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雍正王朝:难怪弘时只能自尽,不能圈禁,片尾的那封信给出了答案

雍正王朝:难怪弘时只能自尽,不能圈禁,片尾的那封信给出了答案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xekpie0Cyy4bz5yRw5Xvkn63

雍正王朝》这部电视剧的最后一个小高潮,便是雍正帝痛下决心,赐弘时自尽了。

看得出,赐弘时自尽,对于雍正帝来讲是一件相当难下决定的事。毕竟虎毒还不食子呢,雍正帝也不是冷血动物,不然的话,也不会从破败的畅春园寝室出来,一时哀伤过头,口喷鲜血了。

可是,处理弘时的方法有很多,康熙帝也曾给雍正帝做过表率,老大胤禔不顾兄弟情义,魇镇弟弟,还要杀弟,也不过被永久圈禁了事。甚至太子胤礽,两立两废,给自己戴绿帽子,甚至起兵造反,同样没有将其赐死。

怎么到弘时这里,雍正帝就是不肯放过他,非要置他于死地呢?

杨角风谈《雍正王朝》系列文章:雍正帝为什么不肯放弘时一条活路,你听片头曲唱了啥?

一、

雍正帝向来是个心狠手辣之人,做事也比较急躁,因此,康熙帝临终前送给他四个大字——戒急用忍!

雍正帝即位之后,特意将这四个字写下来放在案头,一有着急上火的时候,他就低头看看这四个字,心情也就慢慢舒缓下来。比如第一次朝会,老十胤誐就当众放屁,让皇上难堪,他刚想发怒,却低头瞅到了这四个字,也就忍了。

甚至,雍正帝还劝乔引娣,让回不到爱人(老十四胤禵)身边的她忍耐一下。还说自己就算贵为皇上,其实很多事也做不了主,只能忍耐。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烦心事不断找上门,他急躁的本性还是暴露了出来。比如急着封诺敏为“天下第一巡抚”,急着要处死张廷璐,急着跟清流“决斗”等……

但不管他怎么对待让他丢了大面子的诺敏、张廷璐,还是失去了初心,跟他不再一条心的年羹尧,甚至掌握了天下话语权的士绅一族。有一点,雍正帝还是很听康熙帝的话,也一直在忍受着,那就是:

“善待你的兄弟,善待你的臣民,不是万不得已,不要伤害他们!”

尤其是皇室成员,比如老八胤禩、老九胤禟、老十胤誐等,曾让雍正帝吃尽了苦头。最后甚至搞了场八王议政逼宫,可是一点都不留情,差点就颠覆了整个雍正王朝。当时就气的雍正帝大骂“阿其那”、“赛斯黑”,可冷静下来,依旧没有要他们的命。

二、

可是面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也就是三皇子弘时时,雍正帝为什么却不能忍一忍,非要“大义灭亲”呢?

正所谓,一步错,步步错,其实早在弘时跟弘历还跟着邬思道学习的时候,他的命运就已注定。若是说的再详细一点,那就是在热河的一泡尿,害苦了他。

当时邬思道正讲到一个“理”字:

“读书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明理,世上的万事万物,都离不开一个理字,把理字想清楚了,做起事来就有了主张……但是又不能守死理……”

可惜,弘时只听完了前半句,就被尿憋的受不了了,一个劲的喊:

“先生,先生,我要撒尿,我要撒尿!”

他这一走,就错失了最精华的部分,也给了弘历一个在狩猎场上露脸的机会。从此之后,弘历就入了康熙帝的法眼,而弘时则跟皇位基本说拜拜了。

事实上,弘时这小子一开始还不认头,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冒着巨大的风险去倒腾试卷卖了。说白了,他也想通过泄露考题这件事,笼络一批拥护自己的“人才”,使得自己有跟弘历拼一把的资格。

只可惜,就像我杨角风前面提到的那样,他只听了邬思道“不能守死理”一半的话,就被尿憋跑了,而没听到后半句:

“只要因时而异,因地而异,因人而异。”

说白了,那就是只有你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后,才有可以不守死理的资格。

三、

在这一点上,人家弘历就得到了邬思道真传,在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后,稍微使点手段,不怎么守死理,就轻松干掉了弘时。

弘时泄露考题,兵行险着,没想到狐狸没抓到,反而惹了一身骚。为了以绝后患,他一个劲劝雍正帝将张廷璐一家满门抄斩。没想到,这奇怪的举动,反而引起了雍正帝的怀疑。

或许也是爱子心切,明知弘时有问题,但雍正帝还是快刀斩乱麻,迅速定了张廷玉的罪,并押赴刑场砍了他。

这也是作为张廷璐的哥哥,也就是张廷玉迟迟不肯交奏折的原因所在,因为他也知道这里面有事,可又碍于皇上权威,不得不违背本意去交。

可是,雍正帝能放过自己的儿子,但老八胤禩却不想放过这个侄子。所以,在得知科场舞弊案真相之后,老八胤禩将这个情况告知了八爷党成员:

“告诉你,科场舞弊案的主谋是弘时。这件事目前只有我知道,有了这个把柄,我们就可以制约弘时,然后把他往太子的位置上推。”

可惜,经历了此事之后,弘时已经丧失了跟弘历竞争的信心,甚至在老八胤禩找上门让他振作的时候,还回复:

“弘历是皇爷爷看重的人,太和殿那个位置迟早是他的,这个谁都知道,只是不说而已,同他争,我能争得过?”

可惜,经过老八胤禩连警告带诱惑的,弘时还是心动了,并开始了他的一系列骚操作。

四、

随着八王议政逼宫的失败,老八胤禩一伙彻底失去了继续竞争的本钱。于是耍了个心眼儿,通过跟弘时的一番对话,给雍正帝埋了个极大的隐患。

其实也不能完全怪老八胤禩,主要还是因为弘时的心太毒,雍正帝也仅仅处罚了主谋,并未对老八胤禩的家人下手,可弘时却干了。不仅将他们治罪,还全部都发配到了云南,为此八爷府的管家都说了:

“八成是三贝勒自己的主意,八爷,三贝勒的手段,可比他老子还毒啊!”

这才有了老八胤禩跟弘时的“掏心窝子”对话,说自己这辈子就败在一个“贤”字上,但凡狠毒一点,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同时,他也指出弘历才是最狠的那个皇子,并怂恿弘时去干掉弘历。

当然,老八胤禩所说的话并不假,之前我们也分析过,弘历确实是个狠人。只要他出马,就没有搞不定的事,连田文镜听说他来河南了,都一脸惊恐样。

用老八胤禩说的话讲:

“弘历处处示人以儒雅宽厚,但该下手的时候,他连眉毛都不皱一下,在山东,杀巡抚,杀藩台,杀臬台,一连杀了二十多个官员,他竟连旨都没有请!”

所以,弘时冲他下狠手,弘历怎么可能会饶过他。于是,在回京路上,李卫和图里琛都怕的要死,一个劲劝弘历:

“宝亲王,待会儿到了潞河驿,你可千万要压住火!”

五、

可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弘历见到了弘时,竟然像没事人一样,俩人有说有笑,弘时还关切的问:

“逆贼抓到了吗?”

等到弘历面见雍正帝后,没等对方说话,他倒先来了一句:

“请皇阿玛不要再追究这件事了!”

事实上,这时候雍正帝的双手一直在撵佛珠,也就证明他并不想对弘时下死手。或许是看出了雍正帝的心思,弘历才故意这样说,其实就等于他自行给这件事定了性:

“儿臣实在不愿因为这件事兴起大狱,更不愿因为儿臣,使皇阿玛和皇额娘伤心……”

弘历精明就精明在这里,眼看着雍正帝为他的大度而欣慰,事情还有转机之后,他突然又来一句:

“只是刘墨林可惜……”

这样一来,雍正帝就心痛了,因为整个雍正朝,除了原先的人马,新人中他就培养出了这么一个人才。也是最坚定支持他推行新政的一个,前期雍正帝去哪,都让刘墨林跟着。后期则把他派到弘历身边,是完全把他当成肱骨大臣,以后辅佐弘历培养的。

所以,听到弘历说这句话,雍正帝瞬间就停止了双手撵念珠的动作。开始面无表情的询问,刘墨林临终前,有没有什么心愿没完成?

见雍正帝确实心痛了,弘历赶紧说,他当时没啥遗言,但之前说过对不起苏瞬卿:

“儿臣有个请求……请皇阿玛赐苏舜卿一品诰命!刘墨林是因为儿臣才被歹人害死……”

六、

弘历在雍正帝面前表现的越仁慈,越善良,雍正帝对弘时的杀心也就越大,但思前想后还是下定不了决心!

于是,他又特意把李卫叫到身边,一番寒暄之后,同样是询问李卫,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可是一道送命题,不管李卫怎么回答,都会被雍正帝所猜忌,搞不好今天都走不出这个房间:

劝皇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啊,你什么时候跟弘时搅合在一起了?

劝皇上严惩凶手绝不姑息,咋的,你是不是跟弘历搅合在一起了?

没办法,李卫根本就不敢回答,雍正帝也明白,所以也并不逼他,毕竟自己也很为难。可是,后面俩人一说二说,从曾静写信的事,就聊到了八爷府被发配云南,沿途散布谣言的人。

于是李卫就说了一句:

“主子,不是奴才斗胆敢说祖宗的不是,先帝爷千般都好,就是太宽容了。明知道八爷他们一个个心术不正,还一个个亲王贝勒的加封,把这些难题都留给了主子!”

也正是这句话,让雍正帝最终下定决心,要冲弘时下手,要他的命!

就这样,第二天一大早,雍正帝就派人去喊弘时,并将他带到了康熙帝驾崩时所在的畅春园寝宫。弘时就沿着当年雍正帝走过的长廊,进到了一间小黑屋内,他也将在这里走到人生的终点。

那么就回到题目了,雍正帝连“作恶多端”的老八胤禩都能容,为什么却非要弄死弘时呢?

七、

按照雍正帝的说法,自己不是没给过弘时机会,可惜他不珍惜,还是一条道儿走到黑啊!

确实,科场舞弊案就不多说了,当时也确实是雍正帝手下留情了。即使后来他明知弘时跟老八胤禩走的近,可还是派他去联络关外旗主王爷,一起参与旗务整顿之事。

说到底,也是给弘时一个机会,看看他到底是向着自己,还是向着外人。以至于老十三胤祥临终前,总结八王议政逼宫事件,都要提醒雍正帝:

“我也是隐隐约约的有些担心……皇上要多留个心眼儿,我总觉得在他的身上,有八哥的影子!”

即使这样,雍正帝还是给了弘时机会,让他去抄老八胤禩的家。以便看他的表现,只是没想到,他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事实上,不仅雍正帝给了弘时机会,连被他出卖的弘昼都主动退让了,并没供出弘时。

所以,面对雍正帝的质问,弘时一开始还狡辩,最后发现自己的一切都在雍正帝的掌握中后,开始疯狂求情,并提出了对自己的四种解决方法:

一是将自己交部问罪,一般这种情况下,作为皇子的他是死不了的,搞不好还能全身而退。

二是像自己的大爷、二大爷一样,被圈禁,日子也能过得去。

三是充军,自己前往岳钟琪的大营,奋勇杀敌,搞不好还能戴罪立功。

四是出家,剃度为僧,从此青灯陪伴,用自己的余生来赎罪。

八、

可是,面对弘时提出的几条建议,雍正帝全都没有采纳,并告诉他:

“你除了自尽,没有第二条出路!”

按照雍正帝的说法,弘时犯了好几条大罪,包括泄露考题,勾结老八胤禩,联合隆科多逼宫,以及派杀手行刺弘历等:

“你的罪,犯在十恶,断无可恕之理!”

要知道,老八胤禩最后被定了四十条大罪,老九胤禟被定了二十八条大罪,老十四胤禵被定了十四条大罪,都没被处死。

弘时虽然有联合老八胤禩搞八王议政,但毕竟不是主谋,虽然有行刺隆科多也好,行刺弘历也罢,毕竟没有成功,为什么就不可饶恕,非死不可呢?

确实,不仅我们有这种疑问,弘时也有这样的疑问:

“阿其那,赛斯黑那样罪不可恕,皇阿玛不也没赐他们死吗?”

雍正帝也给了弘时一个理由,那就是先帝有言在先,让他善待自己的兄弟,所以,雍正帝才没有痛下杀心。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前提,才给了他们作乱的机会,给江山社稷留下如此大的隐患。

是啊,康熙帝还让他匡扶自己的过失,刷新吏治呢,要不是他们从中作梗,新政早就推行好了,大清早就焕然一新了。

就像老十三胤祥临终前说的那样,做大事者,必须找替身为第一。翻译过来就是,既然要改革到底,那就得找好继任者,还得保护继任者:

“可是,如果弘历不能顺利的即……即位呢?”

九、

所以,为了让弘历顺利即位,并继续推行新政,雍正帝才给了弘时一个不得不死的理由:

“为了给弘历留下一个安定的基业,朕不能留你!”

甚至,雍正帝还说出弘历没有自己的刚毅,比不上狠毒的弘时,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等我再次重刷《雍正王朝》之后,我杨角风才赫然发现,或许我们都小看了雍正帝。貌似他除掉弘时,是担心弘时还会跳出来捣乱,让弘历重蹈自己的覆辙。再加上弘历不是弘时的对手,这隐患就大了去了,所以不能留弘时。

其实不然!

正所谓,知子莫过父,雍正帝能很清楚弘时都干了些啥,自然也知道弘历都干过啥。连老八胤禩跟弘历不怎么对付的,都能看出来,弘时跟弘历比,差得远:

“第一,精明不及弘历,第二,狠毒不及弘历!”

为什么到了雍正帝的眼中,这俩人的评价却正好相反,成了弘时比弘历精明又狠毒了呢?

若真如此,为什么连自己都搞不定以孙嘉诚为首的清流派,他还让弘历去办,且办的很漂亮:

“同他们谈得很透彻,他们都表示要以朝廷大局为重……”

这“透彻”二字,意味可就深长了,能说弘历不够狠吗?

还有河南考生罢考案,连一代酷吏田文镜都压不下去,雍正帝凭什么相信弘历能办到?

再加上他当钦差的这段时间,一路走,一路杀,连旨都没请,雍正帝真不知道?

十、

再加上弘历在自己面前耍心眼儿,又是自己不想皇阿玛为难啦,又是刘墨林可惜的。他的这些小伎俩,雍正帝早就不玩的了,难道会看不出其险恶用心?

也就是说,就算弘时留下来,也根本不是弘历的对手,雍正帝大可不必担心。

就算担心,那把弘时永久圈禁起来就是了,老大胤禔和废太子胤礽那么牛,不是也蹦跶不了了吗?

那么,雍正帝到底因为什么,必须得杀掉弘时呢?

很简单!

正是因为他知道弘历的狠毒,所以才不能留下弘时,一旦那样做了,等待弘时的可就不是自尽了结那么简单了。弘历有一万种方法折磨弘时,到时候他就会怨恨皇阿玛,当初为什么不带自己走了。

雍正帝要想给弘历留下个坚实的基业,有一点也需要替他做,那就是承受骂名!

在河南罢考案之后,弘历就跟雍正帝汇报,说自己就算得罪了全天下的读书人,也愿意承担骂名。

这句话提醒了雍正帝:

“要得罪人,要留下骂名,你阿玛一个人担下来。你要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能得罪天下的读书人!”

所以,他要树立弘历光明正大的形象,这才有了雍正帝执意跟清流派为敌,弘历却跪在面前求情的事件发生。事后,果然伯伦不归酒楼的那群旗人,开始宣传宝亲王弘历的光荣事迹了。

就像老八胤禩临终前写的信那样:

“你苦苦熬着,得到了什么?得到的只是生前身后的骂名罢了!”

是啊,若是把弘时留给弘历杀,那弘历必然就落下个手足相残的骂名。倒不如自己手刃了弘时,留下虎毒食子的恶名,那也心甘情愿。

当然,在片头曲中也唱到了:

“一心要江山图治垂青史,也难说身后骂名滚滚来……”

也难怪老十三胤祥都羡慕弘历,说了一句,遇上皇上这么一个好父亲,弘历真是有福啊!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