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长相思 第二季》张晚意演技大赏:开幕暴击,百变玱玹

《长相思 第二季》张晚意演技大赏:开幕暴击,百变玱玹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wRWhzKMnjABdYdQ7WefcWvpa

第一季结束的时候有人问我最期待第二季的哪个男角色?我毫不犹豫地回答玱玹。因为从第一季后半段玱玹的事业线彻底展开后,事业与爱情的拉扯给予了这个角色复杂的多面性,而张晚意的细腻演技赋予了这个角色远超小说文字刻画的立体感。相比原著故事,玱玹这个角色对我来说更像是全新的刻画。

玱玹的每一场戏,都有很复杂的情绪转变,他对不同的人和不同的事,态度是有很微妙的区别的。

(1)继位成功,紫金宫石阶夜谈

最开始玱玹与小夭的对话是兴奋的,把酒言欢,带着些得意与骄傲,因为他赌对了外爷的心思。这是男人的炫耀,也是想吸引女人的崇拜。

然后他提到了外爷,提到了西炎的规划,玱玹的情绪变得很郑重,这是谈正事的严肃,以及他对外爷由衷的敬佩与感激。

接着小夭归还木若花,玱玹的最初反应是愣神,在听完小夭的解释后,张晚意有个嘴角微微上扬的动作,然后才是落寞。这个瞬间的笑容是很灵动的,这是玱玹听到小夭理由的最直观反应,小夭不是不愿意收玱玹的礼物,而是她站在玱玹的角度上认为木若花对玱玹更重要,这是小夭对玱玹的呵护,小夭把他放在心里,所以玱玹的瞬间反应是开心的。然后逻辑运转,他再意识到小夭就是他最爱的姑娘,所以情绪才转为落寞。憋了好久,“我”了半天,终于调整好情绪很勉强地挤出一句“我很感激你”。说完这句话后又附赠了一个微笑,这是典型的做贼心虚的表现,生怕小夭看出他结巴的原因。

接着玱玹的脸就转过去了,(之前是与小夭面对面的),灌了自己一口酒,说自己明明站在最高处却没那么开心。都是落寞的情绪,木若花那段的落寞是有情绪把控的,而这一段的落寞却是完全松弛的,整段剧情只有这几句话才是玱玹完全卸下伪装后的自言自语。

然后小夭安慰他说因为成了西炎王,所以担子才更重。玱玹这个时候又面对面转回去了,他很郑重地强调自己当西炎王是为了保护亲人,这一次他的表情很清澈,又有点幼稚,仿佛回到了那个曾经的少年,也说明小妖才是玱玹的初心。

(2)躲女人躲到外爷处

玱玹进门的情绪分为三个步骤。第一步,看到外爷阿念小妖其乐融融的画面,他的第一反应是被这样温馨的情景吸引。第二步,玱玹联想到自己的责任,所以要求自己很认真地把这个画面刻在心底,深情也相应变得很严肃。第三步,刻画完毕,面对属下“跳火坑”的疑问,玱玹笑了笑,一副小孩子你不懂的样子,这是他孤独世界中的开心时刻。

玱玹对几个女人的态度有明显区别,对后宫是敷衍,对阿念是亲人的宠溺,对小妖是格外在乎其反馈。所以他出门后又开始磕磕巴巴地跟小妖解释联姻的事,就是因为他很怕抹黑自己在小夭心中的形象,但很显然,小夭是不明白玱玹的心思的,所以小夭表现得像平常一样,没有任何失落的情绪,也说明她对玱玹没有男女之情,所以才如此不敏感。玱玹的不开心被小夭注意到了,但是玱玹为了死不承认刻意表现出自己开心的样子,然后目送小夭离开,笑容渐渐从脸上消失,不过这一套操作对玱玹来说算是轻车熟路了,在夭玹互动中出现的频率颇高。

(3)收复旧臣,迁都中原

玱玹在朝堂上是能镇得住场子的,任凭下面各种扯皮,他自是有自己的盘算。原著的权谋就写得简单,剧版平移过来也如此,所以整个剧集的重心都是放在刻画情分上。

玱玹劝说西炎长辈时的态度不太一样,属于介于阿念的亲情与爷爷的敬重之间的某种情绪,是在剧集中不常见的一种过渡态度。不过确实说着说着他又变回了王者,回归了野心与霸气。

(4)小夭:不就是失去一个男人

这段剧情没有爆发戏,小夭和玱玹有互相安慰,但一直都在自己的赛道上忍忍忍。这段戏很难演,因为需要男女主双方很严格地配合得恰到好处。内敛的戏很难让观众具体指出哪里很难受,但整段剧情下来就是能感觉到男女主于泥沼中挣扎的无力感。

玱玹为什么问小夭他哪里做错了?就是因为他很清楚小夭那种很难受却不想打扰到别人就拼命忍耐克制的情绪(这对他来说是常态),所以才把祸水引到自己身上,以此来分散小夭的情绪。

小夭说以前那么艰难都挺过来了,但这次涉及到涂山璟,她特别难受。玱玹难受的原因其实就是小夭因涂山璟伤心,虽然他在跟小夭解释的时候移花接木成了母亲。整段戏玱玹有两处眼眶红了,一处是提到母亲,另一处是小夭背过去哭泣时。这段戏是玱玹小范围的情绪波动,有思念,有心疼,有遗憾,也有恨,这些情绪隐藏得太久了,以至于都混在一起,解也解不开。

(5)立后:

这段剧情除了经典的大喘气“你......你觉得呢”,玱玹的情绪是有连续起伏的。

最初他在错口表达想立小夭之后,外爷叨叨只能娶馨悦的理由时玱玹是认真听讲状的,这说明他在短暂的失态后,虽然抵触,但也没彻底逃避这件事。

小夭的突然反对让他生出了希望,他以为是小夭自己不愿意,却没想到小夭只是在替阿念求个机会。乐极生悲让玱玹情绪有些失控,所以之后外爷再叨叨的时候,玱玹明显坐不住了,坐姿动作变换幅度也较大,但他后来还是渐渐平复了情绪,最后扔下一句自嘲的“无所谓”。

小夭不懂玱玹如此莫名其妙的反应,但外爷把一切都看在眼里,所以他急着让玱玹立后,让小夭放玱玹一个人静静,都是在防止节外生枝。

(6)“早点回来”:

小夭的这次告别本来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玱玹就是心电感应似的突然意识到小夭不打算回来了,所以他一路狂奔追了出去。

“一个月后回来吗?”玱玹带着希望问。

“两个月后回来吗?”玱玹调整了一下表情,继续问。

“三个月后回来吗?”玱玹的脸垮了下来。

“那四个月?”玱玹已经板起脸了。

“一年够了吧?”玱玹这话说得已经有帝王气势了。

“那十三个月?”玱玹的这句话比上一句要软一点,估计是意识到了自己的态度有些强势。

“那好,十三个月后我派人去接你回来。”玱玹说这句话时的表情是个假笑。

“十三个月后,我派人去接你回来。”玱玹再重复一遍的时候,语气已经是坚决得不容反驳了。

“如果你不回来,我亲自去五神山接你回来。”说到这句话的时候,玱玹强大的占有欲已经掩盖不住了。

这段剧情是玱玹渐渐暴露本心的过程。小夭虽然不清楚玱玹非要她回去的原因,但她明白玱玹是要求她必须回去的,所以她明知道玱玹不开心,但依旧胡搅蛮缠以逃避定期限,不过玱玹后面的脸色有吓到小夭,所以她有一句台词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换了谄媚哄骗的态度继续说了下去。

第二季开头这三集故事虽然主打叙述,但剧情其实并不平淡,夭玹线很精彩。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