段的。邢老二那么硬,说灭就灭了。”

海鹏说:“有些事怕是没有用的。你怕就能解决问题了?先这样吧。我就不信他对我于海鹏能怎么样。”

“哥。你知道我要说什么,邢老二不比我们差,关系背景比你我都硬,不也没了吗?他跟大志那么好,跟北京那个老二代关系再好又能怎么样?即使想办法帮他报仇,又能怎么样?人都不在了。”

“行,我知道了。忙你的去吧。”

“哎!”蓝刚退下了。其实于海鹏心里也是害怕的。

展军到了宇哥的会馆,和老胡一见面,两人握了握手。老吴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道:“我头一次见到你,你这腿?”

“蓝刚打的,胡哥,不怕你笑话。”

“蓝刚打的你呀?”

“一言难尽,不说了。”

“进来吧,宇哥在等着你呢。”

“哎。”

包厢门一推开,老胡说:“宇哥,人到了。”

“快进来,我看看长什么样。”

展军一进门,扑通一下跪在了宇哥的面前。宇哥一看,“哎,起来,起来。”

展军说:“宇哥,兄弟没别的,我就一条命。在太原也好,在哪也好,兄弟有点氛围。在社会上这些年,我不敢说我自己多大,但我可以说,我可以打三个李满林。他从小在我面前就是弟弟。”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