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微暗之火》:在悬疑剧里“读诗”

《微暗之火》:在悬疑剧里“读诗”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Is1A3FA5WyfFKzpr97n9sAo2

撰文:从易

姚晓峰执导,优酷“白夜剧场”的重磅开篇剧集《微暗之火》,圆满落下帷幕。剧集凭借巧妙编织的多线索叙事手法、精湛的镜头语言,赢得广大观众的赞誉。尤其是在悬疑剧里融入诗歌,让观众在悬疑剧里“读诗”、在弹幕上交流诗歌,给观众带来前所未有的观剧体验。

《微暗之火》海报

弹幕上很多观众交流诗歌

帕特里奇娅·瓦尔杜加的《女人比女孩更焦灼》和《高傲的七月》,安赫尔·冈萨雷斯的《遗忘里的死亡》,戈特弗里德·贝恩的《郁闷之事》,罗伯特·弗罗斯特的《未选择的路》,赫尔曼·黑塞的《园圃之乐》……

剧中每一首精选的诗篇,都是角色情感波动的真实写照,伴随着人物从懵懂到觉醒、从挣扎到释然的全过程,成为推动剧情发展与人物性格演变的强大力量。诗歌还承载着对复杂社会现实的深刻洞察与反思,是对更高价值的追求与呼唤。

剧中出现的部分诗歌

在悬疑剧里“读诗”,可谓精品短剧《微暗之火》的一次成功尝试,也树立全新的艺术标杆。

诗以救赎:微暗之火

这个世界荒谬、堕落、没人性,你却清醒、温柔、一尘不染。
——《写给让-保尔·萨特的情书》,作者/[法]弗朗索瓦丝-萨冈

故事从千禧年之夜的一起命案说起,南雅(童瑶 饰)成为犯罪嫌疑人。跟随警方调查过程,南雅的悲惨前史由此揭开。

南雅(童瑶 饰)

年少时,南雅是校园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她才华与美貌并重,是众人眼中不可多得的文艺女青年。

命运在她最灿烂的时刻投下阴霾——父亲沉溺酒精,继母粗暴强悍,没有血缘关系的混混哥哥奸污了她,父亲的懦弱助纣为虐,南雅孤立无援。父亲离世后,在继母的虐待和胁迫下,南雅进入工厂,青春与梦想一同被机器的轰鸣声所淹没。

命运的车轮又一次碾压她,阴差阳错下,南雅嫁给小镇富商徐毅(刘俊孝 饰),外人看来她逃离了原先的泥沼,实则踏入另一个牢笼。

徐毅(刘俊孝 饰)不是南雅的救赎,而是新的灾难

因为她的美丽、不合群,以及徐毅的恶意散播谣言,在小镇居民的嚼舌根中,南雅被塑造成“荡妇”,并且她一直忍受着徐毅的家暴。年幼的女儿患有先天性疾病,南雅欲挣脱而不得。

南雅走过,小镇的人对她指指点点

就像诗歌里写的,“这个世界荒谬、堕落、没人性”,在南雅的经历里,这是一个道德沦丧、人心冷漠的世界;是诗歌,一直支撑着她,诗歌是“清醒、温柔、一尘不染”的存在,是南雅苦难中的救赎,是微暗之火。

诗歌的美好与纯粹,滋润着南雅伤痕累累的内心,为南雅构筑一个理想化的乌托邦,让南雅得以暂时逃离身边的纷扰与不公。

南雅阅读诗集

在外界的误解与污名化中,诗歌也是南雅自我认同的坚固堡垒。诗中表达的独立、坚韧、美好的意象与情感,让南雅确认自己的价值与纯洁,诗歌中传递的勇气与尊严,激励南雅不向偏见低头,坚守自我,勇敢生活。

这个世界荒谬、堕落、没人性,南雅自身也成为清醒、温柔、一尘不染的存在。因为诗歌的存在,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女性的挣扎与反抗,更是一曲对美与自由灵魂的颂歌。

诗以自省:美的教化

我高大是因为你觉得我/高大,我干净是因为你/用好眼睛,用干净的目光看我/你的思想让我变得/智慧,在你简单的/温柔里,我也简单/而善良
——《遗忘里的死亡》,作者/[西班牙]安赫尔·冈萨雷斯

孤独的南雅,终究遇到了她的同行者——周洛(张新成 饰)。

周洛(张新成 饰)

周洛是小镇昔日的高考精英,因不可抗力离开大学殿堂,回归静谧的小镇,这一变故旋即成了乡间巷尾热议的话题。

在这片纷扰之中,他的目光被南雅所吸引,既因为他们都是小镇人的谈资,也因为南雅的美触动了他。

周洛呆呆望着南雅的侧脸

周洛一次鬼使神差的“冒犯”,遭遇南雅的严词拒绝,愤懑之下,周洛口不择言地质疑南雅的品行,言语间充满偏见与误解,“你装什么装?你自己要是不放纵,别人会找上门来吗?”南雅以坚定的姿态反击,捍卫自己的尊严,她原本以为周洛会与小镇的其他人不一样。

周洛恼羞成怒、出口伤人

此番交锋之后,南雅的不卑不亢令周洛感到羞耻。此前周洛意外发现南雅对诗歌的热爱,通过南雅在小镇图书馆的借书记录,周洛阅读着南雅的阅读,这成了他探求南雅内心世界的钥匙。

南雅不卑不亢,令周洛感到羞耻

周洛透过诗歌的棱镜,试着走近这个让他情感起伏不定的女性。他逐渐看清南雅丰富而深邃的精神面貌,理解并感受到她内心承载的种种伤痕与不公。

“我高大是因为你觉得我高大,我干净是因为你用好眼睛,用干净的目光看我。” 人的特质并非绝对不变,而是根据观察者的视角和态度而变化。南雅触动了周洛,激发和培养出他更好的一面;诗歌让周洛得以自省,在诗歌美的教化下,周洛对美的觉知被唤醒。

周洛超越最初肤浅的外表吸引,真正触及到南雅的精神内核,理解她之所以如此的所有复杂因素,包括她所承受的伤害与侮辱。他对美的认知得以深化——美不再是表面的、单一维度的,而是包含着人性的复杂性、生命的韧性以及面对逆境时坚持自我的勇气。

于是,周洛萌生想要保护这份美的愿望,不仅是保护南雅这个人,也是守护那份在逆境中仍旧熠熠生辉的灵魂之美,抵抗世间加诸于她的一切损害与侮蔑。

周洛想要保护南雅,虽然南雅说“怎么可能”,但她的笑发自内心、如此灿烂

诗歌的加入,让周洛与南雅的感情不落俗套,它是一个关于成长、理解与救赎的故事,展现从浅薄的第一印象到深刻心灵共鸣的转变过程。

诗以载道:社会引导

如果所有的星辰都要消亡/我要学会仰望空旷的天空/感受它那彻底黑暗的壮丽/尽管我需要些许时间才能学会
——《爱得更多的人》,作者/[英] W·H·奥登

《微暗之火》的主体故事发生在千禧年前夕,这是诗歌从1980年代的巅峰时期逐渐走向没落的过渡阶段。

南雅读诗,只是,大多数人已经不读诗了。南雅从小镇图书馆借走的那本诗集,在五年时间里,南雅是唯一借阅者,直到五年后,周洛成为下一个“借阅者”。

五年了,这本诗集只有南雅一个借阅者

不读诗虽然不会影响生活,但当一个社群里几乎没有人读诗,甚至人们以热爱诗歌为耻,那么一些美好的品质可能在渐渐遗失。

比如对美的追求。诗歌是美的集中展现,无论是韵律之美、意象之美还是意境之美,都能激发人们对美的感知和追求。

比如对他人的共情力。诗歌是情感交流的桥梁,诗人通过作品传达个人情感和人生体验,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产生共鸣,感受跨越时空的情感联结。这种共情体验有助于增强个体之间的情感理解和相互尊重,促进社会的和谐与包容。

又比如对弱者的人文关怀。诗歌常常关注人的生存状态、内心世界及社会现实,通过抒发对生命、自由、爱、正义等价值的思考,展现出深刻的人文关怀。

文以载道,诗亦载道。某种意义上说,诗歌是提升人类精神境界、促进社会文化进步的重要力量。

在这个不读诗的小镇上,一些恶意肆意滋生,导致并加剧南雅的悲剧。比如南雅因为美丽、独立和高傲的特质而遭受非议。外界不是接纳美,而是畏惧女性的美,对南雅采取一种极端刻薄和不公平的评价体系,无论南雅表现如何,都会被贴上负面标签。

南雅被大众羞辱,镇里的人围观看热闹

当南雅被徐毅家暴,小镇居民优先进行道德评判而非展现同理心和同情心,他们不是关注南雅所经历的痛苦和需要的支持,而是对她进行无端指责。

所幸还有诗歌,有读诗的人,有追求真相和守护正义的警察,以及勇敢的周洛。周洛经历一个不读诗到读诗的过程。面对最初的无知与冲动,他展现难能可贵的自省能力。那颗未经世事雕琢、纯粹而炽热的心,因正义而燃烧,因真挚而闪耀。

黄色树林分出两条路,周洛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遗憾的是,因为社会经验的不足,周洛最终选择错误而鲁莽的方式守护南雅。

“如果所有的星辰都要消亡,我要学会仰望空旷的天空,感受它那彻底黑暗的壮丽,尽管我需要些许时间才能学会。”

哪怕所有星辰都消亡,也不沉溺于悲伤或恐惧,而是选择接受即将来临的变化,以新的视角去面对宇宙的空旷,在彻底的黑暗中发现壮丽,这是对生命的深度探索,也是对逆境中美的发现和赞赏。

尽管接受和领悟是一个逐步的过程,需要耐心和时间,然而,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算迟。对于周洛和南雅来说如此,对观众亦是如此。

这是《微暗之火》传递的深刻社会启示。诚如导演姚晓峰所言:“我觉得现在到了一个呼唤诗歌和美好的时代,就是又一次人性美的回归和释放。这部剧就是通过揭示人性中的幽暗,呼唤人性之美,通过艺术和诗歌,来唤醒人类心灵之美。”

在快节奏、高度物质化的现代社会,人们往往容易忽视内心的深处和精神层面的追求。剧集经由主人公的转变和成长,展现人性美如何在逆境中绽放,激励观众相信并实践人性中积极、光明的一面;借助诗歌这一形式,传递温柔而坚定的声音,提醒人们在复杂多变的世界中,通过美的追求与创造,实现心灵的净化与升华。

由此,《微暗之火》不仅是个体心灵的探索,也是对整个社会文化氛围的反思和引导。

在当今剧集市场的茫茫悬疑之海中,优酷的“白夜剧场”出手不凡。《微暗之火》超越悬疑剧单纯制造惊悚与谜团的初级阶段,在悬疑剧里“读诗”,不仅是对悬疑剧艺术边界的勇敢拓宽,也是对社会现实深刻洞察的精致展现,开辟一条艺术探索与社会责任并重的崭新航道,引领悬疑剧创作向更深邃、更广阔的空间迈进。

声明:我们是澎湃新闻文化娱乐部的微信公众号,栏目官方微博为“澎湃有戏”,唯一的APP叫“澎湃新闻”。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有戏”栏目,未经授权,谢绝转载。转发朋友圈请随意。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