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六兽,老师好!这是四士同堂。

六兽,老师好!这是四士同堂。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9F4wShu435ORyHS7EBrVncWg

《喜人奇妙夜》第二期已经播出啦!许多观众的评价be like:

“隋三藏那个梗笑得我脸生疼”

“盘丝洞的蜘蛛精居然是猪八戒的老姨”

“大家过八十一难都是靠关系啊”

“什么精神状态能想到手里剑和sasiki”

不得不说,刘旸、松天硕、王建华、李治良,他们四士同堂真是上了个大活啊!重新解构经典,攒出了《西游记》前传——在隋朝取经的《八十一难》。

故事大致讲的是:因为八十一难还差一难,几个人想把沙僧推出去当妖怪,但沙僧不愿意伤害他们。他的善良打动了上天,放下屠刀,立地成了佛。可这恰好也是师徒的计划,他们忧心沙僧普通,所以这一世只渡他一人。

作品的结尾还有个彩蛋,如来佛祖的旁白是宇文秋实录的。

“宇文为什么没来《喜人奇妙夜》?”

“他如来。”

据七门的一手资料,宇文妈咪在帮忙配音时,人还在派出所(附近)呢。而巧合的是,《八十一难》在2024年4月27日录制,老师好第一次成组展演在2022年4月28日。

用刘旸的话来阐释,“悟净治好秃头以后,四士同堂带着老师好再一次重返光荣了”。

所以这一期[喜人聊天室]的成分很复杂,我们邀请了主播六兽、刘旸录制无聊斋(bushi)东七门,和两支喜剧小队“老师好”和“四士同堂”一起聊聊过去半年来的九九八十一难。

01

“老师好”找不着老师

“四士同堂”重组出道

六兽:你们为什么来参加《喜人奇妙夜》?刘旸我知道,他不努力会发疯。

王建华:喜欢受虐吧哈哈哈,还是想做点不一样的,以前做过创作和表演指导,但没当过演员。

六兽:打工人大满贯是吧哈哈哈哈哈。

松天硕:我来是因为“没主见”,不像宇文。

宇文秋实:我哪里?不是你抛弃我了吗?他跟刘旸关系比较好啊。

松天硕:呦呦呦,你这话说的,今儿你这劲头不对啊,有点酸。

六兽:不过我真的非常好奇宇文老师为什么不来?

宇文秋实:问问他们为什么抛弃我哈哈哈,其实是因为节目筹备时,我时间确实没凑上。然后个人意愿方面,当时我和天硕都还没拿定主意。

王建华:天硕是很犹豫,最早我和治良就找过他,问要不要参加?天硕说他可能会跟刘旸一起,我俩就,噢!刘旸啊,算了哈哈哈哈。所以最早四人关系是我提的,我们相当于是个重组家庭,我跟治良是一对父子哈哈哈,不是。我跟治良是组队来参加《喜人奇妙夜》的,他们“老师好”始终找不着老师。

然后有一次匹配展演,当时旸哥因为工作不在,就我们仨演,几个人心里都有想法说,要不就四个人组队吧。下台后节目组还说,欸,你们不问刘旸的意见?其实我们是觉得旸哥不可能拒绝的。

松天硕:因为要是拒绝的话就让他走哈哈哈哈哈。

刘旸:我太惨了。但我后来听说这会是第一个四人小组。我就说行,有第一就行哈哈哈。

02

宇文秋实来了

他如来

六兽:这个本子一开始是谁提出来的?

王建华:事情是这样的,和他们碰面的路上,我和治良在想点子,这时候治良觉得还可以对照着看看团体的内容,我们就马上想到了《西游记》,里边的师徒四人是最经典的四人关系。然后他俩听完也觉得很合适,就一拍即合了,前边提的 100 多个game点,大家也就不管了哈哈哈。

六兽:为什么会选择改一个经典作品?

王建华:一方面是这四人关系很明确,不用给观众做过多的建立,一上来大家就能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什么关系。另一方面是我们组的一个先天优势——松天硕老师是“演猴世家”,他从小就演猴。所以这样看,我们至少可以完成好《西游记》里边的一个角色。

六兽:那本子写完了之后,有收到什么反面意见吗?

刘旸:第一点是跟观众无法建立共鸣,观众为什么要看这个故事?可以带入谁?第二点是师徒三人有些太坏。另一个是想加点和职场相关的东西,因为感觉这是一个取经团队,一个工作团队。以及还有,为什么大家只推沙僧?可不可以不那么绝望,再想点别的办法?反正很多很多。

王建华:对,第二点的前提是,我们最早那版是“全员恶人”的,甚至唐僧要逼沙僧吃唐僧肉了。当时观众看着挺好笑的,我们也觉得有意思,但笑完发现不对,像是参加了一场“霸凌”。所以后来大家就琢磨,怎么让这帮人看着可爱点。

治良说,有没有可能唐僧是孙悟空吹出来的一根毛变的,这样他坏就坏了,反正也不是真的唐僧。还想了一个就是,这四个人其实是四只妖怪,他们以为自己是去取经的,所以过程是让沙僧去接受这件事。

最后我是将大家的想法结合起来了,就看作是轮回的几世取经,不是《西游记》演的那一世,而是唐僧的前一世,这样就解决了他既是唐僧又不是的问题。

刘旸:整体的框架出来后,天硕觉得底不太对,他就自己回去写了最后的700多字,然后有句话是:终一生渡世人,终一世渡一人。

六兽:这个算是《八十一难》的深层表达吗?

松天硕:不是,我觉得《西游记》本身就已经非常经典了,能跟不同的人的生活产生连接,每次读都会有一个新的感受。我们只是希望大家看到《八十一难》是什么,那就是什么。有人可能看到孙悟空,那孙悟空的态度就是“人善就不该被人欺”,然后还有猪八戒那句“想改变规则”等等。这些是我们很个人的东西,是大家演的时候自然将当下心情融到人物里,去表达出来的。

六兽:嗯,所以本子的表达是?

刘旸:自律给我自由哈哈哈哈哈哈。

松天硕:gigigigi。烦死了!猴子就是这么笑的!

六兽:那咱们就硬往下。除了孙悟空以外,其他人是怎么分配角色的?

李治良:抽签,直抽的。

王建华:哈哈哈哈没有,当时直人吐槽的角色天硕想让旸哥和治良都试试,然后旸哥试完就不给了(笑),治良说那要不我演唐僧吧?我们就四个人坐一起,一个人码一句话,但过了7分钟发现唐僧一句台词都没有,治良又说要不我还是演猪八戒呢?从第7分钟开始全是唐僧的了哈哈哈哈。而且治良来演猪八戒才是在创造新的人物,很可爱,我们仨来,观众会觉得是在模仿原作,模仿得还很拙劣。

至于我自己的话,因为之前做指导,本职也是导演,所以大家可能觉得比较适合演唐僧,稍微有点领导的感觉。

刘旸:不是,我第一直觉是因为华哥这个人能演得贱嗖嗖的哈哈哈,下次你演白龙马。

松天硕:如果要是宇文在这个作品,你想演谁?

宇文秋实:就白龙马呗,唐僧和猪八戒我也有可能试试,沙僧也行,但我没他这个(肌肉)。

刘旸:虽然我们(假装宇文没来)这样问,其实他也在《八十一难》里,如来佛祖就是宇文老师配的旁白。

松天硕:对,一开始是找阎鹤祥老师和马东老师,然后我这边,就找宇文问了下说你要不要帮我配一个?他留个声音,我们也算是一块儿在一个作品里留下了个念想,而且他确实配得挺像的。

王建华:宇文录的音频上显示的地址还是派出所呢,他都这样了,咱能不用吗?哈哈哈哈感觉是他跟警察叔叔要了个手机:“求求你,我兄弟需要我。”

宇文秋实:是定位定的!

03

“四士同堂”

是“老师好”的精神延续

六兽:你们觉得《八十一难》和“老师好”的作品不同在哪?

王建华:天硕有次说的,我觉得特别有道理,他说原来跟宇文在一块儿时,因为他们都是老北京孩子,旸哥也是老孩子哈哈哈哈哈,在北京时间很长,所以他们三人创排时经常带有地域风格,有一些胡同气。

然后我是东北人,治良虽然是贵州人,但表现出来像是东北人,所以这次我们小队就转变了,一整个大碴子味,全是东北黑土地气质了哈哈哈。可能大家本身的气质不一样,导致作品的气质往两个方向走。

刘旸:我个人的感觉其实也挺像华哥说的,“老师好”的时候演生活戏,但“四士同堂”这回演的概念会多点,有一些质感哈哈哈。如果要做个类比的话,我们“老师好”的作品可能更多都是《虎父无犬子》,“四士同堂”的风格则会偏向《大考结束那一天》。

六兽:人多呗哈哈哈哈哈哈。

王建华:但所谓的质感,是因为蒋龙跟我们说过的一句话,他说,“你们组四个人里边就有两个导演,要是作品里没有导演的巧思,我瞧不起你们”。说完后,松天硕就是一个小道具,他都想让里边充满了巧思哈哈哈。

六兽:我问一下建华,你之前作为喜人的指导,可以给我列几个表演上能指摘的演员吗?

王建华:哈哈哈哈哈哈这问题别问!都很好,都很好。我觉得这个舞台上论一个演员的演技,不是一个很准确的判断,应该是要多维度地看。一个是演员要有创作喜剧的能力,把自己的东西加进剧作里。另一个是演员的必要性,你得突出个人特色。

比如蒋龙张弛、“老师好”、鑫仔哲华,其实他们三组就是完全不同的。单说“逐梦亚军”,他俩表演方式也不一样,我要做的就是让他们在统一一套表演风格里,把自己的特点发挥到最大,那其实就是好的演员。

六兽:所以演技这事儿也不重要,是这意思吧?

松天硕:演技是你的强项和手段,有演技使演技,没演技你使啥都行。

刘旸:使点眼色哈哈哈哈哈哈。

六兽:那宇文老师你觉得他们的状态跟老师好那会儿有什么不一样吗?

宇文秋实:他们的状态确实不像在“老师好”那种,泥潭里挣扎的感觉,挺有心气的,而且我真的很期待他们。我们其实也想做很多尝试,但之前没有完成,可能“四士同堂”会带来更多不一样的东西。

六兽:相当于精神延续。

04

名著是不断改编

仍不失本色

六兽:你们怎么看待改编作品?以前看到会感觉不舒适吗?

王建华:我还好,因为彼得布鲁克在他一本书里提过,说莎士比亚的作品就像一副扑克牌。牌是都设置好了,但怎么打,由每个人决定。所以我觉得经典在于他发明了扑克牌,但也给了我们玩扑克牌的无限可能。

所以每次有人改编的时候,我不会抱着“经典是瑰宝,所有人不能动”的心态,我会很期待他们能把这副扑克牌打成什么样子。

刘旸:我们的作品导演那天说了一句话,我觉得非常厉害。她说,“名著就是不断有人改编,但它仍然不失本色,才会传世至今”。

而且我听说英国的话剧社都爱演《哈姆雷特》,他们还有一个玩法——喝酒哈姆雷特。就是今天我上台前随机选一个演员,比如松天硕抽着了,那他得喝一瓶伏特加,然后再上台演。我觉得《哈姆雷特》多经典啊,但还能这样创作,挺有意思的。

松天硕:我也觉得是这样,经典处在一个丰碑的位置,但这个过程之前,也是一点一点在流传中积累出来的。

六兽:嗯,所有的创意都是a加b等于c,没有凭空出来的c,所以改编没什么大问题。那四士同堂之后还会想改编什么著作吗?

刘旸:《水浒传》,还有《红楼梦》,我演刘姥姥应该可以哈哈哈哈哈哈,《三国演义》有人改了,珠玉在前。

六兽:好好好,刘姥姥给刘老师。

05

可以拒绝煽情

但不能拒绝感情

六兽:你们如何看待“大底”这件事?因为你们这次完成得不错,但它是走在刀尖上的一种做法,你们喜欢用吗?还是不得已才用?

刘旸:这次真是不得已啊。

王建华:首先我敢说,我们做这个作品的时候,没有想过去煽情这件事。一开始就没说要表达什么,拿一个所谓的“底”收一下,让观众倍感震撼。因为前边也聊了,本子的塑成过程是遇到挺多困难的,所以在某一刻,我们倾入的精力、时间等等,会让作品带有一些情绪在。

包括第一次展演时,天硕在台上演孙悟空,然后八戒问他说,欸,大师兄,接下来咱们怎么办啊?他说我回花果山等转世。这会儿天硕回头看了我一眼,他眼泪“唰”地流下来了。那一刻我是感觉,师徒四人经历了八十一难的情谊,以及我们四个哥们的兄弟情,已经建立在了创作之中,我们是把真情实感带上了舞台。

创作喜剧的思路不是为了“大底”,其实就是讲好一个故事。但最后的走向是哪里?人物的底层情感、相互关系是什么?都是自然而然展现出来的。要是带给观众的感受是感动,能起到共鸣,这就不算是过度煽情和主动煽情。

松天硕:我觉得“大底”不是做给观众的,它是创作者想给作品里的人物的一个东西,是献给角色的。

《喜人奇妙夜》这个舞台上有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擅长的都不一样,他们组成小队,将最精彩和闪光的部分呈现出来。而我们“四士同堂”,可能就是有那么一点善良,一点柔软,我们同样也会把这种特质,以及碎包袱,用叙事的方式放到作品中,形成我们的风格。所以其实没有刻意考虑“大底”这回事。

刘旸:我记得六兽跟我转述过,天池老师和史策讲的一句话,“你可以拒绝煽情,但你不能害怕感情”。我在演《八十一难》的时候,有个地方是真的流泪了。其实我之前还特别练习过怎么在台上哭出来,但这次参加《喜人奇妙夜》,我发现就是感情到那了,就哭了。

“大底”还是一个顺序的问题,先有还是后有,这是关键。先有就是《加油吧!小骨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六兽:我确实觉得每当有人非此即彼、旗帜鲜明地反对一件事的时候,往往可能会误伤一大批。哪怕是非常厉害的大师作品,也有很多是喜头悲尾的,但区别就在于真诚不真诚。

一个小彩蛋

六兽:宇文知道“喜人四美”吗?就是宇文秋实、土豆、邓帅和李栋。

宇文秋实:哈哈哈哈哈,我是觉得邓帅老师反串的那个妈妈,跟我还是有区别的。因为他这个形式,在整个作品的世界观里,整个大的假定性里,它是有意义的。

众人:你是没意义的?哈哈哈哈哈,你在控诉是吗?

点击视频,查看完整版哦~

内附《西游记》大考环节,猜猜谁会是最i西游的喜人!

你想说什么?

点个【在看】,快来评论区开麦吧!

关注并为七门点亮星标

等你一起重新出发看世界!

作者:四士同堂de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