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文艺评论丨对立面人物塑造:国产剧亟待补上的一块短板

文艺评论丨对立面人物塑造:国产剧亟待补上的一块短板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77NOPzvOaabl4iTjLKEadAhd

所谓对立面人物,主要是指故事中的主要角色在实现自己意志和欲望过程中所遇到的具有阻碍力量的人物形象。剧作家麦基曾反复强调,主人公及其故事的智慧魅力和情感魄力,必须与对抗力量相适应。

考察当下的国产剧,对立面人物的薄弱成为较为明显的短板,尤其反映在都市职场剧和家庭情节剧中。这也使得这两类剧集难以获得观众的普遍认可。职场剧原本应该重点展现职场较量,风格比较理性和硬核一些,但实际给人的观感则是披着职场外衣谈恋爱,过于柔软和滥情;家庭情节剧本来应该聚焦情感问题,但却是过度制造矛盾和贩卖焦虑,情感反而稀薄。

都市职场剧中对立面人物的虚弱化

只有故事的负面才能使主人公变成一个完全充分展现与发展的,多层面的,并具有高度移情作用的人物。而且反对主人公的对抗力量越强大和复杂,人物和故事必定会发展得越充分。电影《无间道》就是充分利用了对立面人物的情节设计思路,通过主人公与其对立面人物的角色互换,以及由此带来的心理暗战,将人性的复杂性和深度尽可能充分地展示出来。电影《沉默的羔羊》中,朱迪·福斯特扮演的女探员斯塔林也是凭借对立面人物来实现其形象塑造的。首先,她必须在一个罪犯的帮助下去抓住另一个罪犯,由此必须同时和两个超强的罪犯进行周旋和比拼。其次,她还有一个更大的对立面力量,就是对女性怀有深刻的性别偏见,只是试图利用女性的美貌和柔弱去诱惑两个罪犯的权力机构。而斯塔林的勇敢、坚强、正义和智慧也正是在与三大对立面的斗争中逐渐展露出来的,最终通过自己的行动纠正了女性在职场上所面临的性别偏见和歧视。

文艺评论丨对立面人物塑造:国产剧亟待补上的一块短板

相反,如果一个故事中的对抗力量过于软弱无力,最后造成的就是主人公和故事都会陷入虚弱之中。而对立面人物的虚弱化,正是造成目前职场剧软弱和滥情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玫瑰之战》中,李大为算是顾念在律所最大的“敌人”了,但他除了当面布置点小任务为难一下顾念,就是背后耍点小心机暗算一下她,结果在明星离婚案中还得靠顾念帮他接盘,最终只是用自己的无能和褊狭衬托出顾念的出色才干和良好品质。还有那个油腻的对手律师周逍遥,竟然第一次见面就对顾念百般调戏,色狼一般作为。此人不仅品质低下,而且能力也堪忧,总是很轻易地就被丰盛和顾念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还有顾念的“情敌”、丰盛的前女友许倩妮,丰盛和她多年未见,明显也对她毫无感觉,但她却一见面就对丰盛百般勾引。实际上,这三个人物都是职业律师,至少应该有基本的职业素养,尤其李大为还是相当优秀的资深律师。但这些对立面角色不是弱智就是油腻,几乎被完全地丑角化处理。

随着对立面人物都被整齐划一地塑造成丑角之后,实际上不仅没能让主角顾念和丰盛等的形象更加出色,反而缩小了他们职业技能的发挥空间,也压抑了其性格复杂性和深度的展开可能,并且更进一步连累了整个故事走向的简单化和闹剧化。本来应该悬念迭起、千回百转的法庭较量,却变得如小儿科般不战而胜。所以网友才会评论说这个剧中的案件给人“稀里糊涂就赢了,稀里糊涂就找到真相了”的感觉。

尤其是目前以女性为主角的职场剧,对立面人物的虚弱化本来就过于“呵护”主人公,还画蛇添足地设置职场“护花使者”,让女性的职场经历总是无法摆脱男性的护航,还很轻易就滑向了职场恋爱剧。《玫瑰之战》中顾念几乎没有独立面对过太大的考验,没有遇到过太过硬的“敌人”,而且每每还被丰盛支招和保护,她的人性深度和职场能力当然就没有展开的可能性了。这让人不禁怀念《三十而已》中的小镇姑娘王漫妮,当她如升级打怪一般闯过梁正贤的渣男关、张志的暖男关、姜辰的经济适用男关,最终与职场老手弗兰克直接交锋,白描了一个女性与男性在职场上的较量故事,我们也最终在这个女性形象身上看到了一种独特的光芒。但可惜的是,这样的女性形象在目前的女性职场剧中太少了。

由此可见,目前对以女性为主人公的职场剧来说,不仅需要尽量去掉所谓“护花使者”,而且更需要加强塑造更强有力的职场对立面形象,将女性直接放置在同男性在社会职业空间的竞争和合作表达上。只有这样,真正有力的女性职场剧才可能出现。

文艺评论丨对立面人物塑造:国产剧亟待补上的一块短板

家庭情节剧中对立面人物的非人性化

如果说职场剧中对立面人物塑造的最大问题是虚弱化,家庭情节剧中对立面人物塑造的最大问题则是非人性化。所谓非人性化,就是不是把对立面人物当作具体的人来塑造,而是把他们只作为对立的概念来表达。

《加油!妈妈》中,为了突出苏青和晓涵的职场困境和家庭困境,苏青的丈夫和晓涵的婆婆都被塑造为完全黑化的恶人形象。李修平和苏青一起白手起家,共同奋斗。如果李是完全的恶人,苏青如此有主见的女性怎么会忍受和他生活如此长的时间,还生养两个孩子?晓涵的婆婆能够培养出两个博士,但在剧中的表现却连个普通村妇都不如。《我们的婚姻》中,为了衬托丈夫李宇文形象的完美,他的妻子董思佳变成一个完全扁平的负面形象——在工作中对员工非常苛刻,靠逼迫员工加班来完成业绩;在家庭生活中不仅无限压榨丈夫,把所有的家庭责任都推到丈夫身上,同时又瞧不起丈夫,按自己的意愿任意安排丈夫的工作。这导致这对夫妻的关系完全变成一种善恶对立的道德表达。

文艺评论丨对立面人物塑造:国产剧亟待补上的一块短板

正是以上这些对立面人物的非人性化塑造,使得最近几年的家庭情节剧都是过于张扬矛盾和冲突,不断制造焦虑,从而让情感反而在剧中变得稀薄,甚至消失了。而实际上,家庭情节剧最大的类型乐趣恰恰是展现情感。因为无论社会如何变迁,家庭矛盾多么尖锐,但最终承担拯救性力量和让观众感动的一定是爱,这才是家庭情节剧永恒魅力之所在。而且从家庭情节剧的人物关系来看,对立面人物与主人公之间并不是势不两立完全对立的关系,充其量只是夫妻、父母子女等的矛盾关系,其中的情感内容虽然复杂丰富,但最终的归旨仍然是以救赎与和解努力发掘人性之善和家庭之美。

所以,家庭情节剧中的对立面人物塑造恰恰需要特别注意其中的人性表达和个性呈现。在《加油!妈妈》中,苏青的大儿子小夫就是一个比较成功的对立面形象。做为一个二胎家庭中的老大,父母又是十分繁忙的职场精英,小夫因为感觉被父母忽视而性格走向极端,他也成为苏青离开丈夫最大的障碍。但小夫同时又是一个善良和有创造力的孩子,他也非常爱自己的妈妈。正是将他塑造成一个有血有肉的问题孩子,苏青为了他选择暂时不与丈夫离婚才会让观众真正动容。因为那是一个妈妈的无奈,更是一份对孩子深深的爱。这种复杂的情感不仅仅是某种观念的产物,也是蕴含在人性深处的真实。苏青作为一个职场妈妈的痛苦和心酸由此被更深入地表现出来。一些比较出色的对立面角色甚至会成为家庭情节剧思想和情感深度的来源。电影《亲爱的》中的李红琴,在电影前半段作为人贩妻子,其实属于男主人公的对立面形象,但她在电影的后半段,为了获得吉芳的抚养权,甚至付出了身体的代价却没有放弃,反而升华了影片中的亲情表达,使血缘亲情升华为超越血缘的亲情,这个形象也成为电影中最令人难忘的一个角色。

文艺评论丨对立面人物塑造:国产剧亟待补上的一块短板

由此可见,对立面人物塑造这样的小问题其实也并不小。而且只有认真研究这些小问题,国产剧的质量提升才不是一句空话。

作者:桂琳(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文学院教授)

编辑:郭超豪

责任编辑:柳青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