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新生》第八集:成大保送生沦为阶下囚,费可他爹是万恶之源

《新生》第八集:成大保送生沦为阶下囚,费可他爹是万恶之源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shWXgiu2Mkq0TXAeGmOjTzrk

第八集的主线剧情是李泽瑞如何变成费可的。‍‍‍‍‍‍‍‍‍‍‍‍‍‍‍‍‍‍‍‍‍‍‍‍‍‍

他出轨的父亲才是万恶之源。‍

2005年,18岁的李泽瑞拿到成大保送名额后,李父又是改善伙食,又是给红包。‍‍‍‍‍‍‍‍‍‍‍‍‍‍‍‍‍‍‍‍‍

乍一看其乐融融,事实上貌合神离。‍‍‍

细节印证了李泽瑞是小家庭的边缘人。‍‍‍‍‍‍‍‍‍‍‍‍‍‍‍‍‍‍‍‍‍‍‍‍‍‍‍‍

细节一、100元红包。‍‍

在《新生》的叙述语境中,考上成大就是天之骄子,李泽瑞是成大保送生,属于超级学霸。用一顿饭和100元给儿子庆祝,还真拿得出手。

细节二、一次性餐具。‍‍‍‍‍‍‍‍

如果李泽瑞是客人,用一次性餐具尚可理解。但他是家庭的常住居民,费可没有自己的水杯碗碟,可见李父是默认这种双标的。

同样子的例子还有床铺。李泽天一人独占双人床,李泽瑞睡在仅容一人平躺的沙发上。‍‍‍‍‍‍‍‍‍‍‍‍‍‍‍‍‍‍‍‍‍‍

细节三、兄弟身材。‍‍‍‍‍‍‍‍

高考第一天,兄弟二人一同出来,我们能明显感受到李泽天的身材比泽瑞要魁梧壮实。

我对身材的理解是,弟弟占有李家最好的食物资源,营养充足,因此他的身材更高大。

上车的段落演得也好,李阿姨打开车门 ,走在前面的弟弟准备上车,被泽瑞抢先了,他的脸上顿时有震惊相。

“你什么档次,竟然敢抢在我前面?”

李泽天没有当场发飙,因为他知道自己有求于泽瑞。

然而,泽天对泽瑞的讨(rong)好(ren)和他妈的礼物一样,为时已晚。

常言道“求人不送礼,送礼不求人”。

因为礼物的主要意义是维系感情。关于这点,《礼记》里面已经说得很明白,“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

有来有往,维系感情,才是送礼精义。‍‍‍‍‍‍‍‍‍‍

李阿姨送泽天相机,以送礼之名,行交易之实。‍‍‍‍‍‍‍‍‍‍‍‍‍‍‍‍‍‍‍‍‍‍‍‍‍

她想用一台相机让泽瑞冒着自毁前程的风险去给感情淡薄的弟弟替考,这和李父的100元红包一样,都是以小搏大的投资行为。

李泽瑞的报复,是多年来积攒恨意的巨大释放。‍‍‍‍‍‍‍‍‍‍‍‍

或许有人说,牺牲前程报复他人,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为很不明智。

这就有些后见之明了。

毕竟李泽瑞也不知道高考替考会被发现。况且,糟糕的成长环境加重了冲动和冒险的概率,因此他哪怕不计后果也要报仇雪恨。

剧中把李泽瑞被仇恨禁锢的一面拍出来了。‍‍‍‍‍‍‍‍‍‍‍‍‍‍‍‍‍‍‍‍‍

在李阿姨提出替考方案的第二天,李泽瑞站在窗户前告诉李阿姨,他答应替考。

窗户是铁窗的隐喻,他们俩看似达成一致,然而内心的隔阂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大,都要深。

李阿姨从骨子里就讨厌李泽瑞,他的存在让她始终有小三的道德谴责。为了亲生子,她不得不讨好李泽瑞,她仰视李泽瑞,此时的她是从未有过的卑微。

李泽瑞被视为改变李泽天命运的金手指,因为他答应替考就是为了报复,恨意成为他的牢笼,因此他和李阿姨一样,都是困在铁窗里面的人。‍‍‍‍‍‍‍‍‍‍‍‍‍‍‍‍‍‍‍‍‍‍‍‍‍‍‍‍‍‍‍‍‍‍‍‍‍‍‍‍‍‍‍‍‍‍‍‍‍‍‍

我在开头说出轨的李父才是李泽瑞悲剧命运的万恶之源。‍

李泽瑞和李泽天同一年高考,可见两人年龄相似。这也意味着李父出轨的时间管理大师。‍‍‍‍‍‍‍‍‍

看似忠厚老实,其实心机深沉。‍‍‍‍‍‍‍‍‍‍‍‍‍‍‍‍‍‍‍‍‍‍‍‍‍

我怀疑泽瑞替考,李父是知情人。‍‍‍

为何这样说?

因为在他得知李泽天语文117分,数学139分,英语112分时,他的表情变化一直是从担心转为开心。‍‍‍‍‍‍‍‍‍‍‍‍‍‍‍‍‍‍‍‍‍‍‍‍‍‍‍‍

李父知道李泽天是二本都考不上的学渣,剧中提到二模成绩400多分。奇怪的是,他听到李泽天语数外的高考成绩高达368分,竟然不意外?

那么只有一种解释,他早就知道李泽瑞帮泽天替考了。

明白这一点,我们就能明白李父为何会反对李泽天复读。因为他知道,只有泽瑞替考,泽天才能考上好大学。‍‍‍‍‍‍‍‍‍‍‍‍‍‍‍‍‍‍

因此,当泽天暴揍泽瑞时,李父的反应是用小拳拳锤泽天肩膀。‍‍‍‍‍‍‍‍‍‍‍‍

有没有被他的父爱感动?‍‍‍‍

感动个毛啊!‍‍

李父是在给泽瑞明年给泽天替考创造可能。他早就准备好话术了:今年你把弟弟给害了,气也出了,明年再帮弟弟一次,我们是一家人啊,孩子。

李父有一张忠厚老实的脸,但他的坏,细思之后让人想哕。‍‍

2006年,李泽瑞出狱,李父给了他两万块钱,声明“两万块钱你先拿着,找份工作。”

这话说得就像四边形的圆,很自相矛盾啊。

李泽瑞已经成年,有打工赚钱的资本了,给他点钱过渡一下正常,一下子给了两万,肯定别有用心,他在鼓励泽瑞考学。

又要以小博大搞投资了。‍‍‍‍‍‍‍‍‍‍‍‍‍‍‍‍‍‍‍‍‍‍

在此之前,李泽瑞双眼泛红,为了报复,他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李父给他两万块时,他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看似感动,实则愤怒。‍‍‍‍‍‍‍‍‍‍‍‍‍‍‍‍‍

自从妈妈去世后,李泽瑞并没有得到足够的父爱,现在李父给了他两万元的父爱,支持他高考,他依旧在和自己做交易。‍‍‍‍‍‍‍‍‍‍‍‍‍‍‍‍‍‍‍‍‍‍‍‍‍‍‍‍‍‍‍‍‍‍‍

于是,李泽瑞把两万元扔回去,并且说:“我以后不会再要你的钱,我以后会变得非常非常有钱。”

‍‍‍‍‍‍‍‍‍‍‍‍‍‍‍‍既要恩断义绝,也要打击报复。

李泽瑞恨李阿姨和李泽天,但他更恨自己的亲生父亲。

甩回去的两万块,就是他的宣言,父亲不配得到自己的原谅。

陶杰在《杀鹌鹑的少女》有段名句,分享如下。‍‍‍‍

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决定李泽瑞的命运走向的那一天是2005年6月7号,这一天他要报复所谓的家人。‍‍‍‍‍‍‍‍‍‍‍‍‍

这次报复也让成大保送生李泽瑞变成了费(pian)可(zi)。‍‍‍‍‍‍‍‍‍‍‍‍‍‍‍‍

如果没有李父马不停蹄的出轨,李泽瑞拥有何珊一样的家庭,那么,他或许会拥有耀眼而快乐的人生。‍‍‍‍‍‍‍‍‍‍‍‍

只是,他想要的人生,在李父出轨的那一天,就几乎被注定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