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金像最佳女配廖子妤:“港漂”十年,一切都刚刚好

金像最佳女配廖子妤:“港漂”十年,一切都刚刚好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26ZxbKnz7KRrZoJ9cxbKjBc5

《梅艳芳》导演梁乐民曾这样评价廖子妤:“她非常有拼劲”。用“有拼劲”形容廖子妤是准确的,22岁,廖子妤离开家乡马来西亚到香港演戏,最困难时会“一份饭分两顿吃”。如果她身上少一分“拼劲”,我们可能不会认识廖子妤。摸爬滚打10年,她从一个人都不认识,到如今站上颁奖台收获掌声与祝福,也正是凭借着一腔拼劲。

金像最佳女配廖子妤:“港漂”十年,一切都刚刚好

金像奖获奖现场。

回看廖子妤的演艺路,你会发现她并不喜欢框住自己。她尝试了各类性格迥异的角色:单纯乖巧的技师诗诗、身染毒瘾的可乐姐、富有心机的援交女陈爱爱……每个角色都有鲜活生命力。出演让她拿下最佳女配角的梅爱芳一角时,廖子妤找了许多记录梅艳芳姐妹生活点滴的资料,结合自己与两个妹妹的日常,将梅爱芳对妹妹梅艳芳的体贴深情展露。

金像最佳女配廖子妤:“港漂”十年,一切都刚刚好

廖子妤在电影《梅艳芳》中饰演梅爱芳。

早在2014年,廖子妤就凭《末日派对》入围第33届金像奖最佳新演员。2017年她又凭借《骨妹》提名最佳女配角。

今年,廖子妤带着《梅艳芳》《智齿》两部电影被双项提名第40届香港金像奖最佳女配角,终于以梅爱芳一角拿下奖座。

在得奖后,廖子妤接受了南都专访,面对得奖的肯定与观众的厚望,她坦言开心之余,也有不少压力。此前多次与奖项擦肩而过,这一次得奖对她而言则“刚刚好”。多年摸索,她说自己大抵摸到了演戏的头绪。

金像最佳女配廖子妤:“港漂”十年,一切都刚刚好

廖子妤在工作中。

而“港漂”10年,又让她对香港有了新的认识。“这座城市有它脆弱的一面,也有它很人性的一面,所以我对这个地方更着迷了,因为它有很不同的生命力,它真的是一个蛮特别的地方。”

得奖这件事

一切都刚刚好,我找到了锁头”

南都:今年金像奖你不仅获得了最佳女配角的两个提名,还一举拿下奖座,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廖子妤:意味着我走进了更多大众的视野,也意味着我将会被(赋予)更高的期待、(以)更高规格去审视我将来的作品。所以其实对我来讲除了开心,还是会有一定的压力在的。因为我对自己的要求很高,而且我也蛮怕别人的眼光,我会放很多压力在自己身上,然后我也很担心,万一接下来演得不好,我就会对不起最佳女配角这个奖座。

所以我还在处理着自己的这些压力,毕竟这种无谓压力对演戏不好。我尝试着去放松,尝试着去把注意力放在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上。

南都:你也在2014年提名过金像奖最佳新演员,2017年提名过最佳女配,两次与奖座擦肩而过,站在现在回望那时,心情如何?

廖子妤:我觉得一切都刚刚好。毕竟我现在也没有演得多好。但我觉得这是幸运的,因为这个(奖)是别人颁给我的。如果(回看)我之前的经历,太早颁给我,可能时机也不太对。无论我自己的年纪、成熟(程度),或者是自己演技方面、心理素质方面,都没有现在来的稳定。

金像最佳女配廖子妤:“港漂”十年,一切都刚刚好

廖子妤说现在自己更加成熟、稳定。

我觉得现在的自己会更加开放,没有那么执着。虽然也很执着,可是跟以前相比,我相对(能)比以前找到(更好的)方法去应对,就算是还没能(彻底)解决问题,但起码我觉得我已经有一个方向去改变自己,去做得更好。

所以前10年算是一个摸索的阶段,我觉得是去摸索什么是演技、摸索自己的性格、摸索处理的方式。虽然现在还是没有真正找到什么,但我觉得起码有个头了。我有一个改变的头(方向),又或者说我找到了一个应对的锁(口)。

演“梅爱芳”这件事

“演出那个年代粤语的腔调节奏、人的精神”

南都:你对梅艳芳有哪些记忆?

廖子妤:(我)从小就知道这个出色的演员、出色的歌手、出色的艺人。我对她最深刻的一个记忆,是她生病的时候还出现在很多(地方)。那半年她一直在工作,又有一些经典的演唱会、作品、广告,我觉得她开始更频繁出现在我眼前了。

之后就知道她生病的消息,那时候我记得她要开演唱会,我妈妈就说了一句“觉得好可惜,这个演唱会不能飞去香港看”。她说这个演唱会可能是梅艳芳最后一个演唱会。那一天在饭桌上有这样的类似对话,这是我小时候对梅姐最深刻的一个记忆。后来随着她过世,有很多纪念她的活动,才慢慢去了解她更多的作品。

南都:你在什么机缘下出演电影《梅艳芳》中梅爱芳一角?你怎么理解这个角色?有哪些压力和困难?

廖子妤:当时就是(突然)中了。压力是你演的不是一个虚构人物,而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物。而且你的角色名就是她本来的名字,你要把别人的名字挂在自己身上时,会怕把她演糟糕了,或者是怕丑化了她本人。

金像最佳女配廖子妤:“港漂”十年,一切都刚刚好

《梅艳芳》中饰演梅爱芳的廖子妤。

我还很希望能让大家认识曾经的歌手、演员,同时也要去丰富剧情的需要。所以当时我的困难除了角色上的处理外,还有广东话的问题。因为我是马来西亚人,然后要模仿80年代90年代的腔调节奏,又或者要去处理那个时代人的精神面貌,我觉得这个部分是比较难的。

南都:你和王丹妮在戏里演姐妹,戏外也是好朋友,《毒舌大状》里好像要演反目宿敌,这一次彼此都拿到奖,有什么话想对对方说?

廖子妤:我很开心能和她在《梅艳芳》里认识,我们(拍)《毒舌大状》时友情(升温),或者说我们有一点默契,我觉得这段感情是我在这两部戏里蛮大的一个收获。希望我们可以继续加油,并肩作战,不要放弃我们的友情。

金像最佳女配廖子妤:“港漂”十年,一切都刚刚好

王丹妮与廖子妤。

“港漂”这件事

“这个城市有脆弱又有人性,蛮特别”

南都:你在获奖时说自己刚来香港时一个人都不认识,在港漂的10年里有想过放弃吗?是什么支撑你走过港漂的10年?

廖子妤:其实是有(想放弃)过,可是很快就打消这个念头。因为我觉得辛苦的话,其实你在哪个地方都辛苦。比方说在我的家乡马来西亚,如果我要做这行(会)更辛苦,如果转行不做这一行,其实每一行都(很)辛苦,倒不如选一个自己喜欢的、自己热爱的行业来辛苦(奋斗),如果选一个自己不喜欢的,还要很辛苦的话,对我就没什么意思。

金像最佳女配廖子妤:“港漂”十年,一切都刚刚好

电影中的廖子妤。

南都:在港的10年演艺生活中,你对香港电影有什么新的认识与理解吗?

廖子妤:哇,好深的问题!在我还没来香港之前,我透过香港影视作品认识香港。我觉得这个城市是浪漫的,觉得他们很中产,好像很多东西都跟钱有关,我觉得这个地方充满着故事。现在认识后更觉得是充满故事的,但是它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纸醉金迷、浮华。

金像最佳女配廖子妤:“港漂”十年,一切都刚刚好

廖子妤在街头。

我认识了这个城市,它有着它脆弱的一面,有着它很人性的一面,所以让我对这个地方更着迷。因为它有一个很不同的生命力,它真的是一个蛮特别的地方,因为历史因素、地理环境等因素造就了这么特别的地方。

南都:未来有哪些工作计划?

廖子妤:有电影在洽谈中,如果顺利可能会在8月中或尾开拍。最近进了一个舞台剧,希望可以成功,也蛮想尝试舞台剧的表演方式,毕竟用了十几年都是在电影或是电视剧上面,希望可以挑战(体验)舞台剧这种表演的平台跟模式。

采写:南都记者 林文琪 实习生 任舒祺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