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庆余年》揭露官场潜规则,和现今一样,太真实

《庆余年》揭露官场潜规则,和现今一样,太真实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qLUcB5QUzWxMAbyJvV9JtqEZ

《庆余年》第二季主要呈现的就是朝堂斗争和权力游戏,看范闲如何硬扛整个官僚集团,扫除奸佞、整肃吏治,翻云覆雨、杀伐果断。

当然,这些只能在电视剧里看看,感叹一番,爽快一时,现实中,几乎是不可能的。

庆国官场看上去朝气蓬勃,实则暗流涌动,很多事情不敢放到台面上,否则就太血腥腐朽了。

官场从来都没有那么干净。

庆国发生的这些事,放在任何时代都可以找到雷同之处,跟现在也颇有相似的地方,几个案例都很典型,也能找到现实的案例。

第一,邓子越的蜕变,官场的悲哀。

第二季播到第九集,终于出现了最精彩也是最扎心的一段:

范闲对邓子越进行了灵魂的叩问:“当年的邓子越慷慨激昂,院里边有谁欺上瞒下、牟取私利,都被你指着鼻子骂过。可你从什么时候不骂了?改成跪了?”

邓子越答:“当时不谙世事,现在懂事了。”

范闲问:“你懂什么了?”

邓子越心痛如焚地说:“我懂得,做官不可特立独行,该当与光同尘。”

邓子越是寒门出身,寒门是指士族家族败落的读书人。他曾经在边军养马,都尉假造账目,借买马料为名骗取官银。邓子越看不过,要举报,被发现后,舍生冒死、杀出重围,将罪证送到了鉴查院,被陈院长破格收入院中。

邓子越年少时曾立志:财可以缺,志不能穷。只是,谁曾料到,如今竟混成了一个人微言轻的油腻大叔。

范闲问:“当年一身鲜血杀入鉴查院,要求伸张国法的样子,你还记得吗?”

邓子越惭愧至极,却又无法申辩,只能唯唯诺诺地给出了肯定回答。

范闲再问:“你是不是觉得当年很蠢?”

邓子越仓皇而凄楚地回答:“世间多不公,以血引雷霆。蠢就蠢了嘛。”

范闲厉声质问:“是什么把你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腰也弯了、膝盖也软了。不知道当年的邓子越看到现在的样子,会不会大哭一场啊?”

做官嘛,人情世故啊……”邓子越低下头,声音变小了,变弱了。

曾经,邓子越有机会升任副主办,因为仗义执言一降再降,被贬成了一个小小的主簿,可是他良心未泯,心存敬畏,始终不肯做到完全意义上的同流合污。

戴公公孝敬给王启年几百两银票,王启年看邓子越穿着寒酸、生活清苦,偷偷塞给他五十两。

他是怎么做的呢?通过做手脚,偷偷将五十两银子做进了一处的账目下,摇身一变成为公家的银子,然后用那笔钱给大家买了肉吃,而自己则一边吃饼一边审阅文书。

那点肉,他都觉得脏,所以不吃。

这是个始终爱惜羽毛、洁身自好的好官。

邓子越后来说,我邓子越早就没有气节了,只求一个独善其身。

是的,在这个大染缸里,不变得一身腐臭就不错了,混口饭吃,何必与权势、与世道过不去?

说得如此真实,如此的辛酸。

接下来,范闲的问话更扎心。大意是,我是个嫉恶如仇的人,看见不公的就不想忍,跟我有仇的我就报……我这脾气在京都活不过三天,为什么我活得好好的?因为我有靠山,我有人罩着。

当然有人罩着了,拼爹在盛行于各个时代,哪怕范闲穿越到了古代庆国,他还是要靠养父范建、亲爹庆帝、比爹更亲的陈萍萍以及岳父大人林相林若甫护着,四个爹,四个大佬,每个人都一手遮天、权倾天下,这样的贵公子,自然天不怕地不怕。

所以,范闲要做邓子越的靠山,让他大胆地干,找回曾经的自己!

说白了,在官场,如果没有大官罩着,根本无法做到嫉恶如仇、敢于直言,否则,很快就会被排挤、被发配边缘部门甚至被处理。

然而,除了《庆余年》,在其他真实的地方,你还能找到范闲这样的人吗?

找不到。

初入官场时,谁不想保持独立人格?谁不想做个为民请命的清官?谁不想轰轰烈烈地干一番事业?可结果呢?处处碰壁,处处被使绊子,处处都是陷阱,没有被人搞倒已经够幸运了。

如履薄冰,谨小慎微,只求一个安稳,如此,腰能不弯吗?话能不少了吗?工作能不按部就班吗?

邓子越是有良心的,是有原则和底线的,否则他会和其他官员一样,要么浑水摸鱼,上班期间打麻将,要么贪污腐败。哪里还有敢仗义执言?敢铲除奸佞?

要当好官、清官,必须要有靠山,可绝大多数人是没有靠山的。况且,靠山靠得住吗?说不定,靠山就是最大的蛀虫。

国内多少落马的官员在忏悔录中都曾写道,一开始从政是慷慨激昂的,是追求正义的,后来逐渐丧失了理想信念,被金钱美女腐蚀,迷失了自己,最终走上了邪路。

有时候,不能说完全是因为他们意志不够坚定,实在也是因为,大环境如此,潜规则左右,还有就是形势所逼,他不这么做,就没有活路。

诚如大明朝的海瑞,将从政和道德标准拔高到了一个他人无法企及的高度,于是活成了另类,也活成了传说,始终处于被排挤、被弹劾、被敬而远之的境地。

他自己过得十分凄苦,堂堂四品朝廷命官,常年食不果腹,女儿死了,老婆活得跟个鬼一样,老母亲七十大寿,他破天荒地上街买了二斤肉庆祝,结果成为全天下最大的新闻之一,且被写入正史。

可见此事有多么稀奇,多么扎心!

海瑞其实是一个非常聪明和有能力的官员,奈何,太干净了,在与光同尘、尘土飞扬的世界,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这就是官场的真实和悲哀。

第二,抱月楼的光鲜与阴暗,可惜古代没有“扫黑风暴”。

抱月楼位于京都核心地段,表面是瓦肆勾栏、吹拉弹唱,实则逼良为娼,做的是皮肉生意,而且用的是下三滥手段,将京都各大青楼的头牌悉数巧取豪夺了过来,桑文姑娘便是这么过来的,然后用不可告人的罪恶伎俩,恶性竞争,暴力打压其他青楼,欺行霸市,无恶不作,最终将抱月楼在短短不到半年成为京城第一青楼,赚得盆满钵满。

很多人举报、上诉状,结果皆无疾而终,而且举报者被凶残的报复,菜农老金头之死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抱月楼之所以敢于如此嚣张,是因为有靠山,幕后东家乃靖王世子李弘成、三皇子、户部尚书之子范思辙,如此强大的后台,谁敢与之争锋?谁敢动它一根寒毛?

这样的风月场所,与当年冠盖京华的北京“天上人间”娱乐会所有何区别?

当年曾发生轰动一时的梁海玲被杀案。梁海玲是天上人间的花魁,几年时间从那里赚到了数千万财产,结果却裸身死于自己的别墅中。据说,天上人间里的姑娘都要求一米七以上,高挑、白皙、温柔、知性,大学以上学历,上世纪90年代,里面最便宜的酒水是一罐300毫升的可乐,88元。

当时,每天晚上,京城的权贵子弟和老板、官员趋之若鹜,花费巨资,纵情狂欢。

直到2010年,天上人间才被查封。而背后的金主早就得到消息,金蝉脱壳了。他就是拥有多家上市公司的巨富覃辉。

无独有偶,郑州的“皇家一号”的崛起与抱月楼又是何其相似!

如果没有当地官员罩着,如何在一年时间不到揽金数亿元?之所以一朝陨落,与抱月楼被范闲盯上如出一辙,得罪了范闲这样更为勇猛的权贵子弟。皇家一号被查封时,警方动用了上百辆警车,数千名警察,当晚,警车里装满了几百个年轻貌美的风尘女子

《庆余年》中,范闲对抱月楼开展扫黑行动,在将范思辙与抱月楼摘离关系后,对其实施了查封,查封后又据为己有。同时,他只是惩处了具体的经营者,并没有因此与李弘成、三皇子闹僵,而是虚与委蛇,还混成了三皇子的恩师。

个风月场所的倒台,牺牲的是虾兵蟹将,幕后东家往往安然无恙,捞政治资本的是范闲。

第三,检蔬司的重新洗牌,是官场的权术表演。

检蔬司是宫里无数机构的其中一个,负责往宫里运送新鲜蔬菜,供后宫上万人的食用,数量是庞大的,流水也是巨大的,随随便便从里面拿点回扣,就可保几世人过上富贵生活。

戴公公凭借淑贵妃的关系,委托侄子戴震掌控着检蔬司,巧取豪夺,压榨菜农,无所不用其极,不少菜农被他逼得倾家荡产,卖儿鬻女,菜农老金头就是个例子。

在电视剧《扫黑风暴》中,杨冬团伙长期垄断菜市场进菜、卖菜渠道,向菜农强行收取管理费,不从者暴力殴打,菜贩敢怒不敢言。杨冬是因为有市监、公安等部门罩着,所以才肆无忌惮。

而恶霸戴震的靠山就是宫里的势力,淑贵妃正是二皇子的母亲。

原著中,范闲是怎么处理的呢?将戴震毒打一顿,带进了鉴查院,但并没有杀他,甚至没有怎么用刑,对于戴公公,范闲只是提前在淑贵妃面前参了一本,让他失去了宠幸,并没有赶尽杀绝。

戴公公失势后,范闲趁机将他拉拢到自己这一边,成为宫里的眼线,死心塌地为其所用。大棒与蜜糖的连环套,官场的阴谋阳谋,范闲用得是得心应手。

电视剧自然不敢这么演,作为反派和恶人,戴公公必然受到了严厉惩罚,庆帝一句“灰飞烟灭”,戴公公小命难保。

《庆余年》第二季到这里是越来越好看了,这才是它该有的样子。

不光是整顿检蔬司这类机构,范闲接下来还要通过揭露科场舞弊案,大力整治礼部和吏部,此后又浩浩荡荡下江南,与江南财阀及其背后的皇族势力决一雌雄。

值得期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