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雍正王朝:老四胤禛拒绝热河狩猎,真是因为伤寒?我们太小瞧他了

雍正王朝:老四胤禛拒绝热河狩猎,真是因为伤寒?我们太小瞧他了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YYFUXhtCpcTsckGWDtncjJOe

最近在研究《雍正王朝》时,又发现一个非常精妙的细节,前后剧情一联系后,自己都不由自主的暗中叫绝!

这段剧情发生在刑部冤案之后,对太子胤礽倍感失望的康熙帝,虽然还是帮他擦了屁股,但内心却忧虑万分。于是决定带着所有十周岁以上的皇子,皇孙,一起去热河狩猎,一扫最近心情的不快。

作为四皇子,又是堂堂的雍郡王,老四胤禛自己也得跟着去,不光得去,还得带着弘历和弘时一起去。

可是,等到真正狩猎的那一天,面对康熙帝的一再询问和怂恿,老四胤禛就是重复一句话:

“回皇阿玛,儿臣大病初愈,体弱气短,恕不能射猎。”

那么,事情的真相,真是如此吗?

杨角风谈《雍正王朝》系列文章:老四胤禛拒绝热河狩猎,真是因为伤寒?我们太小瞧他了!

一、

古代的帝王,有一个爱好,那便是出外巡幸,像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无一例外。当然,他们出外巡幸,并非简单的游山玩水,还有考察民情,增强统治的目的。

到了清朝,尤其是康熙帝和乾隆帝这爷孙俩,尤其爱出巡,但这种出巡可不仅仅指他俩都有六下江南的举动,更多的是指北上。而且,每个人北巡次数,都达到了五十次以上,是清朝皇帝中出巡最多的两位皇帝。

在《雍正王朝》中,康熙帝带领子孙们的这次出巡,就是去塞外,去热河八大山庄,除了接见蒙古王公以外,重头戏便是围猎了。

剧中众人围猎的地方叫木兰围场,是康熙二十年设立,此后的四十多年时间,康熙帝几乎每年都会带领王公大臣,以及八旗精锐到此围猎,并设宴款待蒙古王公,也称木兰秋狝。

当然,离京城更近的南苑猎场,也非常受康熙帝喜爱,喜爱程度仅次于木兰围场。甚至他临终前就是去这里狩猎,感染了风寒,回到畅春园没多久便驾崩了。

之所以这两位皇帝如此热爱狩猎,也是有原因的,乾隆皇帝曾经总结过:

“秋狝大典,为我朝家法相传,所以肄武习劳,怀柔藩部者,意至深远。”

毕竟骑射乃满洲之根本,清朝的帝王通过来这个地方围猎,一方面锻炼八旗骑射,以防他们忘本。另一方面也为了向蒙古王公们展示大清皇帝和八旗兵的勇武,起到对他们的威慑和加强联络的作用。

二、

因此,如此酷爱狩猎的康熙帝,自然非常重视这次木兰秋狝,才会点名让所有年满十岁的皇子皇孙,都要参加!

于是,我们就能看到,狩猎开始前,连弘时和弘历等小皇孙们也一个个骑上了高头大马,手持弓箭,准备出发围猎。

一切准备就绪后,康熙帝身穿戎装,询问传令官:

“阿哥们都准备好了吗?”

结果传令官回答,所有的阿哥们都准备好了,唯独雍郡王没有准备。不过,看剧中的场景,其实不光老四胤禛,还有太子胤礽也没有准备。但是,结合头一天招待蒙古王公的时候,康熙帝因为金如意的事恼火,说过一句太子病了的话。估计,也是他曾下令,不让太子胤礽参与狩猎的。

但传令官的这一句话,却让康熙帝有点恼火,望向远方,说了一句:

“叫他过来!”

随后老四胤禛也骑着大马,慢慢溜到了康熙帝面前,并下跪解释。说自己大病初愈,体弱气短,不能参加骑射,希望皇阿玛能恕罪。

那么老四胤禛是在骗康熙帝吗?

并不是!

在这之前,因为追查刑部冤案的事,老四胤禛原本向康熙帝主动请缨了,后来又经邬思道一番劝解后,觉得不能接。于是躲家里玩了一出冰火两重天,又是烤炭火,又是泡冰水的,成功将自己给折腾到床上去了。

康熙帝得到消息后,非常震惊,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什么,四阿哥病了?”

三、

虽然李德全一再强调,自己亲眼所见,雍郡王高烧不退,昏迷不醒,确实病得很重!

但康熙帝还是有一丝怀疑,一方面他也担心老四胤禛的病情,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另一方面也为了一探究竟,看看他是不是跟自己动心眼儿,所以特意派了凌太医去瞧病。

凌太医回来一汇报,说四阿哥得的是伤寒,康熙帝一听还挺欣慰,不过是伤风感冒嘛,应该不影响接刑部冤案的差事。可惜,凌太医又补上了一句,这个病虽然不重,但也不轻:

“好好将息不会有事,但至少要卧床休息一个月。”

因为刑部冤案这事,牵扯到了太子胤礽,康熙帝还是有点私心的,更希望懂得分寸,名义上属于太子胤礽的老四胤禛去办这个差事。

所以,老四胤禛这个时候生病,等于是给康熙帝出了一个难题,因为这时候只有一个老八胤禩愿意站出来接这个差事。康熙帝有顾虑,却又无可奈何,于是询问在场的三位上书房大臣。

佟国维和马齐嘛,自然站在老八胤禩一边,一个劲说他的好话,显然这个答案不是康熙帝想要的。

要不怎么说张廷玉跟他有默契呢,康熙帝一个转头,一个询问,老张就明白啥意思了:

“臣以为刑部的事错综复杂,只派八阿哥一人前去,恐怕难胜烦矩。”

此话一出,甚得圣心啊,康熙帝马上就坡下驴,让老十三胤祥也加入了审理刑部冤案的差事。

四、

事实也确实如康熙帝所料,老八胤禩审理刑部冤案,还真就给康熙帝出了道难题,让他犹如吃了一只苍蝇般难受。

当然,这个刑部冤案的结案,又是张廷玉给出的主意,一句从来没见过什么奏折,帮康熙帝解了围,释了怀,这才有了这次热河狩猎。

所以,就康熙帝来讲,近段时间的不快,都是因为老四胤禛的生病引起的。虽然他这个病生的实在蹊跷,实在耐人寻味,但又说不出什么来。

但终归因为他这次生病,导致错过了审理刑部冤案的机会,让老八胤禩获得了廉郡王的封赏,同时也错过了在热河八大山庄代表皇上款待蒙古王公的机会。

为此,不仅老大胤禔和老三胤祉懊恼不已,连老十三胤祥也倍感失落。用他的话讲,八哥这人满脸仁义,满肚子刀枪,要是皇阿玛被他蒙了,连江山都交给他的话,咱们就等着玩儿完吧!

末了他也补上一句,对老四胤禛那时候突然生病,未能接下刑部冤案的遗憾和怀疑:

“四哥,如果这一次你要是不病的话,事情可能不会落到这个局面吧?”

是啊,老十三胤祥想不通,太子胤礽要被废了,四哥开始信誓旦旦要保了。可当初没有接刑部冤案的差事,他就应该料到会是这个结局了,他到底咋想的?

不仅他疑惑,老四胤禛这时候也开始疑惑了,当初的选择到底对吗?

“我也好后悔,后悔自己弄出一场病来,我怎么就言听计从了呢?”

五、

如此一来,老十三胤祥再傻,也不会听不出四哥的话中有话,也就明白了,当初那一场病确实是故意生的,而且极有可能是听了邬思道的意见。

虽然老四胤禛此时已经有了悔意,但事已至此,戏还是得做足。这才有了第二天狩猎场上,他依然以大病初愈为由,拒绝参加射猎比赛。

康熙帝也不傻,连老十三胤祥都能猜出四哥那次生病有问题,作为老爷子的他也能感觉到。所以,在老四胤禛拒绝参加射猎比赛后,他说了一句:

“好,那你别后悔啊!”

要知道,这时候的康熙帝已经通过图里琛,知道了肖国兴的供词有问题,为此还连说了两句:

“其心可诛,其心可诛!”

这可不是指肖国兴哦,而是指审理这个案件的主审官,也就是老八胤禩其心可诛!

现如今太子胤礽很让康熙帝失望,老八胤禩又其心可诛,老大胤禔和老三胤祉又刚因为背后告状,被康熙帝传旨,不许再胡说八道,为此俩人还差点打起来。

此时,康熙帝又特意把象征着储君意味的金如意掏了出来,作为该次骑射比赛的奖品。可老四胤禛明明可以骑马参与比赛,却硬是又拒绝了,那看好他的康熙帝心里自然不太痛快,激他几句也就说得过去了:

“今天的射猎,朕准备了一件特殊的赏物,哪位阿哥最出色,就可以得到这件赏物!”

六、

当这件赏物揭晓后,给了老四胤禛一个镜头,看得出他有点惋惜的低下了头,看起来很像是后悔当初生病了。

这里插个题外话啊,当众位皇子们追杀猎物的时候,站在台前的康熙帝望向了自己的箭袋,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的箭竟然自己在上下跳动,跃跃欲出。

这个怪异的现象,不仅康熙帝发现了,连骑着大马并未出发射猎的弘历和弘时也发现了,这哥俩儿还疑惑的你看我,我看你。随后,镜头又转回到箭袋,那几支箭还在上下跳动,证明这不是错觉。

要知道整个镜头持续了十多秒时间,而且还给了特写镜头,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其实就是为了表明康熙帝依然宝刀未老,这一次没有上“战场”射猎,并不是他不能,而是不想。他只不过想把露脸的机会让给皇子皇孙们,但是他的箭却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想跳出来上阵杀敌了。

同时,也预示着康熙帝依然拥有绝对的权威和实力,足以震慑一切、压制一切,也为后面热河八大山庄被围事件做好了铺垫。是啊,就算康熙帝自己想让位,那也得问问他手中的箭同意不同意?

当然,这里面也有康熙帝的矛盾心情,因为自己手中的金如意,不管给上阵射猎的哪位皇子,都差点火候,都不是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人选。

所以,当弘历看到皇爷爷的箭在跳后,马上就联想到了他是大清第一巴图鲁,也为后面驳斥八叔的行为做好的铺垫。

七、

可以说整个射猎比赛的过程,老四胤禛心里都不是滋味,为自己之前的生病行为懊恼,也为老八胤禩接连出风头的行为而生闷气。

这也是后来弘历夸了一顿皇爷爷,并封他为大清第一巴图鲁,从而获赏金如意后,老四胤禛兴奋不已的原因所在。就跟当初他生病一样,真是一场畅快淋漓的冰火两重天啊,刚刚还懊恼万分呢,现在却暗自庆幸。

言归正传,回到我们的题目,老四胤禛虽然之前感染了伤寒,但不代表此时不能上马射猎。要知道从狩猎场回去,他就要给年秋月抬旗,并在当晚,大家喝庆功酒的时候,遇到了八大山庄被围事件。他这大病初愈的小身板,不是一样在戒得居跪了一晚,也没啥事?

结合弘历在狩猎场上说的话:

“因为天生万物,本来就是供人取用的,我大清的祖先以射猎为生,就像中原的汉人以耕田为生一样,都是上天教给我们的谋生之道。”

要知道,大清作为从马背上打下来的江山,十分重视骑射本领,这也是康熙帝最为看重的技能之一。

其实清朝到康熙帝这里,努尔哈赤啊,皇太极啊,顺治帝啊,这四位个个都精通骑射本领。其中三位均御驾亲征,带兵冲锋在前,奋勇杀敌,据传努尔哈赤就是带头杀敌时,被红夷大炮击中,回去后不久重病身亡。

皇太极曾经训斥部下:

“若不亲率士卒骑射,教演精勤,孰肯专心嘻武事,平日即未娴熟,一旦遇敌,何以御之?”

八、

即使是顺治帝,也是自幼精于骑射,弓法娴熟,他入主中原后,也是明确规定:

“凡八旗官兵,皆训以骑射。”

甚至后来郑成功北伐金陵的时候,他非要御驾亲征,被孝庄拦住后,顺治帝一怒之下劈开了一把宝座。

康熙帝更甚,弘历拍他马屁说,皇爷爷一生射杀了一百三十五只老虎,一百三十二头野猪,九十六匹狼,二十五只豹,二十头熊啥的。也并非是完全杜撰,因为他的这句台词,就是《清圣祖实录》里面的原话。

所以,到康熙帝这里,清朝的历届帝王都是能征善战的,更不用说射猎本领了。

剧中的这场射猎活动,众位皇子均表现不凡,每个人都有收获,老十三胤祥更是射杀了十八只野兽,老八胤禩别看文弱,人家也生擒了十一只。

可是,如果老四胤禛上场了,他能有多大收获呢?

这就是老四胤禛的聪明之处,貌似他是因为大病初愈拒绝参赛,其实背后也藏着他的大秘密!

啥秘密?

技不如人!

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如果老四胤禛参加了这次射猎活动,那么他空手而归的可能性极大。到时候出丑的可就不是其他皇子了,老四胤禛也将榜上有名,必然也会让康熙帝失望万分。

一开始看到这段剧情确实疑惑,直到西北战事再起,康熙帝要从皇子中挑选一位任大将军王时,我们才第一次见到老四胤禛搭弓射箭,展示武艺。

九、

我(杨角风)还特意截了一张全景图,大家看看,这个距离有十米远吗?

要知道清朝的武举考试,是骑着马射箭,而且跑道距离靶子有五十米远。雍亲王这是站着射,距离这么大的靶子也就十米不到,可惜射出的箭就跟窜天猴一样,到处乱窜,既无力量,也无准星。

在历史上,雍正帝的武艺也是战五渣,在清朝所有受过正式骑射训练的帝王中排名垫底。至于同治帝、光绪帝、宣统帝已经不在评比范围了,他们连正式骑射训练都没有,也没有自己的专属弓箭。

雍正帝使用的弓箭是四个半力弓,仅比宠爱慈禧,还吸大烟的咸丰帝的四个力弓强那么一丢丢。说白了,这种力道,放在清朝前期,吃饭你都得跟孩子一桌,这种力度的弓就是小孩子的玩具。要知道,就连顺治帝,人家用的弓箭都达到了七力。更不用提康熙帝的十五个力硬弓了,现如今的故宫里就有康熙帝平时常用的十一个力弓。

剧中的老四胤禛也从来未展示过武艺,即使在江夏镇张老汉家,见胡教头调戏阿兰,自己气得说话都哆嗦了,也只是喊老十三胤祥动手:

“老十三,去教训教训那个畜S!”

所以,老四胤禛得在康熙帝面前藏拙,尽量展示自己的优势,而避免展露自己的劣势。

后来朝廷上下都觉得老十四胤禵夺嫡概率最大,也是基于这方面的考量,毕竟大清传到雍正帝之前,每位帝王的骑射本领都不差。

十、

即使雍正帝继承了皇位,也非常重视八旗兵的骑射本领,并多次发布相关的命令。但他在位的十几年时间,却一次没有出过远门,更不用提去木兰秋狝了。

这跟他骑射本领较差的关系很大,毕竟都当皇帝了,可不能去围场上丢这个人!当然,也跟他自身的性格有关,朝廷一堆烂事要处理,也就没有心情去围猎了。

好在他有一个好儿子,也就是弘历,未来的乾隆帝,人家即位以后,把雍正帝荒废的出巡又捡了起来,并直追皇爷爷的业绩。

在剧中,这方面的内容也有体现,虽然老四胤禛的表现不太让康熙帝满意,但弘历的表现他很满意啊。既然皇位的传递一时在众皇子面前拿不定主意,那就看皇孙呗,显然弘历这个小皇孙越看越喜欢。

于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康熙帝又教弘历写字,又教弘历练武的。到西北战事再起之前,小弘历已经能拿着剑跟康熙帝比划几十个回合,而不落下风。

面对西北战事再起,康熙帝就说了:

“如果再早上它个十年,朕又何须指派他人,别说一个小小的准格尔,再来个十个,八个……”

随后无奈的挥了挥剑,叹了一口气:

“咳,垂垂老矣!”

紧接着又招呼弘历离开,说今天就练到这儿了,并给了康熙帝注视弘历远去的一个长镜头……

这恰恰说明,要么西北战事早十年起来,要么就晚十年起来,前者有朕在,后者有皇孙在,那也就不怕了!

所以,老四胤禛在热河狩猎场上拒绝参加射猎比赛,原来背后竟然藏着这么多心眼儿,实在是令人佩服啊。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