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墨雨云间》走红,女性复仇爽文仍是好生意

《墨雨云间》走红,女性复仇爽文仍是好生意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HcUZ4evQUngJjm9JrNsJSR2h

界面新闻记者 | 胡毓婧
界面新闻编辑 | 张友发

男频爽文《庆余年第二季》收官后,接住大盘热度的是大女主爽剧《墨雨云间》。

云合数据显示,6月6日,收官一周后,《庆余年第二季》的正片有效播放市场占有率仍高达36.1%,位列热播榜第一,但《墨雨云间》也达到了24.3%,成为二号选手。排在其后的则是备受期待的《狐妖小红娘·月红篇》和迷雾剧场新作《看不见影子的少年》。

猫眼专业版资料显示,《墨雨云间》由优酷出品,东阳响娱文化联合出品并承制。企查查显示,东阳响娱文化由浙江娱丸影视文化有限公司100%持股,而于正则持有浙江娱丸70%的股份。

在文本层面,《墨雨云间》有着很强的“于正牌爽剧”痕迹。剧集改编自千山茶客的小说《嫡嫁千金》,是典型的复仇爽剧,剧情推进和起伏堪比短剧。

在第一集,该剧就完成了女主被污蔑私通遭丈夫活埋、得相府千金相救、千金被毒打至死、女主顶替千金身份回府等情节推进。此后,女主智斗后妈和恶毒妹妹,姜府副本一路开挂,宅斗无敌手。

地狱开局,一路进阶,复仇配合权斗,堪称于正的女频爽剧模版。于正的成名作《美人心计》中,女主角杜云汐幼年家中被满门抄斩,入宫后凭借美貌和聪明才干,一路从家人子升级为皇后、太后,参与到文景之治的进程。

2017年的爆款清宫剧《延禧攻略》中,吴谨言饰演的魏璎珞同样身负深仇大恨,为调查姐姐死因入紫禁城当宫女,得皇后富察·容音赏识后,面对宫斗对手屡战屡胜,极短时间便宠冠六宫。

该剧在当时的剧集市场也有创新之处,比如女主的“反白莲花”人设:睚眦必报、手段智商在线,与同期播出的《如懿传》中压抑憋屈的女主形成对比。

在延续已有模版基础上,于正也在“改良”大女主爽剧。去年以来,古偶剧流行女主1vN的角色设定,《长相思》《为有暗香来》和《宁安如梦》皆是如此,《墨雨云间》同样融入了这一设定。

除了王星越饰演的男主肃国公萧蘅外,薛芳菲与“前夫哥”沈玉容、表哥叶世杰和仅出场几十秒的“狂徒”都有情感拉扯,播出后人物关系很快引发观众玩梗,加速了《墨雨云间》的话题出圈,在复仇基础上,将女频剧的爽点进一步放大。

《墨雨云间》剧照

回看近十年的国产古装爆款剧,《甄嬛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延禧攻略》和《庆余年》系列,整体遵循的仍是爽剧逻辑。女频宫斗、宅斗,男频权斗,总之只有斗争,才能消抵一点内心的乏力感和虚无感,获得看剧的情绪价值。刚刚完结的《庆余年第二季》,仍以“剧王”之势验证了爽剧的当下性。

于正曾在接受《人物》专访时解释称,宫斗是对人生和职场的“复刻”,魏璎珞不畏强权、不逆来顺受,一个人“单枪匹马”,用智商和情商寻求晋升,会遇到赏识你的上司,也会遇到窃取你劳动果实的人,但最终要努力不懈地走到底。

这也契合当下大众情绪。《墨雨云间》豆瓣高赞短评中,有观众称“我是土狗,我就喜欢这种复仇戏码,剧情有点小bug也无所谓”,并表示“女主那种对抗命运不公的韧劲,真不比隔壁拼爹权谋立意差”。

作为国产剧的主力受众,女性近几年一直在呼唤真正的大女主剧。由此也产生了一批女强剧集,但往往女强男更强,女频题材多数仍囿于浪漫爱的陷阱中。

去年暑期古偶爆款《长相思》虽是大女主,但仍深陷几个男人间的感情拉扯,王姬身份服务于表哥玱玹的宏图大业。《一念关山》后期任如意也将主体性让渡于男主的能力施展。《偷偷藏不住》《我的人间烟火》则还在上演奶嗝文学和当代王宝钏,价值观陈旧。女观众只能翻看《甄嬛传》,找到一点女性成长和阶级跨越的爽感。

由此来看,《墨雨云间》的爽感来得直接自然,情绪价值拉满。感情只是女主复仇的工具,感情则是这一过程的衍生品,即便男主襄助她复仇,她依旧拿他的命去赌。

这也催生了另一个问题——角色的脸谱化和爽感的扁平化。《墨雨云间》豆瓣开分6.9分,口碑只能称得上及格。有观众指出,剧中反派人物扁平、斗法环节无脑简单,逻辑漏洞太多。

剧中,后妈季淑然、妹妹姜若瑶,都对女主有着仿佛与生俱来的恨意。同时,这两个角色也与《知否》中的继母小秦氏和四姐姐墨兰颇为相似,前者手段是纵容捧杀,后者则处处争风吃醋使小伎俩。

图源:《墨雨云间》豆瓣短评

这种融梗式的创作争议也并非第一次出现在于正剧中。有观众曾指出,《大清后宫》的不少台词和桥段,都有《金枝欲孽》的影子,2010年穿越剧《神话》热播后,于正又快速打造了《宫锁心玉》。

2014年,于正《宫锁连城》因抄袭《梅花烙》被琼瑶起诉,最终以于正败诉并公开道歉告终,遭行业抵制沉寂数年后,其回归新作《玉楼春》再因人设和故事架构与《红楼梦》相似而备受争议。

相比争议,于正更在乎的还是收视率和热度,这也是他屡次在舆论风波中再起的原因。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于正提到《宫》播出时,他几乎每天要看收视率才能睡觉,看到收视率第一并且与第二拉开巨大差距时,他才能感受到数据带给他的快感,以及安全感。

为此,他研究收视率和观众心理学,结合当下观众的情感需求创作。对于外界的批评,于正认为是好事,“要做得更好,把痛苦变成创作的养料,这种心理暗示能促使我更好地工作。”

于正显然精于把脉时代情绪,但这种开挂的人生是否是真正的大女主仍值得商榷。密集的爽点一再拉高观众的爽感阈值,一旦被认定内核空洞人物单薄,于正爽剧还能否让观众和市场买单,亦将存疑。

界面文娱此前曾探讨过女频爽文的困境,观众对女频爽文的性别实践要求十分严苛,“女强”必须一“强”到底,否则就要打上“伪女强”乃至“厌女”的标签,但这样激进的性别意识,只能提供一“爽”到底的快感满足,很难为女性提供现实生活的行动借鉴。薛芳菲没有敌手的复仇之路,终究也显得有些“科幻”。

当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影评人毛尖曾指出,影视剧是全中国最封建的地方,“按地位、财产分配颜值,按颜值分配道德和未来”。在《墨雨云间》中,女主斗来斗去,还是要争一个嫡女荣耀,妹妹姜若瑶的恶早从她是庶女那一刻便已注定。

不过,女频困顿缺乏创新,观众看不到与女性主义意识同频的国产剧,能从中汲取一点爽感和情绪价值,《墨雨云间》也算有功。于正的爽文模版依旧奏效,但女频的内核是否真的前进了,可能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