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S级不香了!2024古装女频如何越级杀?

S级不香了!2024古装女频如何越级杀?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PMLE6itDQBwyBuUUkvSwDiD5

作者|红拂女

“第一集开场,女主就被负心汉老公活埋了!”这句振聋发聩的话如同一颗石子,搅乱了剧集市场的平静。

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直给又炸裂”的国剧了,这是古装宅斗剧《墨雨云间》第一集的剧情,从开播前热度平平,到成为优酷今年热度最快破万剧集,只用了1天半的时间。据小娱了解,在开播次日,有广告客户深夜10点临时投放该剧中插广告,市场反馈可见一斑。

有一说一,《墨雨云间》的大框架也是网文中并不鲜见的复仇爽剧架构,以及禁不住细想的逻辑漏洞,还有导演侣皓吉吉典型的鼓风机慢镜头、宛若拍MV一般的碎片式剧情,也让不少观众疑惑:这不还是一女多男的偶像剧套路?

在古装女频赛道,以往都是“古偶 仙侠 一线女顶流”的S 级大剧牢牢占据统治地位,然而今年,以《花间令》《惜花芷》等讲述独立女性励志故事的中等投资垂类剧,不断为古装女频市场输入新血,直到《墨雨云间》终于破圈,以不算顶配的投资,做到了以小博大的播出效果,堪称古装女频赛道的越级杀。

而另一边厢,动辄投资3、4亿甚至更高,主演全豪华阵容,连客串的单元人物都是流量生花的S 大古装,却频频失灵,有的播出效果甚至连A类剧都不如,广告客户全跑。大剧为何失灵?《墨雨云间》等“小而美”又做对了什么?

无论如何,《墨雨云间》引发的种种热议,充分表明了女性观众仍然是国剧市场最重要的目标受众,以女性为主视角的古偶剧,无论聚焦宅斗、种田、仙侠等任一方向,仍会是未来的主流剧种。借此契机,娱乐资本论采访了操盘过古装女频项目的制片人与责编,试图盘一盘古装女频的“前世今生”

该图为6月10日云合数据

“平静地发疯”令人上头,《墨雨云间》是大号版抖音短剧or真正的女性友好?

从市占率8.5%到21.5%,《墨雨云间》只用了不到1天的时间。此前一直在榜首牢牢占据半壁江山的《庆余年2》,竟生生被撕下了一部分市场份额,可谓是虎口拔牙。截至目前,该剧市占率最高达到了31%,可以说是破圈小爆款。

《墨雨云间》改编自小说《嫡嫁千金》,讲述原本生活幸福的县令之女薛芳菲被负心丈夫活埋,濒死之际受中书令之女姜梨所救,姜梨却因此惨死,薛芳菲以姜梨之名重生,回到故地手撕仇人的故事。光看这个剧情简介,强烈的网感扑面而来:又是“替身文学”,又是女女互助,妥妥的微博热搜选题

剧情节奏也是快得飞起,第一集10分钟内完成了“女主被构陷与野男人在床上私通→女主被负心丈夫活埋→负心丈夫被疯批公主小三挟制→女主死里逃生”等剧情,弹幕里不少观众由衷感慨道,“这种追剧体验很友好,看10分钟就知道剧情主线了,也知道女主要干吗,不像很多动辄40集的古装剧,耐着性子看好几集也不知道在讲什么,又长又臭又无聊。”

是的,宁愿全员降智、宁愿处处bug,但绝不能平淡、不知所云。《墨雨云间》虽然称不上十全十美,但大抵看得出是一个剧情打点严丝合缝、每集结尾必留钩子、人物关系高频反转的故事,它将电视剧的商品属性发挥到了极致,十分注重对观众的预期管理。

此前《庆余年》编剧王倦在知乎发文的帖子底下,也有编剧留言称自己最近和甲方开会,甲方要求自己在第一集前半集就要快速建立主角的目标和行动线,不要先写与主线无关的事,容易赶走观众。

然而,有不少观众认为,《墨雨云间》逻辑经不起深思,比如女主原本是县令之女,她怎么可能顶着这张脸又大摇大摆以假身份回京。又比如杨超越扮演的中书令之女,明明说出入受严格控制,但又能堂而皇之出去,顺便救了女主。诸如此类的逻辑bug,让人称这就是“大号版抖音短剧”,只有一个爽字。

曾经操盘过不少古装女频剧的责编牛牛告诉小娱,她在《墨雨云间》刚开播就去看了,因为预告片就剪得很标准,短短几分钟道出了这部剧的几个核心看点:黑莲花女主、复仇、不雌竞,悬念钩子也埋得很好,自然就勾起了她的追看欲。

看了正片后,牛牛对女主“平静地发疯”人设印象很深,比起大吵大闹式疯批,女主这种沉静到极致的人设像极了infj,做出了差异化,“观众现在很讨厌剧里的人大喊大叫,无能狂怒很低智,像《墨雨》女主这种没有大的情绪波动的人,反而让人瘆得慌,猜不到会有多疯。”

关于该剧被诟病的人物转变突兀缺乏铺垫、反转太快缺乏过渡以及架空时代背景朝代感混乱等问题,牛牛认为,这可能是该剧主创有意为之。“这个剧特别像一段段的短剧或短视频拼接而成的,有种模块感,每集的起、承、转、合就分别是几个大的模块,导演跟编剧说我这一块儿要什么情节,编剧就给到这样的剧本,再组接起来,这样做的好处是节奏真的很好,戏剧目的极其清晰,如果像传统电视剧那样交代太多、铺垫特别完整,可能会影响它的节奏。”

这一次,观众确实感觉到了标准叙事节奏电视剧的“言之有物”,更重要的是,这一段段的爽剧情节正好符合现如今观众追剧的碎片化心理,每段单拎出来都是可以放短视频传播的名场面,堪称爽剧盛宴。反面案例就是一些看了10集都不知所云、全都在“堆(明星)人头”、剧情如同走马观花看过即忘的注水剧,太不尊重观众的时间,有效剧情少得可怜,以为用面瘫演技女顶流耍酷脸就能把观众留住,未免太小看现在的观众。

《墨雨云间》的导演团队也特别重视将镜头语言做极致,第一集女主被活埋,负心丈夫的俯视视角带来的强压迫感,镜头拉远,黑黢黢森林中从地面下突然伸出一只手的惊悚(暗示女主死里逃生),都是国剧中少见的强张力镜头。

在岁试中女主和对手比拼琴艺,导演竟用了一段“敦煌飞天”的意象化镜头来外化女主弹琴时哀伤的情感,十分大胆,等于在落地古偶中创造性地采用了仙侠古偶才会有的特效画面,不少观众表示惊喜,感慨“就这么一小段特效画面,比隔壁光污染特效古偶都养眼多了”。

强女主、名场面、拉丝感,古装女频的爆款秘诀

《墨雨云间》并非这两年古装女频爆款的孤品。由张婧仪、胡一天主演的《惜花芷》,讲述惨遭抄家的名门望族,女主带领满门妇孺上演“贵妇变形计”,更将原本阎王男主,改造成24孝好男友,该剧因节奏良好、女性群像、女强男强等看点,集均播放从1155万涨了3倍,同样在垂类剧赛道成为长尾效应颇佳的小爆款,堪称A级剧播出了S级的效果,妥妥的越级杀。

不难发现,这类口碑较好的古装女频,往往都满足这样一种叙事套路:女主往往都是地狱开局,或被抄家,或被流放,《墨雨云间》更极致,女主和前夫哥是“卓文君与司马相如”人设的变体,曾经一门心思违抗父母之命、非要供养丈夫的女主,开局就被负心丈夫活埋,“所托非人”一下就点燃了目标观众的情绪点。

在制片人小优看来,古装女频这几年的趋势很明显,做到了几大特点的剧,市场反响一般都不会太差。第一便是足够极致也够强的女主。这个“强”,未必是像仙侠古偶那种人物叠满了华丽标签的强,而是指其人格心志的成熟,女主能为自己做的选择坚定地做出牺牲,付出代价,不能像某些号称战力最强的女主,却集集晕倒要男主拯救,这种还是变相的男性凝视下的女频剧,再华丽的标签也是虚的。

《墨雨云间》的热播,给到她最深的感触就是:作为女频,要时刻把女性的欲望放在最前面,不要避及谈女性的欲望,不要审判女性,更不要扯大旗作虎皮,拿一些冠冕堂皇却很空洞的使命强行安在女性身上,仿佛那才高级,而女性本身的欲望就“低级”似的。一旦带有这种立场去创作,剧集便容易做得四不像

AI作图 by娱乐资本论

比如今年突然被疯狂审判的《如懿传》,就是在宫斗剧里非要强调浪漫偶像剧的“兰因絮果”,属于严重错位,刻意弱化女主如懿的野心和人物动线也让观众摸不着头脑,一个不争不抢的女主,却能凭借皇帝的爱慕初心而在刀光剑影的后宫争斗中稳坐高位,这种天龙人开场、自带满身buff,神性大于人性的主角并不符合观众追剧心理诉求,也早已被女性市场唾弃。

在更年轻的责编牛牛看来,《墨雨云间》让她最惊喜的正是“解放了女性的欲望”,从小混迹网文平台的她,受够了开倒车的各种强调双洁的故事,而《墨》的女主是成婚几年又卷土重来的成熟人妻,男主则是看起来很欲实际上零经验的纯情少男,该剧开篇便是女主在床上被不知名男人压在身下的香艳情节,似是有意和双洁的主流思潮做割席。

从网上的反馈来看,《墨》在彰显情节尺度方面的尝试确实小有水花,剧中不仅女主有和男人的香艳情节,该男被称为狂徒1号,象征着禁欲的贞女堂堂主也有和野男人苟合被当场捉奸的桥段,被网友戏称狂徒2号,两个演员虽然只有一场客串的戏,却因长相俊美恃靓行凶,掀起了全网女性观众找狂徒的热潮。充分说明女频剧如按照性转的男频剧来操作,将外貌姣好的男性放在被审视的客体位置上,以男花瓶来凸显女性的欲望,马上就会引发全女狂欢

过往也有非常多讲述女性权谋复仇的剧,但大多都没有掀起什么水花,责编牛牛认为,那些剧的问题主要出在,剧情过于温吞不够直给,通常都有一个家国危机架在上面,然后才是女主所在的内宅危机,两条线衔接得又很生硬,使得剧的类型定位也变得模糊

在那些剧里,女性自身的野心也被包裹在厚厚的包装之下,人物显得扭扭捏捏,甚至女性不能有私心,即使要做什么出格的事,编剧都得强行安上一个正当的理由,这说明主创潜意识里对女性角色道德感要求较高,这样写出来的人设就会左右摇摆,不够贯穿,目标受众对主角代入感也会很差。

不搞雌竞,而是女性互助,这是最近走红的古装女频剧一大特质。无论是《惜花芷》中张婧仪带领全府女眷自力更生,还是《墨雨云间》薛芳菲与姜梨宿命般的互救互助,都让女性观众大感友好,其实早在《延禧攻略》时便已有人总结过套路:魏璎珞前半部替亲姐姐复仇,后半部替“干姐姐”(秦岚饰演的富察皇后)复仇,总之就是girl helps girl。

名场面,是古装女频剧的又一个吸睛看点,一般是张扬大女主的极致爽感,增强观众的代入感,如《墨雨云间》女主一只手从地面下破土而出,这种传播性极强的名场面是在剧本阶段就要想好的,不可能在现场才临场发挥。“这种镜头严格来说没有太多信息,毕竟观众心里明白女主肯定是死不了的,会回来复仇的,但它视觉上很炸裂,适合作为打点,一定要放在第一集,甚至是更靠前的位置,这样才有可能开播就炸。”

但在某些备受期待的S 大古装仙侠剧中,开场奠定世界观的名场面却滑稽地出现了主角和反派“站桩式打斗”,令人啼笑皆非。作为树立故事背景和人物出场的重要高潮戏,没有真正的打戏过招,便没有过瘾的实感,把名场面拍成了过场戏,也削弱了主角的战力值。不走心,敷衍,纯堆砌光污染特效,成了S 大古装挥之不去的恶疾。

在整部剧中,名场面还要承担渲染男女主情感的递进和升级的作用,导演就相当重要。制片人小优坦言,“对于一些现实主义题材项目,可能剧本层次就很丰富,导演只要常规水平就可以;但古装女频,要的是强氛围感,导演一定要很会拍,会抓男女主的拉丝细节,还要找角度,把男女主拍得特别唯美,这样观众才能嗑到。”

但现实是很多导演并不擅长此道,小优透露,他合作过一个男导演,在一个现偶中和女主角闹矛盾,老是怼着女演员的颈纹拍,后期只能一点点修,更勿谈镜头美感。

所谓“拉丝感”,是偶像剧领域的行业黑话,指的是男女主在暧昧阶段的极致推拉,让观众感受到两人之间如同拉丝一样绵密到分不开的化学反应。

制片人小优操作过现代职场剧和古装女频剧,在她看来,职场剧、婆媳剧、悬疑罪案剧等,都是所谓的大情节戏,以剧烈的外部冲突作为主线;而古偶却反其道而行之,多以走心细腻的小情节见长,观众不会觉得注水和节奏慢,反而津津乐道于男女主的特写、互动、不经意的肢体接触,这类剧的情感表达偏留白而非直写,人物关系发乎情止乎礼,有朦胧美。

就像《墨雨云间》刚开播就在社交平台刷屏的一张动图,该剧情正片还未播出,画面信息显示是战损妆的男主在战场厮杀,信念动摇之际叼着女主的玉佩,此玉佩是女主最珍爱之物,曾经当了玉佩供养前夫哥考取功名,后所托非人,玉佩最终到了官配男主身上,支撑着他坚持到最后。比起男女主密集却无效的同框,这种冥冥之中的心灵感应更好嗑。

豆瓣国产剧小组一个高赞评论显示:《墨雨》这部剧最吸引她的是,直到现在女主还是能无视男主,坚定地完成自己要做的事。这恰恰表明现在女性观众对女频作品中爱情线的要求,并非要看一个全知全能给女主开外挂的拯救型男主,而是要看两个人格健全、有自己目标的成年人之间,点到即止、脑补空间却奇大的极限拉扯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一些在几生几世上古神仙虐恋的S 古偶仙侠剧中,明明主角已经是拥有绝对战力的战神,编剧也为其赋予了拯救苍生的宏大目标,最终又还是落到“全员性缘脑”的陈腐套路,在仙侠剧里还要大行老娘舅之风,搞配平文学,也难怪观众对这类S 大古装早已失去兴趣。一旦剧集中打造出独特的男女主关系、仅用几次有限的同框便能撑起两个人之间独特的化学反应,这样的女频剧就有可能翻盘越级杀。

无独有偶,观众对古装女频剧中“克制又隐忍”的CP总是欲罢不能,《周生如故》中,男女主极少同框,即便同框也多是眼神交汇;《长相思》中玱玹将爱意深藏,隐忍内敛但又充满爆发力,需要导演、美术、造型、剪辑等各部门的通力配合,才能有嗑生嗑死的名场面。

然而,这在有顶流加持的S 大古装里很难实现。责编牛牛坦言,她最害怕公司要做那种全明星阵容的项目,意味着每个流量的背后都是一支队伍,会比拼海报人头大小、是否在C位、戏量多少、戏份几分钟、故事主线是以男主还是女主视角驱动……从头比到脚,“我家哥哥/姐姐”排面不能输,这意味着每个人都要抢戏份,尤其是一些“男女双强”故事,男女主角都叠满了buff,出场就是要帅和美,很难同时兼顾含蓄和留白。

这时,有经验的导演确实能帮忙平衡。有不少导演对名场面都颇有心得。例如《惜花芷》导演朱锐斌,昵称“朱大灯”的他,钟爱使用大灯强光,虽然人脸经常曝光过度惨白一片,但胜在氛围感拿捏到位。

尹涛导演,擅长抓拍男女主互动眼神拉丝特写,以此外化人物内心情绪,观众实感很强。代表作《锦衣之下》即捧红任嘉伦成为BG之光。近期作品《长风渡》等,均捧红了一众CP。

《苍兰诀》导演伊峥,擅长拍主角贴脸开大,常用主角主观镜头,观众沉浸感和代入感较强。《沉香如屑》《莲花楼》导演郭虎,擅长用韩剧式升格慢镜渲染主角内心情感,易产出情感高光戏,例如白鹿在《周生如故》的哭戏cut,就曾经洗版社交平台。

名场面是必要的,但也是容易翻车的,遇上不走心的敷衍导演,古装女频剧名场面翻车会比一般剧更惨烈。从2017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杨幂饰演的素素跳诛仙台开始,几年间无数同类剧集都复制粘贴主角“跳楼”,从跳楼到跳海、跳悬崖……都是换汤不换药的操作,也诞生了不少翻车案例。

例如《长月烬明》跳城楼换邪骨,《周生如故》时宜跳楼,《与君初相识》女主捅男主一剑再把他推下悬崖……

《长月烬明》中,男女主跳城楼换邪骨,由于前后剧情逻辑割裂惨遭吐槽,男女主慢镜头牵着手从天而降的雷人镜头被嘲“爱的魔力转圈圈”,两位演员都满嘴喷血不仅画面不美观,也有滥用血包之嫌。对此,制片人小优表示,编剧写在纸上可能就几行字,但却很考验导演在现场的调度能力,这也是郭虎、尹涛等能稳定担任古偶剧导演的原因。

即使是去年的爆款古偶《长相思》,高潮戏“梅林殉情”也因为没拍好被群嘲。

这场戏讲述女主小夭受重伤奄奄一息,涂山璟赶来却无法救心上人,二人在熊熊大火中悲惨殉情,演员表演十分到位,导演却“离家出走”,先是小夭的造型披着厚厚的外衣,没有直观拍出其身上所受的伤痕累累,缺乏画面直接的冲击力。

再到涂山璟赶来,明明周围已燃起大火,他不是先救人,反而一个劲哭嚎着拍打小夭,这种无能狂怒的行为直接削弱了殉情虐恋的感染力。二人相拥痛哭时,镜头却总是拉远拍大全景,白白浪费了演员撕心裂肺的表演,可以说是史诗级的翻车。

大开大合的仙侠剧尚且不能接受拍崩了的名场面,在落地化的现实感强的古装女频中,对名场面的要求显然更高,要恰到好处的“装”和“煽(情)”,又不能太悬浮让人出戏。《墨雨云间》中女主弹琴突然出现仙侠剧特效一样的意象化镜头,暗示着女主内心的外化,虽然的确创新,但观众对此也并非全然接受,充分说明落地古偶的名场面才是最难级别。

结语

《墨雨云间》虽然只是一个案例,但作为今年开播后上升势头最迅猛新剧,可以说是彻底掀翻了古偶大剧的基本盘。

经过多年的浮沉,“顶级明星 传统大IP 大投资仙侠”的套路已逐渐失效,顶流出演能带来一时的热度,却掩盖不了创作和拍摄中的一地鸡毛,贡献不了剧集的完播率,更挽救不了岌岌可危、随时会撤的广告客户,开播前几十家广告主豪气入场、播出过半甚至沦落到“裸播”境地的S 大古装,近年来并不在少数。

《墨雨云间》的热播,也给古装女频剧市场打了一剂强心针:如能回归做剧本身,精心打磨人设与剧情,做到名场面丰富的渲染、人设极致且对女性观众极其友好、男女主暧昧拉丝感推拉到极致,这一赛道的爆款便有希望稳定输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