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欲望2:于海鹏拒绝宇哥的要求,展军毛遂自荐

欲望2:于海鹏拒绝宇哥的要求,展军毛遂自荐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biMDogHt6FeqE1lEcny6GrlS

道不同,不相为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话更多的是警示做坏事的人。其实对于好事、善事也一样。只不过有的人不懂得感恩,不知道报答,从而装作不知道。也有的人出于一种嫉妒,见不得你好,不说你的好。这是人性。话没有白说的,事没有白做的,钱也没有白花的。于海鹏说:“做生意,要以仁义和诚信为本。邢老二曾经有恩于我,我不但不报恩,反过来还去打他,人家会说于海鹏就这德性啊?这不是农夫与蛇嘛。将来谁还会跟我合作?”小宇一听,“你还是没看清形势。眼下这个社会,是你跟谁好就有用的吗?你不得往背景上看吗?他有什么背景?”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宇哥,他没有背景,你掐他呗。你怎么掐他都有理。我掐他就不行了,名不正,言不顺。”宇哥一听,“行。我听明白了。你于海鹏现在大了,认识的朋友多,黑白两道,认识的人也不少,没人能叫得动你了。一点没把你宇哥放在眼里,是这意思吧?”“宇哥啊,你这不是骂我吗?我于海鹏能大到哪去?再大不也在你手掌心里吗?”“今天我就提到这,先吃饭话吧。你回去再考虑考虑。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内,行与不行,你给我回个信。我对你的同意是满怀期待。来,吃饭吧。蓝刚,川菜。”“嗯嗯嗯。”酒杯一端,宇哥也不再提那事了。一个小时后,饭吃完了,于海鹏起身告辞。小宇又提醒了一句,“海鹏,记得给我消息。”“你放心,宇哥。”第三天中午,于海鹏把电话打给加代,把事情告诉了加代。加代一听,说道:“鹏哥,不能去。你替他把事办了,他甩甩手,走人了,你惹一身骚。”“我知道这事不能给他办,但是不给他办,我就是得罪他了。”“你别怕得罪他?我们什么事看不明白?对于好样的,我们怎么去维都可以,哪怕给他钱花。对于操蛋的,拿我们当SB的,我们维他干什么?有钱没地方花了?小宇是大少,就没有别的大少了?没有比小宇硬的了?真把你逼急了,你就拿出一二十亿,找个牛逼的顶他。他小宇是个什么呀?”“是,但没到万不得已,他也不会。”“我是说将来如果真要是有那么一天,你明白就好。”“我明白。代弟,你这一说吧,我心里边敞亮多了。我愿意跟你这种豪情万丈的人聊天。”“哎呀,你别捧我,你明白就好。那我就撂了啊,千万不能去啊。”“知道。”于海鹏又把电话打给了小宇,“宇哥。”“你说。”于海鹏说:“这事我实在是无能为力,我帮不上忙。”“啊,那挺好,那不错呀,那拉倒吧,你忙你的吧。这事我再看吧。实在不行,我就不办了。也无所谓。”“宇哥,要不我不打他,我想想办法给你找个面子。”
“有什么办法?”海鹏说:“我去一趟大同,我把他领过来,给你道个歉,服个软,给你一点补偿,你放他一马,行不行?”“用不起你,你忙你的吧。海鹏啊,我不是没给你机会,我给你机会了。我是第一个让你给我办,但是你一点也没瞧起你宇哥。既然你不给我办,那你就忙你的吧。”“哎。”放下电话,于海鹏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是个拼爹的年代,有个好爹真行啊。”于海鹏深有感触,就像这小宇这样的,没有个好爹,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于海鹏拒绝了小宇的橄榄枝,不是失去了一次和小宇接近的机会,而是加剧了和小宇间的不和谐。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个事,于海峰没管。大概过了一个礼拜,邢老二把电话打给了于海鹏,“于总啊。”“邢老哥。”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弄老二说:“什么话不说了,好兄弟,你二哥电话里感谢的话就不说了。你随时来大同,我都招待你。我们哥俩是一辈子好兄弟。太多的话我不说了,你做过什么,说过什么我都知道。够用啊,兄弟。”“哎呀,二哥,应该的。”“行了,等我不忙了,我去看你去,兄弟啊。”“好嘞,二哥。”海鹏挂了电话。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舔狗。宇哥这样的身份,身边会有无数的舔哥。这一天下午三点,管家老胡正在跟宇哥汇报工作,电话响了,老吴拿起来一看,“宇哥,我接个电话。”宇哥一摆手,“去吧。”来到走廊,老吴一接电话,“你好。”“你好,请问是胡老板吗?”“你是哪位。”“胡哥,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展,我叫展军。我就山西太原的。胡哥,我身边好几个大哥一直想把我推荐给您,但是最近我在养伤,一直也没跟您联系。这今天外伤好点了,我想跟胡哥见一面,也不知道胡哥方不方便。如果方便的话,我订个位置,晚上我请胡哥吃饭。”胡哥一听,“展军?你是前段时间刚放出来那个?”“是我,是我是我。”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啊,你有两个大哥跟我提过这事,说你人挺好的,说你挺有氛围。打电话什么意思?”“这样,胡哥,我请您吃饭。”“你跟我说话,用不着整那些子虚乌有的,直接说事。你也知道,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吃饭是最没用的。没有用的饭局,我从来不参加。”“胡哥,今天我就毛遂自荐了。我没别的,我现在在太原氛围肯定是有,我的名气肯定也够,但是我缺少这么一位大靠山。”

道不同,不相为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话更多的是警示做坏事的人。其实对于好事、善事也一样。只不过有的人不懂得感恩,不知道报答,从而装作不知道。也有的人出于一种嫉妒,见不得你好,不说你的好。这是人性。话没有白说的,事没有白做的,钱也没有白花的。

于海鹏说:“做生意,要以仁义和诚信为本。邢老二曾经有恩于我,我不但不报恩,反过来还去打他,人家会说于海鹏就这德性啊?这不是农夫与蛇嘛。将来谁还会跟我合作?”

小宇一听,“你还是没看清形势。眼下这个社会,是你跟谁好就有用的吗?你不得往背景上看吗?他有什么背景?”

“宇哥,他没有背景,你掐他呗。你怎么掐他都有理。我掐他就不行了,名不正,言不顺。”宇哥一听,“行。我听明白了。你于海鹏现在大了,认识的朋友多,黑白两道,认识的人也不少,没人能叫得动你了。一点没把你宇哥放在眼里,是这意思吧?”

“宇哥啊,你这不是骂我吗?我于海鹏能大到哪去?再大不也在你手掌心里吗?”

“今天我就提到这,先吃饭话吧。你回去再考虑考虑。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内,行与不行,你给我回个信。我对你的同意是满怀期待。来,吃饭吧。蓝刚,川菜。”

“嗯嗯嗯。”

酒杯一端,宇哥也不再提那事了。一个小时后,饭吃完了,于海鹏起身告辞。小宇又提醒了一句,“海鹏,记得给我消息。”

“你放心,宇哥。”

第三天中午,于海鹏把电话打给加代,把事情告诉了加代。加代一听,说道:“鹏哥,不能去。你替他把事办了,他甩甩手,走人了,你惹一身骚。”

“我知道这事不能给他办,但是不给他办,我就是得罪他了。”

“你别怕得罪他?我们什么事看不明白?对于好样的,我们怎么去维都可以,哪怕给他钱花。对于操蛋的,拿我们当SB的,我们维他干什么?有钱没地方花了?小宇是大少,就没有别的大少了?没有比小宇硬的了?真把你逼急了,你就拿出一二十亿,找个牛逼的顶他。他小宇是个什么呀?”

“是,但没到万不得已,他也不会。”

“我是说将来如果真要是有那么一天,你明白就好。”

“我明白。代弟,你这一说吧,我心里边敞亮多了。我愿意跟你这种豪情万丈的人聊天。”

“哎呀,你别捧我,你明白就好。那我就撂了啊,千万不能去啊。”

“知道。”于海鹏又把电话打给了小宇,“宇哥。”

“你说。”

于海鹏说:“这事我实在是无能为力,我帮不上忙。”

“啊,那挺好,那不错呀,那拉倒吧,你忙你的吧。这事我再看吧。实在不行,我就不办了。也无所谓。”

“宇哥,要不我不打他,我想想办法给你找个面子。”
“有什么办法?”

海鹏说:“我去一趟大同,我把他领过来,给你道个歉,服个软,给你一点补偿,你放他一马,行不行?”

“用不起你,你忙你的吧。海鹏啊,我不是没给你机会,我给你机会了。我是第一个让你给我办,但是你一点也没瞧起你宇哥。既然你不给我办,那你就忙你的吧。”

“哎。”放下电话,于海鹏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是个拼爹的年代,有个好爹真行啊。”于海鹏深有感触,就像这小宇这样的,没有个好爹,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于海鹏拒绝了小宇的橄榄枝,不是失去了一次和小宇接近的机会,而是加剧了和小宇间的不和谐。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个事,于海峰没管。大概过了一个礼拜,邢老二把电话打给了于海鹏,“于总啊。”

“邢老哥。”

弄老二说:“什么话不说了,好兄弟,你二哥电话里感谢的话就不说了。你随时来大同,我都招待你。我们哥俩是一辈子好兄弟。太多的话我不说了,你做过什么,说过什么我都知道。够用啊,兄弟。”

“哎呀,二哥,应该的。”

“行了,等我不忙了,我去看你去,兄弟啊。”

“好嘞,二哥。”海鹏挂了电话。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舔狗。宇哥这样的身份,身边会有无数的舔哥。这一天下午三点,管家老胡正在跟宇哥汇报工作,电话响了,老吴拿起来一看,“宇哥,我接个电话。”

宇哥一摆手,“去吧。”

来到走廊,老吴一接电话,“你好。”

“你好,请问是胡老板吗?”

“你是哪位。”

“胡哥,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展,我叫展军。我就山西太原的。胡哥,我身边好几个大哥一直想把我推荐给您,但是最近我在养伤,一直也没跟您联系。这今天外伤好点了,我想跟胡哥见一面,也不知道胡哥方不方便。如果方便的话,我订个位置,晚上我请胡哥吃饭。”

胡哥一听,“展军?你是前段时间刚放出来那个?”

“是我,是我是我。”

“啊,你有两个大哥跟我提过这事,说你人挺好的,说你挺有氛围。打电话什么意思?”

“这样,胡哥,我请您吃饭。”

“你跟我说话,用不着整那些子虚乌有的,直接说事。你也知道,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吃饭是最没用的。没有用的饭局,我从来不参加。”

“胡哥,今天我就毛遂自荐了。我没别的,我现在在太原氛围肯定是有,我的名气肯定也够,但是我缺少这么一位大靠山。”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