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玫瑰的故事:傅家明到死不知,傅家敏结婚生六子,还倒追玫瑰女儿

玫瑰的故事:傅家明到死不知,傅家敏结婚生六子,还倒追玫瑰女儿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MT02UWPLRGrJllkPP7UpSrJb

文/微谈说影视 《玫瑰的故事》改编自亦舒同名小说 此为原著解读

“棠哥哥,你根本不了解我,人家溥家敏反而很明白……”
“溥家敏溥家敏,我看最近你心中除了溥家敏,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你是我的未婚妻,你也可以替我设想一下,我听你嘴里老提着旁的男人名字,是什么滋味?”
“你敢缠住我老婆,你有完没完?溥家敏,你失心疯了!你追不到她的母亲,你阴魂不散,想来追她?我告诉你,我周棠华活着一日,你休想!”

玫瑰的母亲去世后,玫瑰带着女儿方太初回了香港(原著方协文和玫瑰在美国生活),准备和方协文离婚,住在黄爸爸和黄妈妈留给她的(原著玫瑰成长背景是香港)老别墅生活。

老别墅年久失修,黄振华就派了他手下的房屋建筑设计师傅家敏,为她改造老房子,傅家敏对玫瑰一见钟情。

他想尽办法制造和玫瑰独处的时间,为此,他甚至气走了很爱他的未婚妻咪咪。

可是某一天,黄亦玫因为书房的装修问题,一大早跑去傅家门外责问傅家敏,却突然听到房间内传来琴声,黄亦玫立刻被这琴声吸引了。

弹琴的人正是,傅家敏的哥哥傅家明。

傅家明两兄弟父母去世的早,傅家敏是傅家明一手带大的。傅家明是一名律师,为了让傅家敏读大学,他夜以继日工作,根本无法结识女朋友。

等到傅家敏毕业工作,傅家明有机会交女朋友的时候,却已年纪大了,错过了最好的恋爱和结婚时期。

此后,傅家明便把所有的时间都寄托在音乐上,甚至愿意花7万美金去买一架琴。

黄亦玫听出了傅家明琴声中的心事,是他的知音人。

在上一段婚姻中被困十年的黄亦玫,和从未恋爱过的傅家明,久逢甘霖,二人瞒着傅家敏恋爱了。

出差回来得知真相的傅家敏伤心欲绝:

“为什么是溥家明?我巴不得马上死掉,我宁愿死掉。”

在爱情和亲情之间,傅家敏最终选择了亲情,他不可能和世上最敬重的哥哥抢女人,可是他也一辈子都忘不掉玫瑰了。

傅家敏心如死灰,竟然选择找回前女友咪咪,希望他能和她结婚。咪咪是真的爱他,不但答应了他的请求,甚至明知道他可能这辈子永远不会爱她,也愿意做那个默默守在他身边的人。

傅家敏告诉傅家明:

“喂,大哥,我养九个孩子,你可是要负责替他们取名字的。”

傅家明早就看出弟弟在强颜欢笑,明知道他也喜欢玫瑰,却只能自私地装作不知道,坚持选择和玫瑰在一起,因为他只剩三个月生命了,这件事他希望傅家敏最后一个知道。

但是敏锐的玫瑰还是发现了。她想要和傅家明尽快结婚,甚至放弃了方太初的抚养权。方协文与她离婚,带着女儿回美国去了。

咪咪见到玫瑰和傅家明在一起时的样子,也感叹:

“她与溥家明是天生一对,两个人都不似活在这世界里的人:谪仙记。”

傅家敏不愿意留在香港,看着哥哥嫂子“过着神仙眷侣的生活”,这是在剜他的心,结婚后立刻带着咪咪逃往了加拿大。

他们在加拿大的一个郊区,看中一幢有五间房间的平房。房子的两旁都是橡树,红色松鼠跳进跳出,简直就似世外桃源。

二人乐不思蜀,不想再回香港去,甚至打算就此隐居。

可惜傅家敏还是知道了真相,他带着咪咪回到香港,送哥哥最后一程,傅家明临终前的愿望是多子侄。

玫瑰仍然令人心悸的美丽,并没有为傅家明穿孝服。她不在乎这种表面化的世俗礼法,照旧穿着彩色缤纷的时髦服装。

傅家明死后不久,咪咪果然怀孕了。而玫瑰因为思念傅家明,甚至开始吸烟。

可笑的是,傅家敏却自荐想陪伴她,根本不管怀孕已经6个月,还在坚持上班,并没有得到他过分陪伴的妻子咪咪,听到他这样说情何以堪。

幸好玫瑰拒绝了他,并劝他把心思放在怀孕的咪咪身上。

傅家敏在玫瑰那里受了打击,咪咪生下第1个孩子后不久,他就带着一家三口又回了加拿大的郊区。

他们在那里开设一间小建筑公司,招了四五个员工,喜欢的工程才接下来做。只在暑假回来看看亲戚,生活看似宁静很美好。

等到方太初已经在美国大学毕业,打算和男友周棠华订婚时,傅家敏已经和咪咪生了六个孩子,4男2女,其中一对女儿是双胞胎。

傅家敏甚至原本打算生九个,医生劝阻,这才停止。

方太初带着,和她已经订婚的周棠华回香港探望玫瑰时,傅家敏心中又燃起了希望,因为方太初长得太像玫瑰了。

关于傅家敏对方太初的那些小心思,原著里有多处细节描写:

  • 傅家敏英俊得不知像哪个电影明星,风度翩翩。他皱着眉头,带着心事似走过来,目光似上次般逗留在太初身上便滞留不动。

  • 傅家敏淘出手绢要递给太初,我故意趋前一步,挤开他,把手搭在太初肩上。

  • “无论如何,黄太太,你最好对傅家敏说一声,叫他别枉费心机,罗太太与她女儿是两个人。”

  • 那层房子是傅家敏负责设计的。他是个中好手,白色与米色的装修正是太初喜爱的。甚至连书桌上的笔架都准备好了,楼下两个车位内泊着一辆小房车与一辆小跑车。

傅家敏总想着,方太初和她的母亲玫瑰是一样的,可是,被方协文抚养长大的方太初,早已和在香港长大的玫瑰不一样了。

方太初这样告诉苏更生:

“我喜欢夏天坐船出海,我喜欢这些舞会,我也爱穿美丽的衣裳,戴精致的首饰,但比起这些,棠哥哥更为重要。我跟他呕气的这些日子里,并不开怀,我不争气。
舅母,我无法成为香港上流社会的名媛,我应付不来,我觉得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像回去念满学分毕业,像跟棠哥哥结婚,住在一间大屋子里,养五个孩子,每个孩子养一只猫。舅母,我想我像爸爸,我永远不会成为第二朵玫瑰花,我想我是一株树。”

方太初最终告别了香港的灯红酒绿,周棠华也放弃了,黄振华给他在香港安排的工作。他们在香港结婚后回到美国,周棠华找到一份普通但舒服的工作。方太初继续念书,课余为周棠华煮饭洗衣服。

做女人,能够糊涂的时候,不妨糊涂一点,靠自己双手打仗的时候,又不妨精明点,方太初有这个本事,能文能武。

而傅家敏仍旧无法抛开过去,玫瑰和方太初成了他生命里过不去的一道坎儿。黄振华在香港为方太初办画展,他匿名买下方太初的八幅画。

“纵使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人们爱的是一些人,与之结婚生子的,又是另外一些人。

我是微谈说影视,90后全职妈妈,独立撰稿人,专注书评、影评、娱评,关注我,带你认识不一样的人间烟火。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