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白玉兰奖面前无流量明星,但《追风者》非双雄戏,男主男配要分清

白玉兰奖面前无流量明星,但《追风者》非双雄戏,男主男配要分清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G450gr0sB7oawVB68ziPKyN6

这一届的白玉兰奖提名公布之后,出现了很大的争议,不少剧迷认为,王阳老师是电视剧《追风者》的男配角,为何会提名到了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当中?面对争议,电视剧《追风者》的报送方发布了一个没有公章的声明,但也并未解释为何男配角报送男主。争议的当事人王阳老师,则发布了一则动态:我踏实拍戏,行胜于言。

这则动态发布之后,王阳老师则参加了某位知名带货主播的网络直播活动,踏实拍戏之外,王老师也能踏实直播,可谓是艺多不压身。但截至目前,似乎并未有谁正面回应一下,《追风者》的男配角为何可以报送白玉兰奖的最佳男主。或者,也并未见谁认真论证一下,《追风者》当中,王阳老师是男主角,不是男配角。

我提出自己的疑问,写了一点个人看法,并且连续说,可能我的看法不全面,不正确,很浅薄,还是希望读到客观理性的声音, 证明一下,王阳老师不是《追风者》的男配角,而是男主角。有朋友提醒我说,一位白玉兰奖的前评委,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为了避免引战,我略去这位前评委老师的名字,只介绍他发布的观点看法:

图为有心人整理的历史资料。

六次报送的流程都毫无问题,五次提名的结果准确无误。

《嘿!老头》那次双报但提了黄磊,是初评委(选片人)选择的失误。雪健老师的表演鬼斧神工,组委会为这个失误进行了补救,也付出了直播被上课的代价。

《追风者》双报最终提了王阳,初评委选择无误。两人戏份相差10%左右,相爱相杀,双雄对垒。每个人的表演都是有刻度的,高下不难判断。

提名阶段真正发生争议的只此两次。别的都是有心人拿来凑数。

白玉兰奖从来不以番位论英雄,一部剧里戏份伯仲之间的,谁出彩儿谁得。之前有黄志忠凭《人间正道是沧桑》封视帝,柏寒凭《媳妇的美好时代》封视后。柏寒和海清并没有因此龃龉,两人的友谊醇厚如初。之后也不乏“倒挂”的案例。

流量明星这一挂,其底层逻辑的荒谬之处在于:他们是量化生存的。量化生存就要持续吃进数据(包括荣誉),数据基于比较而产生。于是,打手们黑踩酸挑、文攻武卫,贪吃蛇一样获取数据。

表演是当众孤独的工作。唯一的对手只有自己。各大奖项的选择只是一种参照系,表演艺术家无一例外活在看戏的人心里。

流量明星不是不可以成为好演员。他们首先要做的是:摆脱数据的奴役。

看完了这位老师的发言之后,我还是很诧异。我的诧异,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

第一点诧异,聊王阳老师是《追风者》的男主角,还是男配角,似乎不需要聊流量明星,感觉这位老师带着怨气一般。

白玉兰奖面前,没有流量明星,这是大家都可以达成共识的。但这个共识,需要有一个最大前提,白玉兰奖不高看流量明星,但同时,也并不歧视流量明星。无论是流量明星,还是非流量明星,到了白玉兰奖这里,大家都被一视同仁,都是演员,是影视剧劳动者。

咱们噼里啪啦批评半天流量明星,实则没啥意义,反倒是形成了一种歧视流量明星的状态。因为王阳老师,似乎不能称之为流量明星。而这一届白玉兰奖陷入争议的原因,是王阳老师凭借《追风者》提名了白玉兰奖的最佳男主,很多剧迷认为,王阳老师在剧中是当之无愧的男配角。

显然,这位老师从一件事情,聊到了另一件事情,从聊王阳老师是《追风者》男主角还是男配角,聊到了怨气十足的“流量明星”。后者,根本不在值得讨论的范畴当中。因为,还是那句话,白玉兰奖这样优秀的电视剧奖项面前,一视同仁,不会把演员们还分出三六九等来,高看谁,或者就歧视谁。

第二点诧异,《嘿!老头》当时为什么会形成争议?

这位老师承认,当年《嘿!老头》这部电视剧在白玉兰奖上,让黄磊获得了最佳男主角提名,而没有让李雪健老师获得最佳男主角提名,是失误。不知道白玉兰奖的前评委的这种承认,是否代表白玉兰奖官方。

《嘿!老头》在第21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评选过程当中形成的争议,和这一次《追风者》围绕男配角王阳提名白玉兰奖最佳男主,显然是具备相同性、相似性的。在《嘿!老头》当中,李雪健老师是男主角,黄磊老师是男配角,让男配提名男主,显然不妥。电视剧《追风者》当中,王阳老师是男配角,让男配提名男主,显然也不妥。

值得注意的是,也是在第21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上,正式加入了最佳男配角和最佳女配角的奖项。在第21届之前,白玉兰奖只有“最佳男演员”和“最佳女演员”的奖项。从第21届开始,“最佳男演员”一分为二,最佳男主角和最佳男配角,“最佳女演员”也一分为二,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

所以,在第21届白玉兰奖之前,主角或者配角,都是一部电视剧的演员,参选最佳男演员和最佳女演员,都是合情合理的。但是,从第21届开始,已经区分了最佳男女主角和最佳男女配角,那么,主角的,去主角赛道,配角的,则需要去配角赛道。第21届白玉兰奖出现“黄磊和李雪健之争”,并非演员自己的争执,而是剧迷们的疑惑,明明有了最佳男配角赛道,为什么男配角还要去男主赛道。

第三点诧异,这位前评委的两部戏角色获奖的例证,都站不住脚,属于典型的逻辑常识和白玉兰奖常识错误。

这位老师说,黄志忠凭《人间正道是沧桑》封视帝,柏寒凭《媳妇的美好时代》封视后,这一点,不假。但是,黄志忠老师获得是第十六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演员奖,柏寒老师获得是第十六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女演员奖。最佳男演员,不同于最佳男主角,最佳女演员,也并不同于最佳女主角。

前边我已经阐释过,白玉兰奖从第21届开始,把最佳演员奖项,分为了最佳主角和最佳配角,此后,主角的去主角赛道,配角的去配角赛道。第21届之前的,最佳男演员和最佳女演员,奖励的是演员,当然不必区分男主、女主、男配和女配。这个基础概念,不能偷换。

如果王阳老师提名的是最佳男演员奖项,而不是最佳男主角奖项,我相信,则不会形成多少争议。

第四点诧异,《追风者》不是双雄戏,而是典型的男主主线,男配配合的戏。

这位老师说,两人戏份相差10%左右,相爱相杀,双雄对垒。这是架不住电视剧常识推敲的。因为男配只比男主戏份相差10%,就认定为一部电视剧是双雄对垒,继而,推导出一部戏是双男主戏,这在逻辑常识当中,都无法成立。差10%就是双男主戏,那差10.01%,还是不是呢?差10.02%呢?我们姑且不论这个差10%的数据是否准确,只看“差10%,因此便是双男主”的论证过程,就会发现其中的可笑。

普遍情况之下,双男主的电视剧,两位男主的戏份数量,肯定差不多。但反向推导,则需要谨慎,可能会不成立。比如说,有些清宫戏,乾隆到哪,都带着“三德子”,我们能够反向推导,便认定“三德子”是这类戏的男主角吗?

上边这个例子告诉我们,看一部戏的男主角是谁,不仅仅看戏份数量,出场次数等等数字性的指标,还要具体到电视剧作品本身当中去,看角色在电视剧作品当中的具体位置、贡献价值和剧情走势影响力等等。

基于这个认知,我们来看《追风者》这部电视剧,显然是围绕魏若来这个角色展开的,沈图南这个角色,则是辅助魏若来这个角色出现的。当然,衡量一部戏是不是双男主的电视剧,还有一个简单粗暴但一定程度上成立的方式,干掉一个男主,看看这部戏还能否继续下去。

我们用这种简单粗暴(这种论证,也需要谨慎,也有特例)的办法,来看一看《追风者》,沈图南主角下线之后,后续的多集剧情,还能继续不?我作为剧迷,全程追剧,我的看法是,沈图南下线,不太影响后续剧情。反之,魏若来下线呢?全剧终。您说,这样的电视剧,算双男主的电视剧吗?

综上所述,我认为,白玉兰奖这么顶级的电视剧奖项目前,不应该区分谁是流量明星,谁不是流量明星,大家都是演员,不吹捧谁,也不歧视谁,才是公允合理的;白玉兰奖在第21届之前,只有最佳男演员和最佳女演员奖项,当然不区分男主角、男配角和女主角、女配角,但是第21届开始,出现了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和最佳女配角奖项,从这一届开始,必须要把男主角、男配角和女主角、女配角区分清楚,不然,就会陷入《嘿!老头》那样的争议当中去;我认为,且愿意多次、多角度论证,《追风者》并非双雄戏,并非双男主,而是区分男主和男配的,魏若来是当之无愧的男主,沈图南是当之无愧的男配角。

还是那句话,只要这件事情还让讲道理,我便相信,道理是可以越讲越清楚了,论点、论据和论证过程都搞扎实了,肯定可以获得正确的道理。我从一位老剧迷的角度,论述了以上这些。如果那位白玉兰奖的前评委老师能够看到,则是我之荣幸。我有疏漏、错误之初,愿意接受那位老师的指正。我视这位老师如佛,只希望这位老师不要视回复我为“不过牺牲点饭后遛狗时间”。(文/马庆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