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短剧行业,如何直面内卷?

短剧行业,如何直面内卷?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YdYzs1VhvqApsM1zedZDEbsD

短剧混战高峰期,头部公司CEO的思考:30部同时开拍,员工人数短时间激增如何直面内卷?


短剧的发展实在太快了。

去年还是“短剧元年”,今年就已经进入了混战高峰期,入局者众多,竞争渗透到行业的方方面面。而先行者已经逐渐聚集成头部平台公司,活跃在行业的每个环节,比如山海星辰的业务就涵盖了从剧本创作、拍摄制作到投流运营。

在这短短两年时间內,业内的公司大多经历了急剧扩张,这种扩张并不是单一层面的:

• 山海星辰的总员工人数从300人发展至如今的700 ,增长两倍有余;

• 丰行文化的项目常常多线并行,巅峰期有30部短剧在同时拍摄;

• 麦芽传媒高峰期一个月招聘几十人入职,面试超过上百人;

这就是头部短剧公司的现状,无疑向外界展现了短剧爆火的另一面——在这个需要抢时间的行业,“效率”是一家短剧公司的决定性竞争力。

欲工其事必先利其器,这样的背景决定了短剧公司需要的是能跟得上行业日新月异变化、能让公司短时间内起飞的工具。短剧自习室注意到,目前Top 15中有8家短剧公司都跑在飞书上。结合我们自己平时的使用体验来看,比如在云文档上写稿,能够实现多人协同,以保证团队内部的高速运转。这也让人不禁好奇,对于头部短剧公司来说,飞书会是综合提效的答案吗?

疯狂扩张背后

头部短剧公司焦虑求变

早在2021年12月,原本以广告业务为主的丰行文化就接触到了短剧赛道。

就像是拿了大男主文的剧本,丰行文化在2022年蛰伏了一整年,埋头拍剧,却只得了出品方一句“你们拍的片子质量真可以,但就是一直不爆。”

丰行文化的创始人李涛坦言,当时确实为此苦恼过。但基于对市场的判断和对短剧的看好,他没有放弃这条赛道。

而成功的果实也没有辜负行路者的坚持。 2023年2月,丰行文化迎来了短剧作品的五连爆,接着便是《北王刀》《万人之上》《无双》等引发行业关注的爆款代表作。其中,《无双》充值金额8天破亿的记录至今未被打破。

(丰行文化《无双》庆祝海报)

“《无双》爆的当天晚上,我跟我的兄弟们喝酒庆祝,非常开心。我跟他们讲,取得这样的成绩一定要骄傲,但是不要对外,放在自己的内心。我们现在已经被推上山顶,看到的风景一览无余。但山顶的风也很大,被吹下来会摔得很惨。” 李涛深知,爆款只是一个开始,昙花一现的爆款并不少见,爆款之后的公司发展才是根基。

在这个过程中,丰行文化的扩张肉眼可见,2023年8月尚且只有两个短剧制作组,四个月后便增加到8个组,一下子翻了四倍。

这是非常有短剧特色的发展进程——速度极快、时长极短,李涛开始感受到管理半径突然延长带来的压力。

而这种压力并不独属于丰行文化,山海星辰董事长周培金也有类似的经历。

成立于2021年年中的山海星辰,是更加年轻的公司,创始人是网文作家出身,笔名就叫“山海”,在把小说业务做到全国前列之后,高层嗅到了短剧市场勃发的气息,于是开始进行新赛道的转型和扩张。凭借一直以来做内容的先发优势,山海星辰很快成为了日常爆款上榜数量在前十的平台方,产出了《家父镇北王》《孤单旅行团》《陛下,臣真的是忠臣啊》等爆款短剧,直至目前拥有了超过700名的员工规模,并且成长为了集内容、制作、投放运营一体化,凭借各板块优势形成高度闭环的短剧平台公司。

(山海星辰相关短剧海报)

但回看整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在发展到300名员工左右时,周培金发现,随着公司飞速成长,异地五城的沟通和协同难题亟待解决,缺乏统一的办公软件来确保信息的准确传递与快速响应。

这样的情况其实很好理解。头部短剧平台公司并不是一开始就是头部短剧平台公司,它们在短短两年内经历了跨行转型、组织扩张的高速发展期,短剧行业高速发展,项目和人数激增,进而便会自然地出现管理层面的不适应。

正在摸索组织变革的周培金和同行交流过程中时不时会提起这个困境,希望可以找到答案的灵感启发。一次偶然的交流机会,他接触到了飞书,“当时听了一句话,‘先进团队,先用飞书’。”

周培金对飞书所宣称的能全面促进集团内部体系搭建、流程深度优化,并为高层决策提供便捷性深感认同,便抱着试试的心态在公司内部启用了飞书,希望可以借飞书的功能辅助各环节实现精细化梳理,激发年轻人才的创意和潜能。

这一决策让山海星辰的管理层亲身体验到了飞书带来的“甜蜜”变革,“我们每天一起床就可以看到集合了团队核心数据的仪表盘,一目了然地掌握团队的最新动态,包括前一日的营收概览、业绩亮点及潜在挑战等关键信息。这种一体化的数据展示方式,不仅提升了信息获取的时效性与准确性,还使管理层能够迅速响应市场变化,做出更加精准的战略决策。”

(多维表格仪表盘帮助周培金统计、 汇总团队核心数据)

显然,对于一家短剧公司的创始人来说,管理半径扩大、管理流程失灵都是高速扩张的副作用,但发展不能止步,困境难以避免,组织变革的探索是公司进一步发展的必然,管理层只能去适应,而选对工具无疑是一种“捷径”。

正如麦芽传媒创始人何云长所说,在管理的过程中,从100人到200人,甚至于从30人到80人,管理的模式和挑战都是不同的,需要不断调整和迭代。

他阐述了自己关于规模化管理的思考:一是文化支撑,加强企业文化的宣贯和落地,打造扁平化、高效透明的组织,为年轻员工群体提供更具发展空间的舞台;二是体系化管理,从各个层面优化管理能力;三是数字化工具,提升管理效率。

如果说文化和管理能力因人而异,那么工具层面的答案无疑是很方便被借鉴的,麦芽传媒亮出的选择同样是飞书。

这家从短视频MCN转型过来的公司,旗下账号粉丝8亿,日均播放量高达110亿,已经出品了《长公主驾到》《我是妈妈》《长风踏歌》等爆款短剧作品。其曾在短视频爆发时代摸爬滚打,经历的行业竞争并不亚于当前的短剧赛道,对于效率有更加切身的体会,也更早地经历了急剧扩张带来的管理压力。尽管如此,何云长也在公司员工规模跨越2000大关时感到焦虑。

(麦芽传媒相关短剧海报)

基于自家业务集中在抖音平台,何云长开始去了解字节跳动的管理模式,便也就知道了飞书的存在,并意外发现飞书的办公理念和自己所需要的管理理念高度契合——都是为了工作效率和落实企业文化服务。于是,麦芽传媒果断向飞书靠拢,一用便是三年。

学习飞书文化的第一步,先让公司全员都用上飞书。为此,麦芽传媒还特地开展了“效率先锋”活动,通过对员工进行精神和物质上的双重激励来推动全员上飞书。而在后来,麦芽传媒的短剧业务也主要依托抖音播放,使用飞书更加顺理成章,就像家电“全家桶”能更加好使。

在何云长看来,在没有使用飞书以前,规模扩张速度惊人的麦芽传媒面临着企业管理理念和动作被稀释的问题。“使用飞书以后,我觉得我们每个人的自驱力更强、效率更高、信息更透明,这是最大的收获。”

可见,头部短剧公司们存在着激烈的竞争,但痛点却是一致的。因此,热衷于学习其他公司管理方式的李涛,在了解到很多公司都使用飞书之后,也做出了决定,“组织不断变大,怎么让制作效率提高、让各部门之间合作更高效,是我选择飞书的主要原因。”

李涛带头用飞书,并希望在两到三个月之后,公司都能“用爽飞书”。这种紧迫的期待,或许也在一定程度上透露出头部短剧公司的竞争进入了白热化。

头部短剧公司直面“内卷”

短剧行业的竞争并不只是在公司业务层面,有时候还在于创始人身体素质的比拼。

为了高强度工作,李涛过去两年丝毫不敢懈怠,不断挤压休息时间,曾经爱好的足球、篮球也被搁置已久,直到不久前体检报告出炉,丰行文化几位合伙人的健康亮起了黄灯。

经此一事,李涛意识到工作和生活需要分开,除了要求公司成立篮球队、足球队之外,他更加重视起工作上的时间规划,希望可以更高效地完成工作,把一些时间还给生活。

但头部短剧公司要维系住排位优势,就不得不直面“内卷”,甚至是行业之最。

• 卷周期

众所周知,短剧的制作周期非常短,但环节还是那些环节,单从剧本选择来说,就包含了筛选-竞选-确认三个步骤。所以,从剧本、选角到拍摄和后期,很多节点都需要同时进行,协调效率具有决定性意义。

2024年4月,已经手握爆款成绩的丰行文化同时开拍13部剧,是有史以来单月开拍项目最多的时候,李涛马上就注意到,前期统筹协调出现了问题。

(拍摄现场照片)

彼时,丰行文化的管理层内已经讨论过一段时间要不要使用飞书,十三项目同开成为了契机,“我也很焦虑,我就跟前期的几个负责人讲,我们向管理要效益,你现在乱说明还是管理出问题,怎样能提升你的管理效率?人不行,那咱用工具嘛,或者咱用工具帮人来做管理。”

出于这样的考虑,丰行文化趁机启用飞书,借助其在线表格功能,实时更新项目大计划表,管理层可以在同一个表格中掌握所有项目进度,只需要置顶项目大计划群聊就能随时查看最新计划,提前设置好权限就能支持外部演员查看,而不需要另开表格,徒增管理步骤。

此外,丰行文化还用上了飞书的多维表格 云文档组合功能,搭建场记管理表,场务人员可以随时用手机在线编辑场记,每日上传留存,方便后续管理。

拍摄完成之后,便进入了后期制作阶段,这一阶段决定了短剧的上线效率,非常考验剪辑速度。而后期制作过程中经常涉及跨部门沟通,李涛发现全靠人工通知来做排期和审核跟不上项目推进。

而此前的多次采访中,李涛都表示剪辑是一个技术工种,是需要带着脑子和创造欲、创造力创造去完成的一个工作。因此,他并不希望公司的剪辑是被动的,而应该能够主动去推进后期制作进度。

丰行文化尝试着依然借力飞书的多维表格,一口气建立起后期反馈表、审核排期表、后期工作任务管理表等多个表格,将后期制作需要多方反馈的信息收集到一个多维表格中,由机器人自动通知到人、催促处理、拉群沟通、提醒汇报等,保障处理结果留痕以便后续复盘、随时查看环节进度以避免重复沟通、一项目一群以减少缺漏。这样一来,每个人都可以各司其职,每个环节都丝滑地衔接起来,李涛也终于体验到对13个项目都心中有数的管理快感。

(李涛使用多维表格仪表盘进行项目管理)

这种流畅感是高效的体现。当公司在前期的缓慢发展中,环节之间的不和谐并不会过多展现,而短剧公司需要的是极致的效率,管理者希望全员加速前进,环节链接上的卡顿就会暴露无遗,高效意味着这种卡顿不断趋于零。

用一部短剧的北极星指标“第30集”来举例,这个节点通常要发挥驱动播放量、收藏量、带动的应用下载量以及观众付费意愿上涨的作用,是一部短剧的盈利关键,在某种意义上说决定了一部短剧的生死。关键节点要求了更高的执行效率,也就是说,审批速度要快,数据归拢速度也要快,以尽可能压缩时间来最大化收益。

怎么做?飞书多维表格再次成为解决方案——一旦达到“第30集”,自动化通知相关成员,审批通过后实时更新并推进到下一个人,环环相扣,加速爆款制作。

(图片中的自动化流程能直接实现触发发送消息)

“卡顿”还会发生在繁琐的会议和无效的等待中。

但诸如凑不齐人、开不了会、推不了项目,这些在何云长看来都是可以解决的小问题,“借助飞书妙记,我们随时随地都可以开会。我有时候开玩笑说我坐在出租车上,戴个耳机,就得跟团队开会,在信息共享上面也是非常的高效。”

在长达三年多的飞书使用经历中,何云长觉得最好用的就是飞书的OA审批系统,麦芽传媒依托其开发了很多实用软件,比如日报周报、OKR目标管理系统等,能够实现会议的数字化呈现,以及1V1、培训等内部管理动作。

“在传统的管理理念里,一个人最多直接管理十个人以内,但是我直接管理着20余位员工。”何云长对于飞书的提效很满意。

• 卷要素

一部短剧的成功要素之一,甚至可以说是立身之本,便是内容。

周培金指出,目前行业的测出率只有5%-10%,想要收回成本的难度更大了。在这样的行业背景下,“精品化”成为大势所趋,“短剧行业已从混沌走向秩序,很多观众已经完全接受了精品化的内容,未来低质量的产品肯定会没有市场,最终一定会转化到精品制作。”

这种判断并非空穴来风。行业发展至今,无论是主旋律提倡,还是各种行业大会、分析报告,大多都会提及“精品化”这个关键词。而从制作层面来看,剧本创作是一部短剧的地基,其质量对短剧品相有重大影响。

山海星辰单剧本创作环节就需要经过三道关卡——首先,编剧创作完成后需要由总编带着精修;其次,总编需要进一步优化故事性等整体性环节;最后,剧本会来到制作部,用镜头、场景思维去完善细节。

高效而精细的流程管理是山海星辰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周培金作为这一战略的推动者,分享了两点显著成效:

其一是编剧们直接在飞书云文档上实时更新剧本内容,让总编能够随时随地跟进项目进度,确保内容质量与方向符合预期,还极大地降低了传统文件管理中易出现的丢失或版本混乱风险;

其二是飞书的任务管理器成为编剧个人成长的助手,编剧们能够借此清晰地规划自己的项目任务,设定具体目标与截止日期,实现自我迭代与督促,促进个人能力的提升,“从内容部门的角度来说,这种自我驱动的文化氛围,为山海星辰的创作生态注入了新的活力与灵感。”

(山海星辰使用多维表格搭建剧目审核系统)

值得注意的是,内容精品化会催生另一个行业内公认的痛点——演员管理。

在行业发展早期,短剧的制作相对粗糙,短剧演员凑合着胡乱用的问题并不少见。而现在,短剧质量提升,观众也开始逐渐拿着放大镜追剧了,演员管理迅速被提上日程。

当前,同时在拍的短剧项目非常多,涉及的演员也多,存在不同项目交叉包含很多相同演员的情况,尤其是群演非常难管理,但如果要再开发一套软件系统,则可以预想到其麻烦程度以及高成本。

基于此,短剧自习室了解到,头部短剧公司们都开始做同一件事,即搭建自己的演员库。

乍看不足为道,但其实这一举措关乎一家公司的资源沉淀。

目前,麦芽传媒自有演员和外部合作演员、群演共计超1000名,传统的管理方式在高流动速率和激增人数影响下明显失灵,数字化是必然要求。何云长找到的解决办法是借助飞书多维表格给演员们打标签,包括风格定位、擅长题材、角色类型等,“通过这样一个在线的资源库,我们的每一位制片都能够根据需求很清晰地进行筛选。”

(麦芽传媒演员库)

无独有偶,丰行文化也在借助飞书建立演员库,方便新入职的统筹或者制片迅速上手。李涛介绍道,即通过提前标注如50岁男性、适合演反派等信息,新入职人员可以根据剧本描述在演员库里检索并挑选合适的演员,“可以直接看到标价和联系方式。不用再像以前那样口口相传,互相推人。”

• 卷人才

短剧行业竞争白热化,95后新锐人才聚集,除了做好周期管理和要素管理,各方对人才资源的可持续也愈发重视。头部短剧公司更是如此,管理者不仅要会管业务,还得懂得管人。

何云长曾指出麦芽传媒在人才培养和发展方面的不足,比如培训和文化体系不完善、新员工融入慢等。针对这些短板,麦芽传媒在飞书上挨个补齐:培训不行,那就通过飞书把复盘总结在线化呈现和留存,直接模拟实战;文化不够,融入太慢,用飞书造“麦芽学堂”,用“麦芽学堂”深化员工的行为、价值观培训。

这些都是融入到一家公司日常发展的管理细节,那么放在公司的整体架构中呢?

周金培敏锐地洞察到了飞书在构建和优化人事体系方面的潜力,“飞书在人事管理的各个环节,从面试初试到员工入职,再到后续的薪酬体系管理,都为我们带来了诸多便利与效率提升。”

这个评价是很高的,因为大多数工具只有单方面的功能,能够成体系发挥作用的并不多。

目前,山海星辰员工数已增至700人,是起初的三倍多。但在熟练运用飞书后,管理负担并未增加,周培金甚至感受到,管理的顺畅度比以前更好。

(山海星辰飞书招聘)

飞书对搭建、优化公司体系的作用可见一斑,能够让管理变得更加精确和简洁,也就能够为公司以及管理者抢到更多的时间。

当公司在飞书上跑起来,李涛终于重拾了热爱的踢球,“我认为飞书提升了我们整体的工作效率和管理能力,我们也要学会科学高效地规划时间和用好飞书。效率提升的话,会让我有充足的时间去踢球,这就是飞书改变了我的生活。”

头部短剧公司找到新的增长曲线

在短剧行业,抢时间是高频词汇。

无论何时,头部公司总是需要接受无数后来者的挑战,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截止2023年11月,我国现存短剧相关企业7.62万家。这意味着,头部短剧公司不能只是维持地位,还应该继续向上,从现有业务中找到新的增长曲线,比如提效。

短剧自习室了解到,头部短剧公司先后走进飞书的出发点正是来自对协同提效的渴望,尽管这并不容易。

丰行在推动公司上下使用飞书时也经历了水土不服的阵痛期,但李涛坚持让公司员工克服这种不适应。

这是头部短剧公司探索组织变革的具象化。

在短剧行业急速扩张中,内容精品化被反复强调,高效的组织变革探索必不可少,但迈出这一步需要勇气和坚持。 就像山海星辰拍摄第一部短剧时,“市面上一般都是以2、30万左右的制作费来拍摄一部短剧,当时我们就勇敢迈出了一步,拍摄了第一部超过50万的微短剧,当时我们也是第一个在后期使用特效的短剧机构。”自此之后,短剧江湖里便有了山海星辰的姓名。

巧合的是,这和周培金曾经阐述过的“山海星辰”名称寓意恰好相符——穿过人山人海,只为奔赴山海,带着动力闯入短剧赛道,带着决心选择飞书,往更加广阔的天地去。

何云长也表示,“我们已经决定了要使用飞书,这家公司从上到下,至少从创始人到核心管理层,一定要想清楚我们做这件事情的,为什么做这件事情?那一旦决定做,就下决心一定要把它做好。"

在何云长看来,飞书可供挖掘的空间和功能还有很多。那么,如何去更好地使用呢?从投入使用开始,“先改变一个人的行为,自然就能改变一个人的思维。”

综上所述,短剧行业仍然在迅速增长,入局者需要面对的是高效难题,必须比同行高效,也比过去的自己高效,才能应对多线并行的项目、精品化的内容趋势以及更复杂的人才管理。这都对协同和管理提出了高要求,值得注意的是这种高要求并不局限于短剧行业,而飞书正在帮助企业解决这些难题‍。

文章来源:短剧自习室 作者:陈出木

媒介合作联系微信号|ciweimeijiejun

如需和我们交流可后台回复“进群”加社群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