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士兵突击:听懂史今倒地后说的一句话,才明白他的离开早已注定

士兵突击:听懂史今倒地后说的一句话,才明白他的离开早已注定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1KZwO9r4lNcwmndmLN2NggBa

在《士兵突击》中,班长史今的退伍,无疑是该剧前期的一个小高潮,可谓赚足了观众们的眼泪。

史今可谓是钢七连的一个标杆人物,也是把钢七连“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真正做到极致。以及在自己晋级继续留在军队服役,还是千方百计把许三多“捏成”一个兵样中,选择了后者的人。

这个班长只有执行和付出,几乎没提过什么要求,如果非要讲一下,除了拧着高城把许三多留在钢七连外,就剩下临走前的这句话了:

“老说咱保卫首都啥玩意儿的,没见过首都啥样啊,天安门啦、王府井、西单啦、烤鸭……”

随着汽车一遍遍从长安街开过,史今的泪水,也再也藏不住了……

杨角风谈《士兵突击》系列文章第8期:高城最器重的史今班长,究竟是不是被许三多拖累走的?

一、

其实史今的这个结局,早在他特招许三多当兵时,就已经在预料之中了。

当时史今试图委婉的告诉许三多的老爹,也就是许百顺,他的这个儿子并不适合当兵,并不是军队所需要的兵,而且军队也没有时间了……

为什么没有时间了?

“我们连就打算在近年内实现全高中连……只可惜,许三多同志是初中毕业……我这么说,您明白吧?”

啥意思?

就是说,史今自己这么一个初中生未来的路在哪里,他都不清楚,他都快掉队了,更何况还要拉着许三多一起前进。但是,为了照顾许百顺的自尊心,他又不好把话明说,只能委婉的告诉他,军队没时间了。

其实对于许三多来讲,如果非要当这个兵,那么就意味着他跟史今这两个初中生,得玩命的干,才有可能赶上军队里的高中生、大学生,甚至研究生。可是,如果许三多都能在军队追上他们,玩得起命,那他在社会上干啥干不成?

可惜,史今还是心软了,喝了一口酒上头了,面对许百顺的步步紧逼,来了一句:

“可是这个军队不是我们家开的店,你非逼着我干啥玩意?”

最终心软又心善的史今,还是决定要了许三多,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的过去,也不忍心许三多再被骂是龟。

这也是后来许三多去团部买草籽,史今碰到后,满脸的愧疚,以及许三多再回钢七连时,他不顾高城反对,执意要他的原因!

二、

而史今做这一切的背后,只因为他曾经当着许百顺的面,许下了一个承诺:

“我要了你,你就得给我争口气,你玩了命,班长就得陪着你玩命。一年,一年,一年的时间,我把你,我把你这个龟……你这个儿子,带成一个堂堂正正的兵!”

史今这里提到了一年,只给了一年时间,而不是两年,足可见军队转型的巨大变革下,时间有多紧迫。

事实上这种变化,在702团,已经在悄然发生了,只是很多时候我们都后知后觉,没有觉察到罢了:

比如,许三多那个被高城记恨好几年的投降动作,就是因为他们连的战车,坦克啥的在淘汰嘛,新的装备也已经配备到齐。不过,原本已经被淘汰的207步战车,在后来许三多接受团部考核时,又出现了一次,估计是穿帮吧。

再比如草原五班!

很多人想不通,为什么草原五班会成为班长的坟墓,孬兵的天堂,连很少关注这里的三连指导员何洪涛都对老马讲过,能在这个鬼地方待下去,就得无条件一个三等功。

明明五个人都嫌多的地方,为什么曾经会驻扎一个排,排长还想修路来着?

就是因为,原先需要一个排看守驻训场的工作,现如今已经被自动化设备完全替代了。所以,许三多在那里待了大半年,就跟着老马进过一次阀门室,也不过是去那里抄抄数据,并不用干什么活。

三、

在这种时代洪流下,驻训场虽然很重要,可惜管道什么的都埋在下面,根本就不用担心被偷,被破坏。

这也导致,原本属于五班看守这些设备的本职工作,换成了打扑克,写小说,数羊粪蛋。老马这个曾经的全团5000米越野第一名,全团任期最长的优秀班长,也变得日渐颓废下去。

老马曾经跟三连指导员说过,自己也并不想走,可初中文化,又已经到了最后一个任期的他,又不得不走!

这一点,指导员何洪涛就训过他:

“那你想干什么?一世英名晚节不保?你没带好他们几个,倒是让他们几个给你带坏了。你不趁现在光荣退伍,你还想干什么你?”

三连指导员为什么想给他一个三等功啊?

并不是为了留下他,或者能让他继续晋级,延长服役时间,而是为了他光荣退伍后,到地方上能找个好工作:

“说白了,你能在这个地方待下去,就应该无条件一个三等功。这到了地方上,也好找工作。”

可以说,在这一点上,何洪涛是看得很透的,也明白在时代洪流下,个人的努力很有限。而老马也做了最正确的一个选择,那就是带出最后一个好兵许三多后,马上提交了退伍报告。而他的这份报告,除了五班的人在极力挽留以外,上面的人根本就没挽留。甚至,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三连长,除了新兵连为了要人出现一次外,再出现就是跟老A许三多一起吃火锅了。

四、

老马最终拒绝了何洪涛的好意,把立功的机会让了出去,同时也通过自己的退伍,狠狠往上推了一把许三多!

后来老马正式退伍的时候,一共有33个还在军营,且是他带出来的兵前去送行。这其中就包括了许三多、何洪涛和史今,前两位的心情如何,我们暂且不分析,史今的心里肯定很难过,想哭。

因为老马的今天,就是史今的明天,这一点他非常清楚,所以才会对许三多的不哭,耿耿于怀:

“哭也不妨碍你好好当兵啊,其实你今天要是能哭一下,他可能好受点呢!”

有时候我(杨角风)在想,老马之所以能成为全团任期最长的一个班长,很可能跟他去了草原五班有关。如果他还待在战斗班组,以他跑个五公里就喘个不停,被人举个高,腰疼了半个月的情况来看,只会比史今走的更快。

因为,不管是伍六一常对史今说的,许三多会拖死他。还是高城一再强调,军队决定一个班长的去留,主要考察两个内容,一个是班长个人军事素质,二个便是这个班的集体素质。

以及史今唯二的一次冲许三多发飙,就是在战车库房,面对他的怂,面对他的不肯砸锤,面对他的不争气,撂下了一句狠话,也是一句大实话:

“许三多,咱们三班现在总分排全连倒数第一,你还想咋的?你再这么干下去明年我就得走人了。”

五、

可以说,从许三多重回钢七连那一刻起,高城和伍六一最担心的事便是史今会被他拖死,一直拖到提前退伍。

史今的军衔,我不太懂,是一粗杠,一细杠,大概是三期士官。是按照服役制度算的,义务兵两年,一期士官三年,二期士官三年,三期士官四年。

史今在临走前,曾经跟高城说过,自己已经当了九年兵了:

“九年了,你对我,高低不错。”

按照高城是三年军校,一年排长,三年连长,再加上报考军校前至少需要两年服役来看,他们俩大概率是同一年当的兵。

史今要想留在军队,要么升四级士官,要么就转军官!

显然,这两条路基本都走不通,前者要求极高的专业素质,后者从学历上就把他卡下来了。刚才也说了,三期士官是四年,史今这里才过去一年多,那至少还有两年的时间可以在军队里。

参考老马,他也是三期士官,还曾经带过史今,证明入伍时间早于史今至少一两年。他如果没有提前交退伍报告的话,他是完全能留满十二年的。

这也是高城拼尽全力,能让史今留下的最大年限了,当然,前提是军队对史今的考核能过得去,能让他留满这四年!

如此一来,问题就很明晰了,史今能留在军队的最大年限,估计就是十二年,想突破这个界限,基本无望。在这个前提下,他的三期士官未干满就走了,又是因为什么呢?

六、

史今的三期士官未干满就提前复员,其实是多种因素交织在一起,造成的结局!

其实,不仅他,包括他带的兵,甚至他的顶头上司,高城连长,都已经不适合现代军队的要求,他们被淘汰是板上钉钉的事。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许三多从草原五班调到钢七连的时候,伍六一站在宿舍里,曾经对他有过一段训话:

“储物柜里允许放军装、内衣、洗漱用品和必要的书籍。书桌上允许摆放五张信纸,一支笔,和两本以下的书籍。床柜上允许摆放军帽、军装和武装带,大物件进储藏室……”

要知道钢七连是702团的王牌,三班又是钢七连中的优秀班级,条件已经远超草原五班了。可是,一个现代士兵,八个人挤一间宿舍,四个人共用一张书桌。别说电脑啊,数码相机了,连书都只能放两本。

当然,这种环境放在上世纪末,还算不错,但是放在现代社会,就差了一大截了。

比如跟许三多同进老A的36号选手,也就是吴哲,如果他到了钢七连,不说别的,光他的数码相机,他的书,都没地方放!

虽然跟许三多做过战友,年龄也相仿,但人家是军事、外语双学士,光电学硕士,这条鸿沟,史今就算没黑没夜的练,也赶不上人家。事实上,就算钢七连的第5000名兵,也就是马小帅,已经是钢七连天花板的存在了。

七、

上面这张图是钢七连三班的宿舍,白铁军想跟甘小宁下个棋,都得趴床上下。

而许三多到老A后分的宿舍,这里就不上图了,电脑啊,书籍啊,数码啊,甚至收音机,DVD都应有尽有。

以史今来讲,他确实是真心实意对待战友,对自己的兵是掏心窝子的好。可是,作为班长,以他的文化素养和军事经验,他能教给下面兵的内容却很少,而且是越来越少。

事实上,我们看许三多重回钢七连后,史今真正能教他的只是心理方面的内容。

许三多的反应能力,和随机应变能力,是白铁军和甘小宁等人教的;许三多的格斗啊,动作啊,体能啊,包括规章制度其实都是伍六一教的,包括那个腹部饶杠;至于枪械和文化知识这一块,一方面是许三多自学,另一方面估计也有成才的因素在里面。

其实不仅史今,包括钢七连也是如此,他们能做的,就是拼命练兵,想方设法想把兵的个人能力发挥到极致。

但就这么一个王牌连队,在跟老A的对战中,却暴露了太多的问题。

比如,演习开始前,大家提出这种对抗,对咱们装甲兵不利啊,结果高城就喊出了这么一个口号:

“人是没有最大仰角的!”

这说明,钢七连,包括702团还是太注重个人能力,从而忽略了装备的作用,这也是整个对抗,他们团惨败,被人家老A打出1:15的原因所在。

八、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当时钢七连最厉害的人物里面,伍六一肯定排得上号吧,可是他却是这其中比较早被淘汰的一个!

为啥?

就是因为装备的问题,他见到一把没用过的95式步枪,激动的不行,非要去捡,结果枪下面拴着一个“炸弹”。幸亏是演习,只需要他一个人退出战斗,若真有个炸弹,旁边的两名战友也得交代在这里。

钢七连是什么连?

是装甲侦察连,最擅长的是侦查和快速反应,敌人的武器不能捡咱先放一边,难道伍六一连这点侦查的能力都没有吗?

想当初钢七连做伪装演练,因为许三多带了两颗鸡蛋,暴露了目标,高城气得直想把他给毙了。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堂堂的钢七连,王牌军,竟然连个热成像仪都没有。若有的话,部队伪装的时候,自己先掏出来照照就好了,也不至于被许三多搞砸了。

就像当初许三多腹部饶杠,指导员看到,还得翻箱倒柜去找DV,若是吴哲在,直接就把数码相机掏出来了。

所以,等到跟老A对抗的时候,还是没有热成像仪,于是开着大车灯往前冲,结果可想而知。

因为钢七连没有单兵作战装备,导致通讯只能靠吼,等发现不对劲再大吼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并且,钢七连的兵都不是怂兵,喜欢往前冲,于是先阵亡的那批人,恰恰都是尖子兵。

反倒是藏起来躲原子弹的白铁军,以及老乡窝在一起叙旧的许三多和成才躲过第一轮打击。

九、

可以说,这场演习彻底断送了史今的继续留军,就像他倒地后说的那样:

“就是这个结果,我早就预料到了。”

啥结果?

就是不管史今怎么努力,也难以弥补这个巨大差距的结果,同时也暗示,他注定会被军队所淘汰。是啊,钢七连这种打法,这种作战能力,根本就无力抗衡,人家装备齐全,高精端的单兵。

而且,钢七连是侦查连,一直到演习结束,硬是没有侦查到人家指挥部在哪里,这个仗还怎么打?

后来许三多回忆道:

“那次山地演习,对我们七连来说,这样的失败就像死了一半,后来我才知道,远远不止一半。”

确实远远不止一半,因为这次演习,已经揭开了钢七连就要改编的序幕……

而史今呢?

前期,因为许三多的拖后腿,让三班从优秀班级,沦为了倒数第一。毕竟之前的三班,也仅仅以微弱的优势,压过其他班级。虽然后来许三多的成绩上来了,但前期拖的太厉害,总体成绩依然不理想。

为此高城也讽刺过史今:

“连部以什么评定一个班长的业绩,甚至包括他的去留啊?”

就是全班的一切!

与此同时,史今因为被许三多狠狠的砸了一锤子,导致手指受伤,严重影响到射击成绩,竟然成了班级里的第八名,倒第一。

再加上那次演习中,史今没能扛过第一轮打击,就倒地“阵亡”了,个人成绩彻底没了希望。

十、

这个结局,对于史今来讲,属于早已预料到,对于高城来讲,却充满着遗憾!

演习结束后,高城就已经知道了史今失去了继续留在军队的希望,他没有打出好的成绩来,从而感伤万分:

“你是我最好的兵,可你说话不算数啊,你跟我说你照顾好自己前途,我一直都相信你。”

其实打出这么个成绩,不光史今脸上无光,高城也一样。袁朗估计也看出了他们的失落,临走前特意嘱咐手下,将四箱液体手雷搬了下来。

高城也在懊恼,为什么不是你史今抓了那个俘虏,许三多跟你这个班长比,他又算什么呢?

虽然史今还在夸许三多今天帅,但高城明显不在乎:

“他今天是挺帅,今后你怎么办啊?”

即使高城这样说,我(杨角风)猜测,许三多去团部搞夜间射击示范和夜间射击表演赛,就是顶了史今的名额,原先高城报的就是史今。

但史今送走许三多后,远处一直望着的指导员,就对高城说了:

“依我看啊,临阵换人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命令到了。”

这个命令,就是史今要退伍的命令,而且,史今也早已感觉到了……

虽然高城也嚷嚷着,自己愿意拿任何人换史今留下,包括许三多,但指导员却指出了他的问题,让他想问题要像个连长一样去想。

是啊,就算这时候留下了史今,那等到白铁军退伍那一波呢,再到钢七连解散呢,到那时,史今又该何去何从呢?

最终,高城也明白,史今留不住了,开车带他去参观了天安门、王府井、西单后,还是放他走了……

可以说史今的走,既有时代大潮流的问题,也有军队变革的问题,同时也确实受许三多连累了。但许三多的连累,仅仅是让他的退役提前了,但并未改变他不走的命运。

但,这又有谁能说明白,这一切不是史今的选择,以及他最好的结局呢?

下期预告:

成才为什么要背着高城,离开钢七连,跳槽去了红三连?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