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网飞+韩剧,为什么能做到1+1>2?

网飞+韩剧,为什么能做到1+1>2?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tc1INpMW6uhzstR7pKvIinHu

哪怕是完全不看的韩剧的人,近几个月应该也在诸多平台上看到“抠糖饼”,“打弹珠”,“木头人”之类的关键词。尽管并没有在中国大陆正式播映,但是韩剧《鱿鱼游戏》的风潮,已经席卷了社交媒体、短视频平台以及购物平台。

网飞+韩剧,为什么能做到1+1>2?

鱿鱼游戏剧照

不只是国内,这部剧的热度已经蔓延到了全球。由于是Netflix出品,这部剧集在开播后就同时推向了190多个国家,据Netflix的数据显示,该剧在亚洲、欧洲多个国家地区均登上榜首,并且还拿下了TV SHOWS总排名的第一位,成为第一部登上榜首的韩剧。

尽管Netflix依然保持着绝不对外公布收视率的习惯,但Netflix联合CEO Ted Sarandos已公开称:该剧将成为Netflix迄今为止最受欢迎的非英语系列剧。

值得注意的是,《鱿鱼游戏》并不是今年唯一一款爆红的网飞韩剧,《D.P:逃兵追缉令》,还有《机智的医生生活》等好几部作品,都获得了极佳的风评。在豆瓣上,《D.P:逃兵追缉令》评分9.1分,连续两季的《机智的医生生活》都获得了9.5的评分。

网飞+韩剧,为什么能做到1+1>2?

网飞+韩剧,为什么能做到1+1>2?

这样质量稳定的内容输出,让我们不得不承认,网飞 韩剧的模式已经走到了一个相对成熟的阶段。这两者间的合作,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1 1>2。

Netflix:提供绝对的钱和自由

大多数观众可能是今年才注意到Netflix的爆款韩剧,事实上,网飞和韩剧的合作早在2016年8月份就开始了。

那时候Netflix的介入还非常浅,初来乍到的Netflix只能通过“买买买”获得版权,然后在自己平台传播的合作模式发展。网飞在那时也并非一个强势参与者,更像是一个渠道商,它在于与tvN、CJ E&M、JTBC等几间韩国传统电视媒体合作时,都未获得内容的首播权,只有当内容在电视台播出一个月后才能在Netflix上架。

2017年,Netflix第一部涉足制作的韩剧《我唯一的情歌》播出,由于对韩国本土内容创作模式掌握的欠缺,遭遇滑铁卢。之后,为了抢夺观众,Netflix开始在制作成本上下血本,与电视台展开项目合拍,投资占比一般高达四分之三。这样,这些作品在Netflix的上线时间从电视台播出后的一个月开始慢慢缩短为一个小时。

网飞+韩剧,为什么能做到1+1>2?

第一部投资作品《我唯一的情歌》 评分并不高

2018年5月,Netflix在韩国开设办事处,成为继日本、新加坡、台湾、印度之后,在亚洲成立的第5个办事处,Netflix从此在韩国市场大展身手。随著2019年《王国》的爆红,以及参与投资了《爱的迫降》﹑《梨泰院Class》等多部作品,Netflix在韩国才算占据了一定市场。

网飞+韩剧,为什么能做到1+1>2?

在这个阶段,Netflix足足用了五年时间,才探索出“如何用本土化的思维创造适合韩国市场的原创剧集”。其中被大家提到最多的两个关键词就是:钱和自由。

日本动画制作公司骨头社董事长南雅彦曾表示在《B: The Beginning》制作过程中,Netflix给予他们充分信任,从没有“叫停”之类的事情;《王国》导演金成勋也说,Netflix提供了“无与伦比的创作自由”,一般反馈只有“西方文化圈看到会怎样认为”,而不是“让你这样改”。

除了绝对的创作自由之外,“大手笔”已经是Netflix在全球作为金主爸爸的一大美谈。

公开数据显示,Netflix推出的原创韩剧每集投入为20-30亿韩元,这次问世的《鱿鱼游戏》总投资204亿韩元(约1.1亿人民币),而在此之前,韩国国内电视剧的单集成本仅为4-5亿韩元;Netflix的日剧《全裸导演》单集成本658万人民币,是日本电视台平时制作费用的近10倍;印度剧《神圣游戏》第二季的单集成本甚至超过1亿人民币。如此的阔绰投资,在物质层面保障了影视内容的班底和制作质量。

所以很多熟悉传统韩剧的观众会发现,在Netflix的韩剧中,有很多很不像传统韩剧的表现。比如《鱿鱼游戏》中高饱和糖果色系的创新美术设计,《D.P:逃兵追缉令》中类似于电影的故事风格和拍摄手法。这些显著提升作品质感,甚至能够改变作品风格的创新,都在Netflix的大手笔投资后,得到了实现。

网飞+韩剧,为什么能做到1+1>2?

韩剧:获得的不止是钱和自由

熟悉韩国娱乐行业的人都会很清楚,韩国的娱乐行业可能可以算是全世界娱乐行业中工业化程度最高,迎合市场积极性最高的。同样是娱乐工业化,韩国的工业化甚至比好莱坞的工业化做得更加精细。而且这种工业化不仅仅是在韩剧这个领域,在韩国的偶像产业,综艺行业,这些工业化直接重新定义了全球产业的运作方式。

这种方式带来了标准化、可期待的作品,但是另一个方面,也带来了一味迎合市场、而忽略创作者主观表达的风气。这也是很多传统的韩剧、韩国偶像被人诟病的原因——全是行活,没有灵魂。

网飞+韩剧,为什么能做到1+1>2?

传统韩剧已经进入重复和套路化

从本土韩剧的拍摄模式,我们会很容易理解韩剧有多么“注重市场反馈”。

一般由电视台制作的韩剧,为了能在固定的档期开播,大多都是在完成4集左右的内容企划之后,就会提交提案书了。同样的,在完成这4集的拍摄之后,就会上映开播。然后会在接下来的2周时间内,边播边开始进行后续的拍摄。

比如韩剧中封神的作品《请回答1988》,就通过这种制作模式,吸引观众参与“猜老公”的游戏(猜测哪个男性角色会最终成为女主的老公)。之后有大量的韩剧,也开始学习这种模式,试图根据观众发反应调整剧情。

网飞+韩剧,为什么能做到1+1>2?

“猜老公”也成为韩剧制作的固定玩法

但在实际创作过程中,这种模式却会导致极高的不确定性,使得工作人员不得不24小时连轴转。随着剧本的不断删减、变更或是完全推倒重来,留给拍摄的时间也就越来越紧迫,后期制作的压力也随之激增。

这种工作模式,一方面带来对创作团队的劳动力压榨,另一方面也很大程度抹杀了创作者本人的创作意图,因为越发展到后期,观众态度对作品的影响就会越大。

但是Netflix的参与,开始主动改变这种创作模式。Netflix原创剧与一般韩剧不同,都呈现出非常紧凑明确的风格。像是《王国》6集 、《鱿鱼游戏》9集、 《DP 逃兵追缉令》6集。这种紧凑、利落的叙事风格。让故事与剧集整体上看起来非常清爽,没有拖泥带水之感。也很容易使得创作者的意图得到更完整充分的表达。

除了创作方式的变化之外,不得不着重提到的,是Netflix为韩剧提供的全球化市场以及野心

这是一个听起来有些虚的东西,但是在Netflix投资韩剧的这些年,我们可以很直观地看到韩剧在全球化市场上的探索和进步。

Netflix从来不公布剧集的收视情况和具体的观看数据,但这些大数据也正是Netflix的秘密武器。Netflix虽然不过分干涉创作过程,但是基于这些大数据所呈现的观众偏好,他们对作品的题材和剧情节点安排则提出了非常严格的要求。

比如在题材方面,他们优先投资的都是一些世界性主题内容,所以与Netflix合作的原创作品几乎都是科幻、奇幻、犯罪、悬疑、恐怖、惊悚类的题材。

不难注意到,从2018年玄彬、朴信惠的《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到2019年宋仲基的《阿斯达年代记》,,再到2021年宋仲基的《文森佐》,这些作品都呈现出了新的创作趋势。除了大投资、大制作、大明星外,更关键的是内容的转向。Netflix参与出品的韩剧,已经试图从韩国走向世界,有了更浓烈的国际化色彩。

网飞+韩剧,为什么能做到1+1>2?

《阿斯达年代记》风评非常差

这些作品涉及的主题,包括跨国界的科幻故事,人类原始部落的权利斗争,历史中的国家战争……这些题材已经远远超出了传统韩剧里小情小爱的范畴。当然,这些作品中,不乏“步子过大扯着蛋”的失败作品,但是这些面向国际市场的尝试,对于韩剧行业而言,无疑是打怪升级的重要副本。

投资行业常常会提到所谓“创业者的格局”,这种格局会决定一个公司是能做成一门生意,还是能做出来一种模式,还是做出一个产业。但是很多人都知道,格局这个东西不可能来自于“学习”,只能来自于“经验”,本人没有没见过没经历过就一定不会有。

同样的原理在创作者身上也是成立的,面向什么级别的市场做创作,其中的思路和可能性是完全不同的。韩国本土的市场只有5200万人,电视观众又不断流失,本土市场的承载能力是非常有限的。

虽然韩国的娱乐产业早已呈现出非常积极的扩张姿态,但是他们自身的能量始终只是辐射在亚洲地区,而很难有进一步的突破。而Netflix给韩剧产业带来的,正是走上更广阔的世界舞台的格局。这种突破舒适区的尝试,需要时间,金钱,耐心,以及一双理性专业的旁观者的判断力。刚好,这些都是Netflix的专长。

说完了这些就事论事的分析,我也要诚实地承认这些分析的局限性。

文化领域里的爆款,常常看似充满偶尔,分析起来总是一个什么元素,加上一点什么风格,加上一点什么题材,再加上什么做法,就弄成一个爆款了。其实做文化产业的人都很清楚,文化创作从来不是一件能够通过逆向开发获得成功的事。有很多雷必须自己去踩,有很多心得也必须通过实践才能有实感。

网飞和韩剧联手的经验里,有很多因素都不一定能在中国市场得到复刻。如果说有什么是最应该去试试的,那就是一直不停歇,一直去尝试、去表达的创作者心态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