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网盘下载 影视资讯 《幸福到万家》:5年光阴换10万,何幸运的摊牌,是“既当又立”

《幸福到万家》:5年光阴换10万,何幸运的摊牌,是“既当又立”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JrdXOjnrphOXOtpGjEClEDUw

幸福结婚,问妹妹何幸运,为什么不带男友大勋一块儿参加婚礼。

何幸运随手抓了一把瓜子放到何幸福手里,说:“他是城里孩子,这要是一来农村,吃不好睡不好的,我怕吓着他。”

何幸福听了,没往深处想,笑笑也就过了,她不知道即使宴席是在城里举办,何幸运也绝对不会带大勋参加婚礼。

《幸福到万家》:5年光阴换10万,何幸运的摊牌,是“既当又立”

何幸运被万传家强制猥亵

何幸运的家境很不好,父亲早逝,姐姐只有初中文凭,何幸运好不容易大学毕业,才发现哪怕自己在校期间四年专业第一,一样找不到工作,因为律所只聘请研究生或者有海外留学背景的本科生。

求职屡屡受挫的何幸运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了大勋身上。大勋家条件好,他的父亲可以帮何幸运,但这一切都被万传家给毁了。

何幸福出嫁那天,万传家带着一帮狐朋狗友堵住正在接大勋电话的何幸运,把她推进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撕烂了何幸运的衣服,对其上下其手。

《幸福到万家》:5年光阴换10万,何幸运的摊牌,是“既当又立”

事情发生后,何幸福的婆家人以离婚要挟她“少管闲事”,何幸福仍然坚决要为何幸运讨个说法。

在何幸福顶着压力四处奔走的时候,何幸运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停地给大勋打电话解释“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按理说,事情发生的当下才是最痛苦的,但何幸运很反常。她刚回家的时候,只是一天洗几次澡,食欲不振,直到大勋母亲打电话提分手才开始要死要活,她对何幸福说:“真的好累,活着一点意思都没有。”

让何幸运彻底崩溃的,不是万传家,而是可以给她提供工作机会的大勋。这也就是为什么何幸运不敢带大勋参加何幸福的婚礼,她怕大勋看见自己土得掉渣的亲朋好友,更怕大勋嫌弃她的出身,不再求父亲帮忙。

何幸运之所以觉得活着没意思,是因为她的“交换”失败了,她给了大勋需要的爱情,却因为万传家的强制猥亵而没有如愿得到大勋允诺的工作。

《幸福到万家》:5年光阴换10万,何幸运的摊牌,是“既当又立”

何幸运状告万传家

何幸运在万家庄遭受的一切是如此的不堪,但自始至终只有何幸福站在何幸运那边,连何幸运的亲妈都说万传家只是在开玩笑,说农村人结婚不玩不笑不热闹。

何幸运是学法律出身,她知道没有证据什么都做不了,无奈之下,黯然离乡进了城里找工作。

何幸福老公的弟弟王庆志把在律所工作的好哥们关涛介绍给了何幸运认识,一了解才知道,何幸运和关涛是校友,论年龄,关涛是何幸运的师兄。

关涛所在的律师事务所的确在招人,但关涛隐晦地表示,何幸运在自己公司学不到东西,拒绝了帮她引荐。

不管是正常面试还是托关系走后门都行不通,学法律的何幸运想到了用欺骗的方式来获得工作。

她见义道律师事务所在招聘清洁工,就拿着简历找上门去毛遂自荐。

《幸福到万家》:5年光阴换10万,何幸运的摊牌,是“既当又立”

何幸运的举动为同样是女律师的于律师所不齿,但却获得了韩主任的赏识,以助理的身份留了下来,而义道律师事务所恰好也是关涛工作的地方。

这个时候的何幸运还不知道,韩主任破格聘用她,其实是看上了她的外貌。

何幸运得到了工作,但因为工资太低,生活并没有得到改善,她因交不起房租被房东赶了出来,又因为没钱吃饭一天只能吃一个煎饼果子充饥,为了在大城市生活下去,她办了一张又一张的信用卡,用下一张卡去偿还上一张卡的欠款。

酒店房间里,已婚并有两个儿子的韩主任要求何幸运做他的“女朋友”,并许诺回去就让何幸运做实习律师,以后有自己的案子就有何幸运的案子。

就在韩主任借醉酒要对何幸运搂搂抱抱的时候,何幸运掏出手机开始播放录音,原来在出差前,何幸运收到了关涛的善意提醒,早有防备,因此躲过了一劫。

《幸福到万家》:5年光阴换10万,何幸运的摊牌,是“既当又立”

何幸运是一个相当清醒的人,她知道韩主任并没对她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光凭一段录音,不仅告不倒韩主任,反而会失去辛苦得来的工作,沦为行业里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与其如此,不如用这段录音换一点对自己有利的东西。回到公司后,何幸运找到韩主任,当着他的面主动删除了录音,终于在韩主任“有胆魄,敢说敢干”的声音里结束实习期,成了公司里的正式员工。这一次,何幸运的“交换”成功了。

成为实习律师的何幸运跟着关涛回到万家庄替何幸福起诉万家集团强制征地,在法院门口,万传家又一次堵住了何幸运。

万传家以道歉为由头,言语轻佻地邀请何幸运去夜总会玩一玩,受不了刺激的何幸运在关涛车上崩溃大哭。

关涛是一个热心肠的人,他听了何幸运的遭遇后,鼓励何幸运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何幸运终于下定决心状告万传家。

何幸福为了帮助何幸运,挺着大肚子四处寻找目击证人,终于花了三千块钱,从给万传家通风报信的婚庆公司老板手里抢到了万传家强制猥亵何幸运的视频证据。

《幸福到万家》:5年光阴换10万,何幸运的摊牌,是“既当又立”

何幸运的摊牌既当又立”

何幸运想请关涛帮自己起诉万传家,但文件拿到韩主任那里被截住了。

韩主任找到万传家,谈了一笔交易:韩主任劝何幸运撤诉,让万传家免去牢狱之灾;作为回报,万传家将万家集团的法律事务交由义道律师事务所打理。

姜还是老的辣,韩主任轻易地就拿捏住了何幸运的心理——比起为自己讨个公道,何幸运是一个讲究现实回报的人。

在何幸运眼里,万传家开出的条件很丰厚,10万现金加上义道代理万家集团的20%收益,有了这笔钱,她可以还清信用卡,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过上光鲜体面的律师生活。

但是在咖啡店里,面对关涛的质疑,何幸运却把自己包装成了为姐姐着想的好妹妹,她说道:

“我姐前两天(生孩子)大出血,还是他们村书记找人献血给她救过来的,也就是万传家的爸爸。我如果把万传家告进监狱,我姐在万家庄还怎么活呀?”

《幸福到万家》:5年光阴换10万,何幸运的摊牌,是“既当又立”

万传家用10万块钱轻易地就劝退了何幸运,躲过了法律的惩罚。

在整件事情里,讽刺的是,损失最大的竟不是受害者何幸运,而是热心的关涛和仗义的何幸福。

很难说何幸福生产时的大出血,与着急上火地为何幸运搜集证据没有关系,最起码3000块钱买视频的费用是何幸福实打实地出了的。

关涛也因为替何家出头,失去工作而离开了律师事务所。

被穷养长大的何幸运,“聪明”地用自己受到的伤害和尊严换来了锦绣前程,而“保护姐姐不受伤害”成了她最后的遮羞布。

面对何幸运“既当又立”的摊牌,关涛失望地表示:“我能理解你,但我不能接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