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看完《阿凡达:水之道》你会哭着走出影院

看完《阿凡达:水之道》你会哭着走出影院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20BCmEGamad5k1g6neTLr3J6

看完《阿凡达:水之道》你会哭着走出影院

阿凡达:水之道》海报

看完《阿凡达:水之道》你会哭着走出影院

《阿凡达:水之道》海报

看完《阿凡达:水之道》你会哭着走出影院

詹姆斯·卡梅隆(左)和乔恩·兰道。

《阿凡达:水之道》导演、制作人詹姆斯·卡梅隆和制作人乔恩·兰道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的采访中,还首次披露参加欧洲电影博览会(CineEurope)放映《阿凡达:水之道》片段时,他们选择了使用CINITY(华夏电影影院系统)放映。二人共同致敬中国电影——得益于中国研发的CINITY先进放映技术,如今可以在电影院呈现更高水准的画质。
卡梅隆直言,中国研发的激光投影技术是世界级水准,他们希望CINITY放映系统走出中国,走向世界。

团队密切合作 制片工作持续了5年

记者:乔恩,您觉得阿凡达系列的中心思想或主张是什么?
兰道:我觉得詹姆斯在电影里写的一句台词可以很好地概括:“我看见你”——去真正地看见他人,不仅看见他们的外表,更要看到他们的本质,接纳他们的真实。在《阿凡达:水之道》中,我们将结识纳威文化中的另一族群——岛礁族。他们的外貌和奥马蒂卡亚人不一样。两群不同的人要学着接纳彼此。萨利一家来到岛礁部落时,像是离了水的鱼(字面意义和修辞意义上都是)。他们得学着适应,学着让自己被接受,而且是作为真实的自己被接受。
记者:说起编剧,两位是否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幕后小故事可以与大家分享?
卡梅隆:制片工作持续了5年,团队密切合作,前6个月和编剧合作,然后再是演员——在拍摄前期,大部分演员都参与了表演捕捉,包括西格妮、萨姆、佐伊,和所有有CG角色的演员,一共花了18个月拍完。然后我们开始拍摄真人表演,包括扮演“蜘蛛”的杰克·尚皮永,还有布伦丹·考威尔,他演了一个图鲲捕捉部队的舰长。
有趣的故事太多了。每天我们都尽可能地让片场充满乐趣。虽然排片进度带来很大的压力,每时每刻大家都在拼命工作,但剧组有一种轻快的氛围,要具体说哪件事的话,我还得想一想……
兰道:我来说说有关《阿凡达:水之道》最美好的回忆吧,就在不久前发生的。我去纽约,把成片放给萨姆、佐伊、西格妮和史蒂芬·朗看。他们看电影的时候,我就看着他们。我和詹姆斯对他们承诺过,等他们在银幕上看到自己的表演时,会感受到强烈的情感冲击。到了看到某个部分的片段时,我看着他们大笑、落泪;放映结束后,又看着他们彼此拥抱。这时我深深感到一切都值得了。
卡梅隆:没错,演员们给了我们很多肯定。他们觉得自己的工作得到了尊重,因为我们建立了信任的纽带。开机前我们曾说:接下来请大家好好发挥,忠于自己的感受和判断,不要为了表演捕捉去刻意夸大自己的表演。什么刻意的改变都不必要。只要给出最真实、最诚恳的表演就行。
后期制作要花上好几年的时间,所以演员只能信任我们最终会拿出令人满意的成片。他们都很喜欢自己饰演的角色,也相信制片过程里会保留他们最真实的演绎。我们没有对表演做出任何修改,动画师没有做出任何调整和“优化”。我们让动画师通过海洋生物来发挥创造力:掠波翼龙、伊鲁、图鲲,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生物。但我们希望演员的表演不受他人“创造力”的干预,尽最大可能保留他们原汁原味的演技。
他们只能信任我们。萨姆、佐伊和其他回归的原班人马,在拍摄第一部《阿凡达》时就已经和我们建立了信任。新加入的演员,包括凯特等年轻一代的演员们,还有克利夫·柯蒂斯,他们看到成片都感到非常惊喜,会说,“那就是我!”
兰道:说到“那就是我”的时刻,我还记得拍完第一部《阿凡达》的时候,我把萨姆第一次醒来的片段放给他看,放映室里只有他和我,这场戏一开始,萨姆就哈哈大笑,让我紧张得不行。发现我看着他,他又笑了,转过来对我说:“哥们,这是满意的笑。屏幕上那个人就是我。”我们的承诺兑现了。
卡梅隆:在好莱坞——可能全世界都有,中国也有——有的演员会认为我们想让演员下岗。其实正相反。我们的拍片流程是以演员为中心的,我作为导演要直接和演员合作,不受灯光、运镜之类的影响,也不存在说太阳快落山了,我们要赶紧把该拍的镜头都拍完。这些干扰因素都不存在。作为一个自己编剧的导演,人物对我来说至关重要,最高兴的就是在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里,我可以全神贯注地聚焦人物本身,专注他们的台词、肢体、情绪、感受,一一打磨。一旦这项内容完成了,我就知道影片成了。之后的所有工作,无论要花多久才能做到完美,我都知道已经稳了。第三部就处在这样的阶段,拍摄已经完成了。演员贡献了完美的表演,无可挑剔。第三部现在正在后期制作阶段。
兰道:这套流程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演员们可以做到平时做不到的事情。

3D要审慎使用 每一个角色都是最爱

记者:两位最喜欢的角色是谁?
卡梅隆:我爱每一个角色,就像爱自己的每一个孩子——我有五个孩子。我爱每一个角色,当演员们把他们演活了以后,我就更爱了。我也爱剧本里的角色,但这有点自我感动,是吧?到了某个时候,我就可以放手了,琪莉已经不再属于我一个人了。琪莉属于西格妮,她是西格妮的作品,杰克属于萨姆。
记者:说到大银幕,首部《阿凡达》开启了3D电影的新时代。两位对这些年来3D电影的发展有何看法?什么样的电影才真正需要3D观看体验?
卡梅隆:大家应该不难猜到,我们在这个领域有非常强烈的观点。我觉得用长焦镜头拍摄、剪得很快的3D电影都很糟糕。我认为3D要审慎地使用,要给每个镜头留出充裕的时间,焦距更短、更广角,让观众可以四处观察,向上看看、向下看看。观众要透过屏幕看到一整个世界,对吧?
希望有更多这样的3D电影。此外,每个电影人都有自己的风格,要找到自己的风格与3D最佳的结合方式。另外要知道作品是为大银幕拍摄的。我可以用大卫·里恩式的镜头,画面大气磅礴,人物只占很小的比重。有时也要上大特写,让观众看得清演员皮肤上的每一个毛孔和瞳孔虹膜上的每一个细节,这也很酷。我认为3D应该是增加价值,而不是削弱价值。
很多人觉得3D已经是过去式了,他们忘了一件事:当《阿凡达》上映时,全球总共约6000 块 3D 屏 幕 ,其 中2500-3000块在中国。现在,中国有6万多块3D屏幕,全世界有超过12万块。和当年早已不是一个数量级。可以说3D的普及程度空前。人们对3D的兴趣有所降低,但远没有消亡。《阿凡达》重映时,97%的票房收入来自3D版。我认为人们把3D和特定类型的电影挂钩,可能是视觉冲击力更强或是带观众前往另一个时空的电影。可以是历史片,也可以是《阿凡达》这样的未来主义电影。我想人们依然愿意踏上那样的旅程,依然想在电影院里感受那种独特的体验。
3D电视的效果不好,这应该是普遍共识了。看电视时,无论看的是电影还是电视节目,观众和内容的关系都完全不一样。在电影院里,在更有仪式感、更独特的体验中,3D可以很精彩。话虽如此,我还是要说:如果你是一个不喜欢3D的人,没关系,还是可以去电影院,去看《阿凡达:水之道》,或者任何一部你喜欢的电影,任何你想要拥有独特体验的电影。大屏幕还在,公共体验还在。我们都觉得2D版的《阿凡达:水之道》美轮美奂。我花了很多时间来确保最佳的2D呈现。所以并不是说“我不喜欢3D,所以这部电影我不看。”3D的占比其实很小。电影本身,包括演员的表演、场景、视效、摄影、动物等,才是更重要的部分,占到98%。
兰道:而且,得益于先进的放映技术,如今我们可以在电影院呈现更高水准的画质。感谢CINITY这样的公司。我去参加欧洲电影博览会(CineEurope),首次披露《阿凡达:水之道》片段时,就选择了使用CINITY放映。
卡梅隆:CINITY是中国研发的技术,中国研发的激光投影技术,是世界级水准。我们希望CINITY放映系统走出中国、走向世界,因为它的放映效果非常优秀。
兰道:所以,如果大家打算去看《阿凡达:水之道》,请选择 CINITY、杜比、激光IMAX。我们很感谢CINITY这样的公司不断推动技术发展,让我们能把精心打磨的作品用最佳品质呈现给观众。

电影的情感和力量 会让观众哭着走出影院

记者:能否请两位用一句话向中国观众推荐《阿凡达:水之道》?虽然通过半个小时的交流,大家已经心向往之了。
卡梅隆:还是有很多公司依然相信电影院的魅力,对吧?也就是影院观影的体验。迪士尼就是这样的公司。迪士尼给了我们拍好电影所需的充分资源。在每一个环节,迪士尼都说:如果可以拍得更省钱、更快,那很好;如果可以拍得短一点,那很好,但品质永远是第一位的。迪士尼希望在世界各地与观众一起重温大银幕观影体验。
兰道:我要说的是:如果要选一部必须走进影院用大银幕观看的电影,那一定是《阿凡达:水之道》。
卡梅隆:我想说,大家会为了这部电影的美和冒险元素走进影院,再因为影片的情感和力量哭着走出影院。

封面新闻记者 孟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