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港风再起,新人终于有机会出头了?

港风再起,新人终于有机会出头了?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Wmn4p5wIh6wzCFpWfBiN8S6a

在电影《九龙城寨之围城》的结尾,上一代退场,下一代接棒。几个年轻人合力战胜了不可一世的反派,让上一辈留下的仇怨不再延续下去,并守卫了城寨的和平与安宁,尽管这份安宁注定是暂时的,他们最终也不可避免地将迎来未知的命运。

导演郑保瑞表示,“我最想讲的是上一代跟下一代,世代交替,恩怨怎么才能了结?肯定要有一个人放下。我把所谓‘放下’的事情留给年轻人。”

这不仅仅是《九龙城寨》这部电影想表达的主题之一,也是整个香港电影产业长期呼唤却未能如愿的渴盼。幸好片中几位年轻演员的表现很是出彩,尤其受到关注的是饰演信一的演员刘俊谦,得到了不少观众与影评人的盛赞。片中有句台词:“以后城寨,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写作城寨,读作香港电影。至此,银幕上的故事与银幕外的现实完成了勾连。

信一(刘俊谦饰)(图源:豆瓣)

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香港电影似乎总是那些熟面孔不停排列组合,古天乐和刘青云合作17次,古天乐和张家辉合作8次,吴镇宇和刘青云合作7次。有观众调侃,“流水的港片,铁打的古天乐”。看的人审美疲劳,拍的人也为青黄不接而惆怅。

如果说熟面孔依然所向披靡,问题则不成问题。关键是这批老熟脸的票房号召力,也在稳定走下坡路。2023年,香港老一辈演员的票房号召力都呈现出了不同程度的消减,梁朝伟的《金手指》口碑平平,取得的5亿票房已是港片去年最好成绩,也仅仅排在内地年度票房榜第31位,余下很多港片头部项目甚至都未能收回成本。香港电影正迫切需要新生力量的崛起。

郑保瑞将电影的重头戏交给年轻人,前辈演员也都很配合,“小齐(任贤齐)、古仔(古天乐)、大哥(洪金宝),完全知道我的摆位是怎样,一点意见都没有,没有人跟我说,是不是我打结尾,为什么我那么早死,我没有听过这种抱怨。”郑保瑞说,如果不走这一步,年轻人永远没有曝光率,永远出不来。

新扎师兄

香港的这一代的年轻演员可谓“生不逢时”。

他们在出道之后,就已经处在香港电影的收缩时期,与前辈们得天独厚的成长环境相比可谓云泥之别。在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的黄金年代,每年有超过200部电影被拍出,电影总产值一度位居亚洲第一、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是名副其实的“东方好莱坞”。

像张曼玉、刘德华、梁朝伟等演员,曾经一年十几部电影的产出只等闲,饱和式的生产不仅锤炼了这些演员的表演水平,还给他们以更大的试错空间。周润发在《英雄本色》之前其实戴过很久“票房毒药”的帽子,之后“一遇风云便化龙”,最终成为名动华人世界的“发哥”。

《英雄本色》(图源:豆瓣)

到2023年,香港上映的港产片只有46部,大部分主角,依然是人们熟悉的老面孔,属于年轻人的机会并不多。

而原本被寄予厚望的中生代演员,也因为各种原因在一段时间里减产或者直接淡出影坛。谢霆锋在最近几年重新增产之前,始终“不务正业”,要么开公司,要么做综艺;而余文乐现在,似乎潮牌主理人的身份比演员本职更加醒目;因舆论风波远离香港的陈冠希,更是经历了漫长的告别。

如果说上一个时代充满了草根逆袭的神话,如今则只剩下苦熬和等待,等待一个可能永远不会出现的机会。曾出演电影《潜行》的朱鉴然是运动员出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因为长期出演“很配很配的配角”,拍完都不知道自己拍了什么,也无法获得反馈,他曾陷入非常低迷的个人状态。

朱鉴然谈感受(图源:微博)

因《新闻女王》和《无限超越班2》而得到关注的高海宁,此前一直都被禁锢在了“狐狸精”角色里,仿佛她的工作只是重复再重复,还曾被导演当面指出“你这样的长相永远当不了主角”,直到《新闻女王》的到来。在《万千星辉颁奖典礼2023》上,她荣获最佳女配,走上台前哽咽落泪,此时距离她出道,已经过去了十五个年头。

高海宁荣获最佳女配(图源:微博)

新生代香港演员中,还有在《踏血寻梅》中饰演反派的白只,此前在话剧舞台上锤炼多年,最终厚积薄发;而孙阳在《过春天》和《孤注一掷》中都有出色表现,接下来还将出演《第八个嫌疑人》等新作,同大鹏、林家栋等人搭戏;以及曾出演《不日成婚》和《毒舌律师》的杨偲泳等等,他们都在漫长的无名生涯后迎来了人生作品。

演员孙阳(图源:豆瓣)

当然,他们现下取得的声量仍然有限,能在大热电影或者剧集中成为出彩的配角只是第一步,能否真正出头还要看主役作品的表现,但眼下起码是个好的开始。

渐次零落

香港电影过往的崛起是个实实在在的“奇迹”。这并非什么溢美之词,只是客观陈述。因战乱南下的电影人为行业起步打下基础,而香港独特的地缘环境让它先是可以依靠台湾地区和东南亚市场进行腾飞,之后又在中国大陆娱乐生活匮乏之际适时填补,建立起了广泛而持久的影响力。

只不过这些成就香港电影业的要素后来又成了桎梏——在九十年代好莱坞大片在全球攻城略地的同时,香港电影彻底失去了台湾和东南亚票仓,几百万人口的本埠市场无法消化巨量的产出,导致百业萧条。如刘德华、梁朝伟和古天乐等香港演员虽然在大陆获得无与伦比的影响力,但这更像是某种限定版本,从始至终,也只有这一两代演员在大陆拥有过真正的号召力。

在内地市场观众选择多元化之后,港片和港剧就变得不那么有吸引力了,香港年轻演员在内地观众眼中开始变得面目模糊和陌生。而如果从文化心理上来讲,“香港电影”这个词语,对于相当一部分内地观众来讲已经成为过去时,这部分观众并不关心香港演艺界的最新动态和现状,他们只是把自己的青春记忆浓缩成怀旧情绪再投射到香港电影上。

因此,这也是很少有电影公司愿意冒着巨大风险让新人在大制作里扛旗的重要原因,唯有“老将出马”。尤其是在合拍片中,这种情况更加严重。

另一个重要因素便是,过去香港培养演艺人才的机制出现了断裂,甚至可以说是坍塌。

香港原本就缺乏艺术类院校,艺人养成主要依靠各家电视台的培训班,但随着时间推移,香港曾经的“五台山”胜景不再,如今只剩下TVB一家独大,而其本身的培养机制又存在明显问题。

新人与TVB签订的类似于“包身”合约,大小诸事皆由TVB负责。刚开始,管理者会安排各种训练以及演戏、主持等工作,然后再观察艺人的实际能力和特色来安排最适合的岗位。

这种模式和流程一方面让TVB剧集的演员可以尽可能贴合角色,但一方面也桎梏住了演员的戏路。谁演警察成功过,谁就一直演警察;谁看上去不像主角,谁就只能一直做配角。重复的表演只会让演员的热情和活力慢慢消磨,很多时候,一名演员往往需要熬上十几年配角才能得到主角的机会,培养周期已经与时代脱节。

艺人待遇不佳也是TVB饱受诟病的问题,大量主力纷纷离巢。而TVB的山头传统也导致彼此间内耗严重,新人无法撑住场面导致的结果就是,甚至不得不召唤“旧部”来救场。

黄智雯宣布“离巢”(图源:微博)

当然,如今的TVB已经逐渐告别过往自我封闭的状态,开始向更加开放的平台发展。除了加深与内地的合作,并且从战略层面上,把TVB从港岛电视台的定位,转变为全球优质内容的供应商。只不过从TVB目前还亏损严重的现状来看,道阻且长。

复兴之路

据郑保瑞在公开报道中透露,在拍摄《九龙城寨》大决战时,破除王九硬气功的点子就是年轻演员们想出来的,“他们在化妆间里聊,王九这么厉害,怎么打得过?最后他们就提议要不要把小刀塞进对方嘴里,我当时还说好神经啊,但没想到拍了一条觉得还挺顺的,就留了下来。”

导演郑保瑞(图源:豆瓣)

给予年轻演员自我发挥的空间,助力其成长,几乎成为了香港电影人的共识。据报道,在《金手指》拍摄前,导演庄文强希望能让新演员担任更重的戏份,而不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配角。他就跑去和刘德华、梁朝伟商量、敲定。新演员有了更多戏份,也有更多发挥空间,“下一次casting的时候也多了一个演员可以用。”

除了靠导演自觉,投资方的重视也少不了。在阿里大文娱的“港艺振兴计划”公布时,阿里影业总裁李捷曾表示,阿里影业将在香港设立全球第二总部,并已加入香港影业协会和香港电影商协会。此举表明阿里影业对深耕香港、大湾区乃至东南亚乃至全球电影市场的决心。优酷也将大力扶持一批香港的新生代演员,譬如跟许恩怡、何依婷、王敏奕、刘颖镟、陈滢、蔡洁、刘佩玥等年轻演员合作的项目已提上日程。

阿里影业、优酷纷纷投资港剧(图源:微博)

计划一出,最激动的还是香港的青年演员。朱鉴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其实我想说,我们香港新一代的演员中,很多跟我一起工作的好朋友,都是很热心的演员,只是因为各种原因,没人看到我们的那团火。所以港艺振兴计划提出来之后,我觉得特别开心,我们香港演员需要更多机会,有更多的工作量,我们才能更好得生活,也让我们的光芒被看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