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网络电影“暑期档”哑火了?

网络电影“暑期档”哑火了?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eRDqPXRdoevGKSsjlkVk647z

犀牛娱乐原创

文|小福 编辑|朴芳

时间一晃,暑期档已步入冲刺阶段。

尽管院线市场缺片少片现象仍未缓解,但好在凭借《独行月球》大片和《人生大事》《神探大战》《明日战记》等一批优质项目的提振,今年暑期档成绩已经顺利超越去年同期。

而接下来,随着两部重头戏动画《新神榜:杨戬》《小黄人大眼萌:神偷奶爸前传》先后到位,暑期档有望在最后半个月时间里继续缩小与疫情前的差距。

眼看着慢热的院线市场还如日中天不断迎来新片,另一边的网络电影市场却只剩下了悄无声息。

截至8月15日,在从6月初至今的约两个半月时间里,有7部上线的网络电影分账票房超过千万关口。这个数字占据2022年破千万项目总数的约四分之一,然而另一方面,这7部作品的分账数字却无一突破两千万大关。

网络电影“暑期档”哑火了?

相比前几年的轰轰烈烈,各类型新片百花齐放,口碑、票房不断刷新新高,今年网络电影市场明显缺乏爆点,这也延续到了“暑期档”阶段。

“提质减量”?走下坡路?

“暑期档”网络电影的“哑火”最直接体现在千万量级项目的数量缩水。

我们以8月15日为时间节点,简单梳理了2020年和2021年暑期阶段的同期网络电影表现,分别诞生了10部和9部的千万量级项目。在此之中,不乏有《硬汉枪神》《黄皮子坟》为代表的最终票房超3000万 的优质头部爆款,也有《武动乾坤:涅槃神石》《大幻术师》《奇门相术》等分账表现优异的大IP衍生及传统题材网络电影。

网络电影“暑期档”哑火了?

相比之下,今年暑期档网络电影票房走势明显要乏力一些。目前领跑的《山村狐妻》已上线两月有余,尚未突破两千万关口,而上线半个月的《恶到必除》则在1800万 区间缓慢爬升。剩余几部影片也并无明显爆款相,按照目前票房走势,落点都不会太高。

网络电影“暑期档”哑火了?

高票房项目可遇不可求,并没有强行对标往年的意义。但头部项目数量减少,却带来了显著的类型单一化趋势。

2022年是民俗题材网络电影大年。

在今年网络电影“暑期档”的7部分账超千万影片中,仅民俗类题材项目就占了三部。其中不仅有《驱魔天师》《民间怪谈录之走阴人》这样融合了传统网络电影题材的项目,还有比较创新地采用了“罗生门”式叙事手法的《山村狐妻》,在内容层面实现了创新,得到观众广泛肯定。

网络电影“暑期档”哑火了?

除此以外,还有一直以来都非常受欢迎的犯罪港片式网络电影《恶到必除》《烈探》两部影片,以及一部战争片《狙击英雄》和一部怪兽网络电影《巨蛇闯女校》上榜。

从类型创新角度来看,曾在院线市场被边缘化、又曾在网络电影被“粗制滥造”充斥的民俗题材二度爆发无疑是个积极现象。这有望让网络电影建立起新的优势题材,从而实现对院线电影市场的内容补充。

但我们也应该看到,除了今年暑期这几部千万量级影片的类型之外,前两年暑期还有武侠、奇幻、喜剧等很多网络电影的过往拿手类型,这些却都在今年的网络电影“暑期档”消失了。

这背后可能有多方面原因。或是观众审美的更迭导致一部分类型影片失灵,又或是市场风向的变化改变了内容方的创作方向。市场风云变幻,只是头部项目数量的下滑让这种更迭变得更加突出。

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好的一面。

例如在内容品质维度,虽无《硬汉枪神》这种级别的口碑票房双收项目坐镇,但今年“暑期档”的已开分网络电影平均口碑明显优于前两年,同时制作水准、演员阵容也都达到了网络电影的头部级别。

尽管收效有限,但我们还是能够比较直观地看出网络电影的提质减量仍在有序推进。

而在项目更少的PVOD模式新片中,提质减量的效果要更加显著。从端午档的《目中无人》再到七月上线的《雪山飞狐之塞北宝藏》,两部风格迥异的院线级武侠电影均收获了网友的一致好评,豆瓣评分分别达到了7.1和6.4,甚至超过了过往很多同类型的院线电影。这也让平台推行全新付费模式,有了内容上的底气。

网络电影“暑期档”哑火了?

网络电影的长期战术

不过客观来说,今年的这个网络电影“暑期档”还是遗憾的。我们无法无视头部爆款的缺失,也不能忽略高分账项目数量的下滑。

况且由于今年以来头部平台拼播的广泛运用,单平台独播项目愈发罕见,但分账票房天花板却没有被再度打破。在今年暑期的7部千万级网络电影中,仅有《烈探》《民间怪谈录之走阴人》两部影片为平台独播,其余皆为双平台、三平台拼播。但在去年同期的9部千万分账影片中,拼播项目仅占两席。

与此同时,备受期待的PVOD模式上线也已经试水两年有余,我们虽见证了不少高讨论度的网络爆款,但至今没有得到过一次完整的票房数据公开也是事实。

这些迹象皆从侧面证实了,头部项目的分账能力似乎并没有出现显著提升,我们需要正视这一点。

但在整个行业的长远发展角度去看,阶段性的取舍也是必要的。

网络电影高分账项目难出,但也没那么罕见。早在2018年就有了分账5000万 的《大蛇》和4500万 的《灵魂摆渡·黄泉》,再到2020年的《鬼吹灯之湘西密藏》《奇门遁甲》,去年的《兴安岭猎人传说》,数据证明了,四、五千万的网络电影票房成绩并非那样遥不可及。

网络电影“暑期档”哑火了?

然而口碑却是从网络电影诞生至今一直在困扰着整个行业的长期痛点。自诞生之初起,网络电影就背上了“粗制滥造”的名号,豆瓣评分及格线放在网络电影维度就是电影精品线——至今也没逃脱这个衡量标准。

所以在犀牛君看来,高口碑项目的涌现、档期平均口碑的上升,已经是现阶段最积极的消息之一。至于产能扩大和票房数字的抬升,行业大可放在内容水准的后面去解决。

平台侧似乎也在坚持践行这一目标。

继爱奇艺在四月更新网络电影分账规则,宣布结束定级分账时代开启会员观看时长分账之后,日前优酷也宣布更新网络电影分账规则,在保持原有定级分账框架的基础上取消B级项目合作。

网络电影“暑期档”哑火了?

不同的策略更改背后,指向的是同样追求提质减量的强烈决心。

当然,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道路不会是畅通无阻的。就像那几部广受好评的PVOD模式影片也无法在短期内换来视频平台的票房数据透明,持续提质减量三年有余的网络电影,也仍未完全脱离低口碑窠臼。

曾经喊出的档期化口号,在度过了两个热闹的春节档之后,终是在今年的网络电影“暑期档”落了个平平无奇。

负重前行的网络电影,慢慢走吧。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