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少年巴比伦》:一副时代大爆炸后的青春碎片拼图

《少年巴比伦》:一副时代大爆炸后的青春碎片拼图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FI2GFMCyX4sKyNnuRmjhWImL


作者/ 于富贵

“给他们一个he的结局吧!”

“曾经下海,如今上岸。”

“铁饭碗、工厂情节,真是一代人的记忆。”

《少年巴比伦》如同一个小的切口,再次呈现出了90年代的中国小人物故事。

近些年,有大量的影视作品喜欢将视角聚焦于90年代。90年代背景之所以值得如此之多影视作品反复描摹,是因为黄河路上的十里洋场和玉泉营的双孢菇在同一时间里折叠,奔腾与困苦并存。而从更广的视角上来看,整个90年代带着改革浪潮赋予的特殊时代印记,见证了无数希望的种子被埋在这片土地上。

《少年巴比伦》的主人公食品厂子弟路小路(侯明昊 饰)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时代背景里。

该剧由路内的同名小说改编,主人公路小路成长在90年代东南沿海小城福城,有一群可以一起在游戏厅、桌球室玩闹的朋友,因为错过高考而暂时选择进入食品厂工作,他还有一个多年之后依然念念不忘的初恋爱人白蓝(杨采钰 饰)。

为什么总是90年代?《少年巴比伦》又有何不同?

关于「少年」

区别于其他聚焦90年代的作品,《少年巴比伦》选择了青春化的叙事手法切入,在年代感的还原上也做出了极致风格化的呈现。

首先是最直观的是视觉上浓烈的年代气息。

路小路骑着二八大杠载着白蓝穿梭在厂区街当中,热闹的游戏厅挤满了人,色彩斑斓的霓虹灯下,主人公们几人梳着中分头,戴着蛤蟆镜,穿着夹克衫、背带裤和花衬衫,滑着旱冰,影楼里繁琐复古的白色古典婚纱……年代气息渗透到场景、服化道的每处细节当中。

还包括剧中随处可见的老物件——秦娟(向涵之 饰)与李光南(费启鸣 饰)婚礼上的手捧花,卧室里张国荣、王祖贤等港星的海报,就连路小路盖在脸上的《神雕侠侣》都是94年5月版。

同时,将工厂烟囱想象成火箭,隐喻年轻人对未来的希冀和蓬勃的生命力,用灿烂烟花背景来凸显少男少女情窦初开的浪漫。剧集的镜头美学也得到了不少观众的好评。

其次,除视觉、制作细节上的用心之外,更重要的还有《少年巴比伦》通过人物、剧情的设计来引发关于不同时代背景下的人物不同抉择对于命运影响的思考。

如原著所述,在90年代大时代背景下,厂二代的男主路小路意气风发,手握命运的钥匙,高中毕业后循着父母的路径进入工厂做学徒,是当时大部分工厂子弟的首选就业方式,也是摆在路小路面前最容易的选择之一。剩下的道路,是进入工厂后再去念职大,或者是参加高考,或去做小生意,贩香烟,当营业员等。

站在人生的岔路口,路小路选择挑战自我和命运,参加了并没有太大胜算的高考。却阴差阳错在赴考路上因为自己年少的意气用事,耽误了入场时间,最终没能进入考场。

与白蓝相识相知后,见证了白蓝为考研拼尽全力,路小路逐渐意识到知识的重要性,腾出时间上夜校,畅想着和白蓝去上海的美好未来。从福城到上海不难,但要在上海闯出名堂却不易。到了上海后的路小路,找工作四处碰壁,遭遇到了现实的无情打击,为自己当初高考路上鲁莽的选择付出了年轻的代价。

白蓝的身上是具象化的新旧观念交替,以及时代变迁过程当中环境变化对于个体具体而细节的影响呈现。

因此路小路与白蓝的感情里不仅仅有少年初恋的美好与青涩,更象征着“食品厂”与外面世界的交融。导演用开头行李箱炸开这样梦幻的设计,以及那段打架的蒙太奇镜头和白蓝的出场,来隐喻新时代浪潮带给路小路的初次碰撞,具体又生动。

最后,为了充分展现前半段厂区生活的张扬青春,剧情里还增加了不少轻喜元素。

当年流行刘德华主演的《天若有情》,小镇青年梦想着拥有一台Suzuki RG500,于是路小路拥有了一辆——二八大杠改装的“摩踏车”。 路小路和李光南也没少闹笑话,经典的小人跪地道歉手势被翻译成“我们可以打败你”,食堂扑猪等等更是让剧集成为了不少观众的新电子榨菜。

创作团队的巧思也多到时常让人感觉惊喜。包括一些经典桥段的致敬,比如路大江与桃姐的“江湖儿女”组合,透着浓烈的《英雄本色》港片风格吸引了不少cp粉。导演甚至还在第三集的结尾玩了一段群像默剧。

轻喜剧元素和奇思妙想的加入,辅助年代氛围的同时,突出了剧集前半部分重「少年」的叙事特质。

青春的燥热和时代浪潮的蓬勃,交织出一副明亮色调,那是独属于上世纪90年代的青春碎片和喷薄而出的90年代情绪。食品厂和福城是路小路的青春,但成长不会等待和暂停,时代车轮滚滚而来,曾经的少年厂工们都没有选择,只能挥挥手,向一个时代告别,马不停蹄地投入另一个时代。

关于「巴比伦」

《少年巴比伦》这个名字在初次见到原著作品时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如今再次循环电视剧版《少年巴比伦》,看着路小路被时代洪流裹挟着前进,终于读懂了抽象文字背后的含义——在高速发展的时代背景下,一个时代的落幕就像一个巴比伦古老帝国的瓦解。

青春化的叙事手法切入,《少年巴比伦》并没有模糊时代变革带来的沉重。

步入新世纪,后半段的故事里,《少年巴比伦》不再色调温暖明亮,青春意气。成年人的世界里那些遗憾、无可奈何与摇摆的抉择逐渐浮出水面。路小路们生逢其时,个人命运与时代紧紧相连,他们离开了“食品厂”这个庇护所,走向不同的人生道路,剧情也回到了观众更为熟悉的年代剧叙事中。

首先是人物定位的还原与转变——前十集当中有观众认为路小路人物定位比较模糊,事实上,这很符合当时年轻一代的现实。路小路成长的背景是港片盛行的八九十年代,受到当时一些文艺作品的影响,在前期阶段,他基本上是一个目标感没有那么强烈,有时会有点冲动,犯浑,但富有正义感的年轻人。

白蓝的出现和母亲的离世都是他人生的重要转折。

前者象征着路小路看见“食品厂”这个乌托邦与新时代之间的差距。快乐小狗与白蓝相恋,他没有和她一起离开乌托邦,但勇敢地看清了两人之间的差距,错过高考,就从头读夜校,努力走进那个白蓝向往的新时代。

后者则意味着彻底成年之后的无数遗憾,妈妈收藏的老照片、见义勇为的奖状、旧衣服……都是属于路小路的少年时代。

无论是改革浪潮下厂区生活的结束,年少爱人的分别还是挚爱母亲的离开,命运和历史进程马不停蹄地推着路小路向前,人物内核和故事主题也在剧情发展中慢慢清晰呈现出来。对于路小路来说,那个存活在他20岁时代的工厂,就是曾经的古巴比伦王国。

其次,《少年巴比伦》不是爱情题材剧集,90年代独特的“一厂一城”生态,市场经济的发展带来了食品厂和人们的不同际遇,这个故事不仅在讲述少年们的迷茫和成长,也在描绘一个时代的变迁。

故事本质是一副悲剧底色的时代童话卷轴,明亮色调转变背后,以小见大,高速发展的时代下工厂人事变迁中,藏着一代人的故事。更重要的是,它属于无数个拥有过闪耀青春的路小路们,这是平凡人间的百种世相,是小人物的大时代。

时代的传奇性赋予了人物命运的转折机遇和不同的道路。有着歌手梦的长脚(张腾 饰)去大城市追寻梦想,秦娟与李光南走入婚姻殿堂。一心向往着上海的白蓝,从头到尾都坚定着继续往外走的决心,却又代表华星投资集团洽谈金孔雀收购事宜回到了福城。故事仿佛又有了一个新的开始。

一幅社会变迁中人物群像图跃然荧屏之上。厂区少年们离开心中的“福城”,走向更广阔的世界,曾以为永远不会分离的彼此,汇入时代洪流,逐渐在人海中淡去身影。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时代无情裹挟个体,年代剧吸引人的底色从来不只是怀旧而已,难点还在于如何在历史与现在的差异下写出共鸣。

《少年巴比伦》通过提炼不同时代的情绪共性来引出共鸣。

例如,第十四集,白蓝和路小路终于决定一起在上海生活,两人躺在一张小床上畅想未来美好生活的时候,经历了社会毒打的观众早早就开始担忧起了他们的前程,就像无数剧集里主人公立下“活着回来”flag,一般就会面对一个悲剧的结尾。

2024年的今天,我们依然处在一个日新月异变幻莫测的时代,忐忑、迷茫又勇敢,就这样在《少年巴比伦》当中落地,在路小路们的命运变迁里,观众获得了跨越时间的情绪共鸣。

结语

从故事基调来看,《少年巴比伦》没有沿用年代剧常见的套路,路小路、白蓝、秦娟、李光南还有路大江与桃姐等等,这些鲜活过的角色,仿佛为90年代做了一个脚注,他们的人生经历不仅有回望青春时的热烈灿烂,也包含着沉重的、凋零的,渐渐褪色的时代故事。这也是90年代为何吸引人的核心原因,青春终会消逝,时代终有回响。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