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内娱的顶级骗子,竟然是他?

内娱的顶级骗子,竟然是他?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dtL3z84xaBSms4FjbxRGKli5

剧集《新生》之新,正是它挖掘出了悬疑之外更深层的部分,探讨了关于贪婪与欲望的命题——如何面对自己人性的阴暗面和缺陷,以及在做选择的时候如何克制住自己的欲望,因为AB面之间的变化,可能只是一念之差,但结局却会千差万别。

作者|斯嘉丽

编辑|丁宇

竟然真的被费可骗到了!

上周,信息差犯罪剧《新生》上线优酷白夜剧场,首更三集已经悬念拉满,后面更是循序渐进,将费可(井柏然 饰)这个顶级骗子呈现出来。

他长得帅、智商高,男女老少通吃,一边给哥哥姐姐提供情绪价值,一边PUA纯真少女外加拉皮条。他不仅是时间管理大师,还要感情和金钱一网打尽。观众惊呼,如今骗子门槛已经这么高了?谁能想到 “卷王”赛道最努力的人竟然是骗子。

《新生》剧照

剧集加更第七集后,观众再次被骗,但这一次骗人的不是费可,而是那几个将费可拼凑出来的人。故事出现了反转,他们讲述的只是故事的A面,实际上每个人都还有隐藏的B面。

然而,真正“欺骗”观众的其实是主创。

《新生》在一开始就使用了推理类作品中最经典的暴风雪山庄模式,一场关于费可的追思会,女记者何珊(周依然 饰)与四位陌生人一同受邀,密闭空间内呈现了一种游戏感。

《新生》截图

但主创又突破了空间的限制,将观众屡次拉回到每个人的回忆现场,这部分的处理既避免了同一时空的单调和悬浮感,又让整体结构和故事变得更为丰富。

这也是导演申奥想要的效果,他通过多角度的讲述模式与时空形态,不断冲击观众心理预设。又通过层层递进,逐步拨开身份迷雾,与观众达成了一种互动。

5月10日晚,申奥在微博上表示,第七集就是他对于“游戏感”交上的答卷,“很抱歉这几天骗了你们,嘿嘿!”

导演申奥微博截图

不过,“诈骗”只是《新生》的表象,当A面和B面都被揭示之后,更具有社会议题的部分才是跟当下的观众形成共振的情感联结。

剧集《新生》之新,正是它挖掘出了悬疑之外更深层的部分,探讨了关于贪婪与欲望的命题——如何面对自己人性的阴暗面和缺陷,以及在做选择的时候如何克制住自己的欲望,因为AB面之间的变化,可能只是一念之差,但结局却会千差万别。

A面:故事都有主观性

《新生》是一部十集短剧,节奏极为紧凑。何珊出场后,她的每一个行为都能将观众的疑问拉满。

前三场戏带出的是一堆问号:何珊是什么样的人,费可又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导致费可给何珊打电话都要录音?费可为什么会中毒倒下?塞给何珊的U盘又是什么?何珊明明和费可认识,为什么又说不出他的名字?

开场之后,何珊收到了参加费可的追思会的邀请。

《新生》剧照

追思会在一座孤岛上,乘船才能抵达。何珊和另外四个人,陈树发(王砚辉 饰)、程浩(黄觉 饰)、苏倩(彭杨 饰)、张萱(张艺凡 饰)被困在了密室内,组织追思会的助理刘漠(何廖侣匀 饰)要求他们讲述和费可之间的故事。

众人展开回溯,故事进入正题。

如片头,一块块拼图拼成了费可,五个人也在此时发现,岂止是他们手机中的费可微信不是同一个,他们认识的费可都不是同一个人。

《新生》剧照

陈树发是费可的岳父。在他的讲述中,女儿陈佳佳从圣马丁留学归来后,于2015年和费可相识于一场慈善活动。费可哥大商学院硕士毕业,谈吐不凡令陈佳佳倾心不已,二人谈起来了恋爱。

陈树发不满费可的出身,反对两人在一起。直到费可表明自己的父亲是司长,并邀请父女二人到豪宅中吃饭,陈树发才态度转变,同意了费可和陈佳佳的婚事。在婚礼上陈树发给了费可1000万的卡,还在之后委托费可带他投资伟伦医疗,为他办理违规矿场的手续等。

最后陈树发被骗了四千多万,费可人间蒸发,女儿陈佳佳自杀。

费可与陈树发

程浩与费可认识的时间更早一点。2014年,他在出差的飞机上遇到了临座的费可。费可想要头等舱餐食,却被告知积分升舱仍然是经济舱餐食,程浩为费可多要了一份。

费可说登机时不小心看到了程浩的身份证,二人就此搭讪起来。费可自称成大材料系本科毕业,刚刚转到金融。程浩是金融精英,之后带着费可吃喝玩乐。

在一次费可出租屋漏水之后,程浩邀请费可住进了他家,由此费可就开始了长期借宿模式,为程浩洗衣、做饭、照顾小猫,随着程浩出入各种场合。最后发展为二人联手,用费可的身份开账户,程浩的钱和内幕消息炒股。

最终费可拿走了账户内的两千万,随后消失不见。

费可和程浩

此时,大家才发现,费可展示给陈树发的豪车豪宅、金融知识、办婚礼的钱,甚至关于哥伦比亚大学的趣事……即他伪造的所有人设都来自于程浩。

苏倩说她和费可是网恋。2014年二人相识于社交媒体,本是点赞之交,直到2015年某个台风天费可开车来接苏倩,二人由此才第一次见面。

苏倩和费可奔现后,不愿意让费可暴露在人前,约会总是偷偷摸摸。2016年,费可说自己投资失败遭人追杀,苏倩想办法挪用公款,为费可转账了1000万,随后费可消失。而苏倩工作的地方,正是费可用于诈骗陈树发的伟伦医疗。

苏倩和费可

暴风雨天持续,五个人所在房间开始漏水,助理打开房门让众人离开,并登上船准备离岛。

在船上,张萱讲了她的故事。2010年,还在上大学的舞蹈特长生张萱和费可谈起了校园恋爱。热爱舞蹈的张萱梦想成为《天鹅湖》中的黑天鹅,费可因此介绍了演艺公司的金总,动用关系让张萱成功在学校的演出中当上主角。

她付出的代价是,在费可的要求下不得不和金总等人喝酒社交,被灌醉送到了酒店。醒来后的张萱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费可却与她越来越疏远。在费可不断地PUA下,张萱开始出入娱乐场所,借贷整容,直至退学,失去了从前纯真的自己。

张萱与费可

四个人讲述的费可逐渐拼凑到一起,让观众感慨费可的顶级骗术之厉害。对此,就连@中国警方在线 的官微都亲自下场,图文并茂地告诉网友#遇见高段位纯骗战士怎么办#?要在生活中警惕剧中出现的那些“迷惑性骗局”。

然而,故事讲到这里,他们说的就是一定真相吗?《新生》用不到六集的篇幅告诉观众,讲故事的人总是会带着主观性,可能会不自觉地扮演起一个需要对外的身份,来掩盖自己的另一面。

B面:不可告人的阴暗面

《新生》第六集的最后几分钟,陈树发站了出来。他绑架了费可,并组局将众人请来,要把每个人都拉下水,报复费可。

接下来的第七集,是观众也是导演申奥心中最爽的一集,整个真相由此反转,从A面到B面,一个人的两面性,竟然如此不同。

何珊抛出了她多年调查的细节,补足了每个人讲述的故事,更引出了真实的人性——费可并没有如此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每个人讲的其实都是删改后更有利于自己的主观版本。

《新生》剧照

事实上,陈树发比陈佳佳更早认识费可。他在高尔夫球场上听旁人说起费可是一个司长的公子,别有用心的与之结交,并将女儿介绍给费可,希望他们恋爱结婚。甚至连去费可的豪宅吃饭,都是陈树发的一人行为,陈佳佳根本没有露面。

在费可的提议下,陈佳佳同意和费可“假结婚”。但投资伟伦医疗,办理违规矿场一事,都是陈树发主动。由此,第一重故事中主观视角中的不合理之处都有了解释——费可的司长父亲从未出现,费可只办了婚礼没有领证,所有假身份没有露出马脚。甚至陈佳佳也并非自杀,而是因为陈树发开车追逐,导致女儿意外车祸身亡。

陈树发与陈佳佳

在这个更接近真实的版本中,费可只是在高尔夫球场上立了司长公子的假精英人设,陈树发就自己撞上了门,心急地攀上关系,主动投资和委托费可办事,他的生意本没有任何危机,只是想要赚更多钱,这些事情的发生,都是因为他的贪婪。

程浩也是如此。从飞机上相识开始,他就撒了谎。事情完全是相反的,程浩在登机时看到了费可的身份证,主动从头等舱过来,和坐在经济舱的费可搭讪。

不同的视角

这时候与程浩相识的费可,无论从穿着打扮上还是谈吐上,都更贴近刚毕业的朴实年轻人。程浩一步步带着费可吃喝玩乐,让他入住豪宅一起生活,直到设立“老鼠仓”赚钱,给了费可“成为”他的机会。

因此,苏倩在社交网络上看到的有品位的费可是被包装过的,她被吸引的其实是来自“程浩的经济、品味”和费可的外形条件。《新生》的这个部分,让很多人联想到现实中的“杀猪盘”,那些特意营造的“盘哥”朋友圈,都是陷阱。

《新生》剧照

苏倩也骗了费可。她号称单身,其实已经和伟伦的高管成婚多年。转给费可的一千万,也是挪用了伟伦医疗的公款。事发之后,即使知道苏倩出轨,老公赵晓阳还是为她顶罪入狱,无怨无悔。

张萱不是被费可逼迫去和金总社交喝酒,反而是自己主动要求;她也不是被灌醉,反而酒量很好;到最后也并非是费可在外吃喝玩乐看不起张萱,而是张萱沉迷社交饭局“认识人”,荒废了学业疏远了费可。她是主动整容,沉迷名利场中。

整容后的张萱

正如费可替张萱在课上回答的亚里士多德的“蜡块学说”:人的认识能力像一张白纸,没有先天而来的痕迹,人的认识是在外物的认识下直接产生,像一块蜡,接纳图章。

费可即是这一块蜡,他是在外物影响的环境之下,接纳了图章,一步步变成了此时众人口中的费可。

陈树发、程浩、苏倩、张萱,各有各的贪心和所图,费可的出现,只不过恰好成全了他们的贪婪。费可也并非层层设计、无所不能的骗子,他只不过是利用了他们的贪心和欲望。

AB面之间,一念之差

反转过后,《新生》的故事并没有结束,而是从A面和B面之中跳了出来,去探索真相背后更值得思考的东西。

故事在完成了第一重的主观讲述和第二重真实人性的展现后,将迎来第三重版本,即 “费可”这个人物诞生的原因。费可,英文同音fake(译:假的),导演申奥想在最后,交代出费可人格的来处。

“也许费可最开始只是为了好玩,也许只是为了一张沙发,能有个地方住,也许是为了看看豪宅长什么样子,但是当他发现对方对自己有所企图的时候,他的报复心就产生了。”申奥说。

《新生》剧照

正如他对犯罪的理解,很多犯罪某种程度上最开始是从好奇、好玩、取乐出发的,到最后衍生成了更恶性、更罪恶的行为。也许最初的冒充只是为了一个单纯的目的,借几本书或是被人当做是学校的学生,但这种心理动机很可能在一念之间走向另外的方向。

就像费可,他经历过被人俯视,又仰视过整个大环境,使他不满足于最开始的这些小乐趣内心,自卑和不甘也就是更为阴暗和贪婪的B面占据上风,促使他走向歧途,去谋求更大的利益,去进行更大的报复。

没有人天生来就是如此,但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在环境中变得如此可怕。费可是一个虚伪的犯罪分子,但是他只是一个种子,他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施了肥,在费可黑化的过程中添了柴火,最终导致他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新生》剧照

所以,如何应对遭遇,如何直面自己的人性缺点,如何解决困境,才是更重要的事。这也是《新心》最想要表达的核心。

而在这样深邃的核心之上,导演申奥选择了更具有娱乐性的包装—— “游戏感”。

申奥的前作电影《受益人》和《孤注一掷》,都以“骗”为主要线索。剧集《新生》篇幅上比电影更长,有足够的空间去延展支线人物和情绪。但更复杂的是,现在的影视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互动感前所未有。

《受益人》与《孤注一掷》海报

从前只有大型媒体、职业影评人才能发表的影视作品评论,现在任何一个观众都可以在网上发声,讨论剧情、提出观点,或是挑出剧情的bug。剧集一边播放,观众的弹幕即可时时的反馈到屏幕上,和剧情一起展示,传达给其他观众,乃至主创。

也是因此,观众在观看《新生》时有很强的互动感和参与感,仿佛他们也是坐在房间里的一个人,不仅是旁观这个故事,还要进入这个故事。

剧集的长度和空间,可以令陈树发、程浩、苏倩、张萱乃至何珊的人物线都各自丰满,但更有效打通这种互动体验的,还是“全员骗子”的设定。

《新生》剧照

人活在社会生活中,都有不同的社会身份,除去本身的人格和人性以外,难免要依据当下的需求而表现出不同的模样。在公司或者在家,面对同事、亲人、朋友,很可能是不同的姿态、谈吐。

每个人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或是见过这样的人。这样和生活极其接近的切实体验,很容易令观众代入进去,这也是很多观众觉得看《新生》像是在玩剧本杀的原因之一。

而在互动游戏感之上,更吸引观众的是费可这个国产剧中罕见的“顶级骗子”人设。

婚礼上,灿烂灯光下对陈佳佳伸出手的费可,难免令人想起来烟花之下对着讲述男主举起了酒杯的盖茨比。他们同样活在丰富多彩的口口相传中,同样没有人认得他的真面目,同样依靠这些骗术和人设,获得了豪华的一切。

《新生》截图

但骗子永远在骗人,骗得久了也就忘了自己的真面目,更是永远也不会信任别人。他们因为骗而得到的一切,最终也会因为不信任而失去一切。

导演申奥希望通过《新生》的故事讲述“信任”,观众在看剧的时候,能够随着主角一起,在走错一步或是闪失一步的时候想到,“如果我能再来一次”就好了。

近年讲述类似骗子故事的,有韩剧《安娜》,美剧《虚构安娜》,英国的纪录电影《Tinder诈骗王》等。《新生》在全球流媒体平台Netflix奈飞同步播出,上周已登顶中国台湾日榜第一,可见剧集在更深层次带来的共鸣,有着广泛性。虽然主角一步错、步步错,但观众可以就此感怀唏嘘,获得新生。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