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度华年》“重生”升级,影视剧有哪些奇幻升维玩法?

《度华年》“重生”升级,影视剧有哪些奇幻升维玩法?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i9ecDHtGPBcq80lN1aMIb5Nw

文|未盈 ‍‍

最近《度华年》里的“三重生”设定,可谓让观众们大开眼界。

三个带着上世记忆的人重返二十岁,揭开自己被害的真相,改写昔日枉死的命运。这种带感的狼人杀设定,让传统古偶剧里的人物关系有了新的可能性,比如男女主从“先婚后爱”变成了“先杀后爱”。

“重生”虽然已经被古偶剧用烂了,但是“双重生”、“三重生”这种创新的奇幻设定不仅能让传统的古偶剧玩出新意,也是很多类型剧陷入同质化困境后主动做出的内容创新。比如今年大热的韩国青春剧《背着善宰跑》,也是用了女主逆转时间拯救偶像的奇幻设定,才让男女主相互救赎的CP感拉满。可以说传统的影视剧类型 高概念设定,一下子就让主创团队有了升维的玩法。

影视剧中常用的奇幻设定有重生、穿越、平行时空、超能力等,近年来几乎每个设定里都有特别出圈的影视剧。这种奇幻设定用好了,不仅能让自身在同类型剧集中脱颖而出,还能给观众造一个超现实的梦,更有甚者能用小成本以小搏大,获得高口碑或高收益,比如小成本网剧《古相思曲》豆瓣评分高达8.6、短剧《执笔》分账票房达2000万等等。

但是奇幻设定没用好也很容易导致翻车、烂尾、世界观崩塌,纯纯属于“编剧挖了一个大坑,自己都圆不回来。”

所以奇幻设定不是解救无聊剧情的万能药,恰恰是一把审判剧情严谨性的双刃剑。

那些脑洞打开的奇幻设定

在众多奇幻设定中,重生可谓是最具金手指属性的一种,具有前世记忆的主人公,不仅可以完美避开上辈子踩过的坑,还能圆了自己上辈子未了的心愿。这种“重头来过”的梦想,也许是很多人在生活不如意时一闪而过的念头。而重生剧则将这个超现实的梦造了出来,宽慰了许多观众心中的遗憾,因此大多数重生剧都是爽文走向。

当“重生”设定在古偶剧里越来越泛滥时,《宁安如梦》率先创造出了“双重生”设定,女主姜雪宁和男配张遮都是带着前世记忆重生的人。上一世姜雪宁因为自己的私心,连累良臣张遮获罪自杀,两人重生后,张遮虽然一直是姜雪宁心中的白月光,但过去的种种芥蒂,让两人相认后无法再逾越痛苦的鸿沟。那种“明明想要却又不敢”的情感撕扯,让许多观众为之虐心。

影视剧中还有一个常见的设定就是平行时空,把平行时空玩到极致的堪称台剧《想见你》,讲述了男女主即便魂穿到不同时空、不同身体内,也能认出彼此、相知相爱的故事。豆瓣评分高达9.2。其中莫比乌斯环般的“时空 魂穿”叙事,不仅能让男女主之间的故事更加具有前世今生的宿命感,也让男女主之间的爱情超越了身体,上升到灵魂层面。男女主对彼此都是“只要一眼就能认出你,不惜一切代价想见你”,这种人物关系真正彰显了“纯爱”的力量,比强行撒糖的小甜剧更能打动观众内心。

而2022年的《开端》和《一闪一闪亮星星》都用了和美国电影《源代码》一样的科幻设定,主角醒来发现自己困在一个会不断毁灭重启的时空,必须要找到危机事件的真相,才能走出时空裂缝。这种设定让剧集的悬疑感拉满,并且会用一个不断逼近的时间锁来制造危机,让主角的目标更明确,剧集的节奏感也更快,观众更是追得停不下来。

“异时空穿越”则是打破时空界限的奇幻设定。通常像现代人“穿书”、“穿游戏”、“穿剧”等等,都属于异时空穿越的常规操作,但此外还有“纸片人反向穿越”的操作,例如今年爆火的短剧《执笔》,就是一个非常反套路的大女主剧本,书里的恶毒女配想要逆天改命,不服执笔人的安排,想要自己执笔书写人生,这种操作不仅是对内娱古偶剧套路的嘲讽,也表达了女性觉醒之后不甘屈服命运的渴望

还有一个buff叠满的奇幻设定就是超能力,小时候很多人都会幻想自己有超能力,这种幻想长大之后就转化成了漫威电影的票房。漫威英雄的超能力总是非常酷炫,但最近大火台剧里的超能力却非常阴间。比如2023年大火的《不良执念清除师》,死里逃生的青年蒲一永总是能看见各种执念深重的鬼,他们总是可怜兮兮地对他说:“帮我!”所以蒲一永就开始“被迫”帮鬼清除执念,实现他们未尽的心愿。

这种设定并不新鲜,但难得的是《不良执念清除师》用温暖治愈的喜剧方式,探讨了深刻沉重的死亡话题。与之类似的奇幻喜剧还有台湾电影《关于我和鬼变成家人的那件事》,导演用一个直男被迫和gay鬼冥婚的故事,讲述了两人从“不打不相识”到相互理解的过程,也巧妙表达了反歧视的主题。

败笔、烂尾和翻车

这些脑洞大开的奇幻设定虽然能为影视剧增添亮点,但如果剧本的世界观地基没打好,也很有可能因此翻车烂尾,不仅没能博得满堂彩,还会迎来群嘲。

比如最近上线的《度华年》,虽然打破常规用了“三重生”的设定 ,却没发挥出设定应有的价值。剧情讲述了一对怨偶夫妻上一世因为男小三造成误会,死于彼此之手,这一世却重新相爱。而最有趣的是恶毒男配也重生了,三个带着不同目标的人在这一世里展开的权斗,是这部剧最大的吸睛点。但开播后很多观众都吐槽剧情过于简单,权谋“像小孩子过家家”,尤其是赵今麦饰演的女主李蓉,缺乏重生后的成熟老练,还是像20岁的少女般天真幼稚。

而2023年播出的《为有暗香来》和《宁安如梦》一样,走的是恶女重生的路线,周也饰演的华浅,曾经是绝顶恋爱脑,为了争男人坏事做尽,也把自己害得家破人亡,重生之后她立定心志要做个好人。且不说这种从恶转善的人设合不合理,但结局绝对是毫无争议的烂尾,气得观众纷纷想给编剧寄刀片。原来前29集女主的重生只是大梦一场,她醒来之后发现自己依然是一个父母双亡、被流放的犯人,只是被男主用特权救下,无需以身赎罪。

这个结局不仅颠覆了原有的重生设定,把女主努力赢得的一切美好全都打碎了,也让观众此前付出的情感和期待都烟消云散,更让价值观导向变得模糊不清。原本华浅由恶变善的自我觉醒,是一个妥妥的大女主剧本,但醒来之后靠男人拯救才能立足的走向,又是变相的娇妻文学。

同样在大结局创飞观众的还有平行时空的奇幻设定剧《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这部剧讲述了一个离家出走的女儿忽然穿越回20年前,和学生时代的母亲做朋友的奇幻故事。在这个过程中她发现自己的亲爹,其实不是和母亲离婚的“父亲”,而是另一个学霸。她试图改变母亲的命运,却发现一切走向了既定的终点。而结尾又用了梦这个万金油,来颠覆前面的穿越设定。

但这种解释无疑让很多观众难以接受,因为如果一切只是李进步的梦境,那么她如何凭空想象出一个不存在的“亲爹”,而否认自己真正的父亲呢?而且全程推动剧情的神秘人又是谁?种种疑团都被编剧搁置了,实属挖了个大坑,自己都填不回来,只有意难平的观众还在评论区开脑洞填坑。

高概念的奇幻设定影视剧里除了烂尾,还有各种翻车、扑街、拙劣模仿的失败方式。比如贺军翔主演的奇幻剧《天巡者》,讲述钟馗和孟婆的阴间恋爱故事,想要模仿韩剧《鬼怪》却学成了四不像,本质还在固守古早台偶剧的套路,有种终极系列的狗血既视感。还有主打超能力设定的奇幻剧《我的奇怪朋友》,更是完全靠王一博的粉丝撑起热度,最终也是因为剧情过烂,扑得一点水花都没有。

造一个超现实的梦

从这些或成功、或失败的奇幻影视剧中,我们可以看出编剧的野心和巧思,但奇幻设定并非万能药,反而是一把双刃剑。

一个有趣的奇幻设定未必能让一部剧精彩绝伦,相反有了这个奇幻设定,观众更会挑逻辑漏洞。因为奇幻本身就是一个突发奇想的脑洞,但是脑洞不代表可以瞎写。奇幻剧虽然可以不遵守现实逻辑,但是创作逻辑必须要自洽,才能让观众信服。一旦存在逻辑bug,观众就会觉得这个故事很不可信,从而更难对人物和情节产生共情。

不过很多奇幻剧只是将奇幻设定作为噱头,吸引观众追剧,借着奇幻的壳开场之后,就是常规类型剧的操作套路。《我的反派男友》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现代女作家召唤出了自己笔下的反派角色,这个反派明明穿越了时空,却迅速适应了现代生活,“反穿书”的奇幻设定沦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标签,整部剧还是以“霸总和灰姑娘”的甜宠戏码为主。

但奇幻设定玩好了确实会很出彩,可以在同类型剧本中脱颖而出。当青春剧已经陷入了同质化困境时,青春 奇幻就是一种创新的解题思路,比如《一闪一闪亮星星》《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天才基本法》都是打破了青春剧的传统套路,用穿越的设定让心智更成熟的主角经历一场寻找自我的旅程。

此外奇幻设定的造梦感更强。越是贴近现实主义的影视剧,不可避免会变得更加沉重,如同《漫长的季节》一样充满对现实的遗憾和尖锐的质问。但脱离现实的奇幻题材更容易给观众营造一个天真烂漫的美梦,虽然中二,但爽就完了。

比如《我的巴比伦恋人》,讲述了一个患有“性羞耻”的24岁女人,突然发现自己12岁在日记里编造的梦中情人“反穿书”出现在生活中,前八集的剧情是沙雕中二的玛丽苏,但后半段迎来了反转,原来她的梦中情人是历史上真实的巴比伦王子,因为时空穿梭才误将日记的人设当作自己的记忆,女主得知真相后决定忍痛割爱,将穿越过来的巴比伦人送回历史中。

这个结局虽然BE了,但是却比强行HE更能呼应设定、升华主题。男女主没有再重逢,但是他们却在这个奇幻之旅中懂得了真正的爱,女主开始直面年少时的心理创伤,并最终走出了“性羞耻”阴影和“爱无能”困境。这种“情欲不可耻”的现代价值观引发了很多观众的共鸣。正如一位豆瓣网友所说:“长大之后我一直试图逃避中二时期的黑历史,现在却出现了一部剧,告诉我去拥抱曾经的赤诚。”

所以不要被奇幻复杂的表面所迷惑,最动人的内容永远是最简单的情感。因为无论多么复杂的奇幻设定,哪怕就像诺兰的《星际穿越》一样拥有深奥宏大的世界观,最终打动观众的还是父女两人相互拯救的亲情,那才是真正能牵引观众共鸣的感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