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谁懂?当观众都在夸画风时,就说明剧情没救了啊!

谁懂?当观众都在夸画风时,就说明剧情没救了啊!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GhcTzBj24s4QlfGBeoOKnKXw

家人们,咱们要开始聊暑期档院线新片了。

兴不兴奋?激不激动?

今天先聊的影片,是一部少见的国产2D动画电影,画风漂亮唯美,配乐与台词看起来也都比较雅致。

所以在其官宣定档前,许多观众对它的关注度与期待值就不低。

然而,它一边超出了观众的预料,一边又辜负了观众的预期。

它就是《伞少女》

【PS:下文含不明含量的剧透,介意的家人请慎点。】

01

有效吸睛,无效吸粉

阵容强大的它却开分6.7?

坦白说,勤劳的本花此次之所以延迟上映日好几天,才写《伞少女》的影评,一是因为这回本就计划好先观察舆情再和大家交流,二则是在等待这部电影开分。

好了,电影昨日豆瓣开分了,评分6.7。

此外,《伞少女》的票房截至昨日(7月9日)晚18点,累计共1463.8万。但是注意,它在上映第一个整天的票房,就已经有1137.3万了。

第三日

第一日

上映三日仅有这个票房成绩,这已经说明了市场选择,而这之中最需要静心思考的一定是动画制作团队。

为什么说现在的票房成绩是很不理想的?

第一,《伞少女》票房和电影制作阵容不对等。

电影《伞少女》改编自左小翎脚本、魏莹绘制的漫画《伞少女梦谈》,虽然它并非是如《全职高手》那般的热门IP,但是原作者之一的左小翎,却是国漫圈中小有名气的脚本师。

她合作过诸多如壳小杀、姚非拉、米沙等多位国内知名漫画家,撰写过《南烟斋笔录》(多项金龙奖项获奖作)《后宫甄嬛传·叙花列》(金猴奖、金龙奖获奖作)等多部知名国漫作品。

漫画《1ST Kiss》(未完结)

她本人也曾获得过第九届中国动漫金龙奖的最佳动漫脚本奖。

而此次电影《伞少女》的编剧,也是由她本人和魏莹两位亲妈,亲自担纲。

除编剧阵容外,它的配音团队邀请的是配音圈“大厂”729声工场,其中不乏阿杰、刘校妤、乔诗语、季冠霖、徐佳琦、李诗萌、苏尚卿等圈内成熟声优,两位主角的CV聂曦映、谷江山,名气在业内新声代中也很高。

音乐方面,《伞少女》片尾曲《信物》邀请了知名词作沃特艾文儿撰写,插曲《一场雨的瞬间》邀请了古风圈知名歌手贰婶、银临献唱。

就问哪个初出茅庐的动画制作团队为自家一胎组过这样的阵容?

第二,《伞少女》票房和关注度与期待值不对等。

受到关注的主要原因,在上面其实也说得七七八八了,至于其他的原因大概就是它的2D形式以及还算不错的刷脸宣发。

综合种种,这又怎么不算是传说中违背数学基本规律的“正正得负”呢?

当然,《伞少女》在大众舆情中主要为人诟病的,也的确不是它的音乐、画风与配音,而是国产作品种常见且高发的传染性疾病——剧本差

02

众所周知,写剧本不是修仙

总的来说,《伞少女》依然是一部将剧本能犯的毛病都犯了的影片。

设定自相矛盾,角色塑造较为扁平套路化,无效对白不少,故事冲突设置突兀,定位飘忽......

在剧本最主要、也最容易为观众所见的几个要素中,《伞少女》只有创意选择这一项还算合格。

相信大家上网冲浪,已经见过不少普通观众或者影评人,对《伞少女》“物灵”这个概念的夸奖。

“物灵”这个概念的设置,加上诸多历史文物的加持,的确吸引了相当多的人去观影,尽管它并不是一个原创概念,但放在中国尚且留有大部分空白的动画影史上,它足够新颖。

简而言之就是“用好的话,完胜”的这么一个设定。但《伞少女》却偏偏败在了剧本的地基上。

剧本的地基是什么?有人说人物,有人说冲突,有人说创意......

本花的答案是,语言,剧本的地基是语言。

理查德·沃尔特在知名影视写作教科书《剧本》首章【艺术】的先行文段中,写着这样一段:

“电影剧本应该使用清晰和日常的语言。具有天才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当然绝不是坏事,但一位作家首先必须懂语言,而且需要非常好地掌握语言,因为语言是可以把作者脑子里的故事转变为电影剧本的唯一工具。

它被理查德放在一书正文的最前面说,可见其基础性与重要性。

那台词看起来雅致文艺范的《伞少女》,到底哪里有语言问题?

让我们先来简单捋一捋,《伞少女》到底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女主角青黛,是旧朝一位公主收藏的宝贝青罗伞的物灵。

她一直遵照公主的遗愿,无有自我地、规规矩矩地守护着公主收藏的另一个宝贝——一把属于某位骁勇的将军的戾气重、会带来杀戮的上古邪剑黑玉剑

多少年来,青黛和黑玉剑的物灵忘归都共同待在念物阁(一个收藏历朝历代物件的空间),静静等待她们的宿命。然而有一天,忘归不知怎么的,竟然跑了出去。

于是,要完成主人心愿的青黛和念物阁担任物件修复工作的“文物修复师”墨阳,启程踏上了寻回黑玉剑和忘归的路途。

期间,他们遇到过黑心商人,知道了杆秤物灵帮店家骗人的初衷;遇见了一代名伶,知道了簪子物灵不肯脱落旧饰物多年相伴的故事;他们还遇到了节度使,知道了鹰骨笛常常吹奏令人头痛曲调的原因。

最终,他们找到了黑玉剑和忘归,并且发现协助黑玉剑逃脱的罪魁祸首。

故事的结尾,当然是青黛对战忘归和大Boss,临了的忘归又幡然醒悟,反水牺牲自己打败大Boss;而墨阳为了救出被困在镜子世界的物灵们,牺牲自己进入结界换取他们的生路。

故事主线还是较好厘清的。

而男女主的设定好,在故事开头的一段段对话里,也能看见端倪。

最初,墨阳在青黛的带领下,去到念物阁深处观赏青罗伞。墨阳见伞上一宝珠裂纹严重,于是掏出三颗颜色不同的珠子给青黛选,他们发生了如下对话:

——你喜欢哪一个?

——你问我?主人喜欢什么,就是什么,以前都是主人说了算。

——你是青罗伞,当然应该你自己说了算。

——不知道,从没想过。

随后,墨阳为开解青黛,向她吐露心声,又如此道:

——青黛姑娘,因为能看到物灵,师父一直不让我出门,也交不到什么朋友。但他鼓励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还别说,只要碰到这些器物,我就什么都忘了。

(这段台词的前后逻辑其实感觉也怪怪的。)

按照本花最开始的理解,在《伞少女》的故事中,男主墨阳此番拿到的关键词应该是【守护物件(物灵)】,而女主青黛拿到的关键词则是【自主意识】

那在观众已知当下语境为“男主墨阳作为工匠要履行使命守护古物,女主青黛身为无主之灵要学着听从自己”的前提下。

按照语言逻辑,接下来本应是几种发展。

  • 一,在墨阳的帮助下,青黛找到自己想走的路,懂得物件生出灵识的意义;

  • 二,在青黛的帮助下,墨阳成功守护一众物灵,领悟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有怎样厚重的意义;

  • 三,综合前两者,讲述两人通过相互扶持,墨阳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是帮助物灵拥有自我思想、让物件成为更好的自己;而青黛也懂得了物之所以也会长出灵态,正是因为它们与人一样,拥有同样的价值与自主的权利,做自己或许才是让自己更好、更长久地存在的办法。

当然也不排除故事有其他走向。

但至少不会是 <莫名其妙男女主要去找“邪气文物”了,莫名其妙女主找到了“邪气文物”又把人家放跑了,莫名其妙“邪气文物”为了报复男主回去囚禁了其它文物,莫名其妙女主以盈盈弱质之身独自去救其他文物,莫名其妙死活不听劝的“邪气文物”最后突然反水反杀“反派文物”然后自己也牺牲了,莫名其妙女主和其他文物都被困住回不去现实世界了,莫名其妙男主跳进异空间救了所有文物自己牺牲了> ......的跑题剧情。

黑玉剑从一意孤行、执迷不悟到迷途知返转变得太突然,连推翻前言的思考轨迹都没有,仿佛就是突然良心发现了似的。

男主角墨阳说自己的愿望是“哪天也能做出像青罗伞这样的传世杰作”,那才算“不枉此生了”,他的潜意识里既没有守护也没有成全。倒不如说,工匠精神还更贴切一些。

所以说《伞少女》败在了剧本的地基上,因为动画从一开始就没有理解什么是“守护成全”,更没有理解什么是“万物有灵”的底层含义。

万物有灵,是哲学学说“泛灵论”(或称泛神论、物活论、万物有灵论)的中心思想。主张一切物体都具有生命、感觉和思维能力。

在倡导这一理论的人眼中,一棵树和一块石头都跟人类一样,具有同样的价值与权利。

那么再回看剧中插入了三段其他物件的故事,回看那句看似承上启下、起着重要总结作用的台词:

“物的存在,是对死者的纪念,更是对生者的安慰。”

依人而生,定义于人,“自我”又从何谈起?实为自相矛盾。

语言是一门有逻辑性的学问。《伞少女》从自我意识启蒙讲到物依附于人,中途绕到保护与传承,最后又以牺牲自我为结局——早就丧失其逻辑性了。

固然,影视作品是虚假的,电影故事是编造的,“影视作家的挑战不是去查看而是去编造”,“编剧的任务就是熟练和亲切地撒谎”(《剧本》理查德·沃尔特)。

但编剧必须努力追求再现近似的真实,就像谎言也要逼真才会有人相信。

剧本创作不是修仙,地基没打好,你的故事并不变成住着仙人、驭气凌空而立的传说级仙宫,只会变成如露如电的梦幻泡影、空中楼阁。

03

“漫改”本人问:

我是什么很廉价的借口吗?

《伞少女》这部作品还有个有意思的地方,前面本花也介绍了,它改编自编剧左小翎、魏莹此前创作的漫画《伞少女梦谈》

连载于哔哩哔哩漫画

本花看完电影,颇有好奇地又去看了漫画。看完之后觉得更有意思了。

《伞少女梦谈》,是一部讲述了女主角青黛不停地帮助被遗弃的物件,找到失主延续生命、弥补心灵空缺的公路漫画。

有点像玄色原著,后改编连载于《知音漫客·小说绘》的《哑舍》,也有点像Vivibear原著,后改编连载于《飒漫画》的《寻找前世之旅》,也有些像左小翎自己的《南烟斋笔录》......

在漫画的第一话中,关于“物的存在”就说得很明白——对于曾经被主人疼爱过却又见弃于人的物件,结局就是黯然消逝。

而漫画也抛出了问题——如果乱世之中人尚且无法保全自己,那么物又该如何自处?

而青黛帮这些物灵完成心愿的意义也给了——物因和人的羁绊所产生的情感,与人间的七情六欲并无不同。

完成心愿、获得这些情感可以为青黛延续生命,而青黛生命越长,能续写的物件故事也就越长。

漫画的设定这不是很完整吗?虽然看起来并不算新颖,但也没有那些上纲上线而又虚头巴脑的主题。

于是以此为基础再观察电影《伞少女》,本花觉得与其说是改编,更像是补写,写《伞少女梦谈》的前传。

写青黛为什么会成为《伞少女梦谈》中替物件与人类续缘的存在,解释青黛为什么没有主人却又无需依附人类可以支配自己的原身,补全青黛的灵力与普通物灵的灵力不同的设定。

而漫画的男主角(应该是)在电影中,只在龟爷爷的回忆里,吝啬地给了观众一个背影。

可若说电影是漫画的补写,关于物件与物灵、青黛与物灵、物灵与人之间的关系却又不同。

事实上,全世界的“漫改”或是其他什么改的作品,少有成功之作,即便有,按照现在一些人的争论,也该称其为“还原原作”,而非“改编原作”,毕竟就是按照原作拍的。

“漫改”作为一种全球通用的方法,核心没有脱离叙事,并且某种意义上,漫画有文本可以作为影视脚本、有画面作为影视镜头分镜,是完成度相当高的天生成熟的绝佳剧本。

真正称得上改编方面的优秀案例,还是《棋魂》,本土化改编做得堪称典范,这才是改编的精髓。

但大多数改编作品,都是在原作动漫画知名的情况下,将“漫改”仅作为一种吸引观众、“一次性用”的廉价的借口。

可“漫改”作品甚至其它什么改的作品优势本不应局限于此。

它们某种程度上就像网络小说中的“重生文”,影视改编是二次生命,如果上辈子(初版本)过得有遗憾,那么这辈子(新版本)就可以用从前赚来的经验,重新摸索、尝试、出发。

如果创作者们是真的有心的话。

最后,依然很可惜这样少见的2D动画,可能又要黯然收尾。

编辑:第三方阵营玩家

-THE END-


“极简少女”便携收纳手拿手挽小包

休闲时光、商务出行...

实用又有品

点击图片跳转小程序购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